“嫂子還挺關心你。”

    “那當然。”李隊把手機放好,忽然覺得有些別扭:“你這是什么輩分?管我叫叔,問我媳婦叫嫂子?”

    他說了半天沒人回答,回頭一看才發現陳歌已經睡著。

    警車直接開到了新世紀樂園門口,陳歌被李隊叫醒,迷迷糊糊背著包下了車。

    “注意安全!張鵬還沒有落網,以現在的情況來看,那個亡命徒心理扭曲,他很有可能會不惜一切代價報復你。”李隊不放心的囑托著。

    “知道了。”提到張鵬,陳歌才清醒了一點,他沖李隊擺了擺手,進入新世紀樂園當中。

    看門的老大爺早已睡著,陳歌從正門走進去,對方沒有絲毫察覺。

    “今夜收獲還是挺多的,好感度任務完成,我可以向張雅提一個不過分的要求,只是請她幫我除掉鏡中怪物會不會太浪費了一點?。”陳歌拿出黑色手機,打開了張雅的專屬頁面,好感度等級已經由“情有獨鐘”升級成了“非你莫屬”。

    “我要好好研究一下,爭取最大限度的利用這個機會。”陳歌沒有退出頁面,就這樣拿著手機推開了鬼屋防護欄,進入其中。

    “等以后有錢了,可以去外面租個房子住,老在員工休息室內睡覺,總感覺怪怪的。”陳歌走在漆黑的長廊上,他熟悉這鬼屋的每一個地方,就算不開燈也不會碰到什么東西。

    “吱。”

    他在經過一樓衛生間時,木門似乎被風吹動,發出一聲輕響。

    衛生間的門本來就不結實,那天還被陳歌用鐵錘猛砸了一頓,門板都已經變形。

    他試著想要把房門關嚴,在晃動門板的時候,忽然看到衛生間的窗戶半開著。

    “離開鬼屋的時候,我忘記關窗了?”

    外面天空已經泛出亮光,陳歌站在窗口檢查了一遍,窗臺上沒有鞋印之類的東西:“是不是我最近太緊張了?”

    陳歌隨手抓起柜子旁邊的拖把,朝著走廊最深處的監控室走去,鬼屋里重裝了監控,基本覆蓋了所有角落,只需要簡單查看就能確定有沒有人進來。

    推開監控室的門,陳歌坐在桌子前,打開了電腦。

    監控視頻全部保存在里面,陳歌先是找到了衛生間門口的監控探頭編號,打開視頻。

    他只是出于謹慎才去查看,可看了幾分鐘后,陳歌突然發現,監控視頻里出現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那人低著頭,從衛生間里出來后,快速跑進了走廊里。

    “真有人進來了,現在恐怖屋里除了我還藏著另外一個人!”陳歌睡意全無:“這人似乎知道衛生間門口有監控,目的性很強,直接跑進走廊深處,他之前肯定進入過恐怖屋。”

    走廊上的監控有好幾個,陌生男人從衛生間門口的監控視頻里消失后,陳歌又找到了下一個監控探頭的編號,這個探頭位于走廊拐角,拍攝畫面和衛生間門口的監控畫面可以無縫銜接。

    屏幕切換,視頻里顯示陌生男人跑入走廊深處后,直接沖進了監控室。

    “直奔監控室而來,肯定是為了銷毀監控視頻,此人不僅是個老手,還對我鬼屋里各個房間的位置了如指掌。”

    能同時符合以上兩點的人不多,陳歌已經大致鎖定了一個范圍,可就在他準備更進一步篩查時,忽然看到自己出現在了監控視頻里。

    “背著包,拿著拖把和黑色手機,那個陌生男人還沒出去,我已經走了進來,這么說……他此時就在監控室里!”在監控視頻里看到自己的瞬間,陳歌立刻抓住旁邊的拖把,猛地回頭!

    離他兩米多遠的雜物柜剛被推開,一個手持尖刀、雙眼布滿血絲的男人正從中鉆出!

    “張鵬!”

    看到那人扭曲的臉時,陳歌直接喊了出來,可能是被陳歌的聲音刺激,張鵬反手握刀瘋了一樣沖向他。

    度過最初的驚慌后,陳歌迅速冷靜下來,他打開監控室的門,揮舞拖把且戰且退。

    張鵬雖然只有一只手能用,但他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這人似乎也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出現在這里,就是為了死前能拉一個墊背的。

    陳歌左右躲閃,朝著修理間移動,他看似狼狽,實則思路很清晰。

    張鵬是來搏命的,光逃沒有用,必須要反擊。僅憑手里的拖把很難傷到他,所以陳歌想到了碎顱醫生的鐵錘,之前因為害怕引起警察誤解,他將錘子藏在了修理間里。

    攻勢越來越猛,張鵬好像看穿了陳歌的計劃,他根本不躲閃,任由拖把砸在身上,只為了能更加貼近陳歌。

    很快陳歌就來到了修理間門口,他瞅準空隙推開修理間的門,還沒等他進入其中,便感覺身上多了些什么,就好像背著一塊石頭。

    “你今天死定了!”

    一直沉默的張鵬忽然開口,他的眼神中恢復了一絲色彩,揮刀的動作變的靈活了許多。

    “怎么回事?剛才是鏡中怪物在操縱張鵬?那現在怪物去了哪里?”

    動作越來越遲緩,陳歌伸手往后背摸卻什么都沒有摸到,他脊背被壓彎,扭頭往后看時才發現,一個和成.人體型差不多的黑影正趴在他的背上!

    “鏡中怪物!”

    眼底慌亂一閃而過,陳歌全力向前,撞入修理間,他拼命沖向存放雜物的柜子。

    “現在還不到放棄的時候,張鵬和黑影是一個整體,我只要用鐵錘廢掉張鵬,就能破局!”

    后背仿佛壓著一座小山,陳歌顯然低估了黑影的成長速度,和第一次遇到它時相比,這怪物已經變得極為難纏。

    脖頸上傳來窒息的感覺,后背的重量還在增加,耳邊能聽到屬于不同人的笑聲,本就疲憊的陳歌剛走到柜邊就撐不住了。

    大腦一陣眩暈,雙耳嗡嗡作響,陳歌不用回頭也知道,張鵬已經提刀沖來。

    全身無力,后背上的怪物死死壓住了陳歌,他用盡全力打開柜門,正要在一堆雜物里翻找鐵錘的時候,口袋里的黑色手機掉了出來,屏幕還停留在張雅的專屬頁面上。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陕西快乐10分平台 四川金7乐历史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大富翁论坛24码 闲来安徽安庆麻将下载 马会一波中特 上海天天彩选4第320期开奖号码 管家婆六肖免费公开 期货配资巨亏报案有人管吗 2020今晚开奖现场结果 2019年手机挂机项目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000001上证指数东方财富网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官网 什么叫股票指数 神来棋牌怎么坑人的 京东方A股票最新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