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么事也沒干啊!你等會,我馬上下去。”

    陳歌趴在窗口往外看了一眼,鬼屋門口確實圍了一大群人,里里外外分了三四層,人數還在不斷增多。

    “老板,要不你還是自首吧,我感覺這事已經鬧大了。”

    “自首你妹啊!在下面等我。”掛了電話,陳歌匆忙穿上外衣,擦了把臉跑到鬼屋門口。

    掀起不透光的門簾,一把推開防護欄。

    陽光照在身上,當陳歌出現的時候,鬧鬧哄哄的人群慢慢安靜了下來。

    外圍的游客都看向陳歌,目光中夾雜著好奇,還有一絲淡淡的失望,這個被警察嚴密蹲守的男人,長相未免太普通了一點。

    陳歌也是第一次被這么多人圍觀,氣氛尷尬,他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么:“能不能問下,各位登門造訪的來意?”

    “你就是陳歌?”為首的警察拿著一個盒子,他體型微胖,眼神犀利、氣質成熟,但因為長著一張娃娃臉,所以給人一種莫名的喜感。

    “是。”

    “能讓我看下你的身份證嗎?”

    陳歌翻找了半天,取出身份證遞給對方,在這期間他也偷偷觀察著面前的警察,這名警察身上的制服和李隊他們不太一樣。

    “好的,身份確定。”微胖警察臉上露出笑容,他朝旁邊的記者招了招手,打開手中的盒子,用很官方的話說道:“在平安公寓滅門案中陳歌同志提供關鍵性線索,根據九江市對有特殊貢獻的治保人員和治安積極分子授予榮譽獎章的暫行規定,市公安局特例授予陳歌同志三等治安榮譽獎章!望陳歌同志珍惜榮譽,為維護社會穩定、促進社會和諧再立新功!”

    這一連串的話把陳歌都給說懵了,事情轉變的有點快,他接過盒子,睡意還未完全消散,看著盒子里的獎章,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獎金呢?

    微胖警察站在陳歌旁邊,對著周圍拍照的記者把陳歌狠狠夸了一頓,整個過程持續了十五分鐘才結束。

    人群散去,在記者離開后,陳歌悄悄找到了那位胖警察:“老哥,怎么稱呼?”

    “我姓顏,你可以叫我顏隊,我和西城派出所的老李是同學,他跟我提起過你。”顏隊看起來很和善,看向陳歌的目光中透著一絲欣賞:“平安公寓滅門案里你的處理方式很正確,在后來被嫌犯追殺的過程中,你的種種反應和洞察力也讓我和老李感到吃驚。”

    被顏隊一通夸,陳歌都不好意思詢問賞金的事情了:“我這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些小聰明,如果沒有你們,可能我根本逃不出平安公寓,人民警察為人民,這話說的一點不假。”

    尷尬的商業互吹過后,顏隊發現陳歌還死賴在警車邊不走,微微一笑,他已經明白其中原因:“小陳,滅門案賞金和三等治安榮譽獎章的獎金需要你拿好證件,親自去市局領取,因為案件時間跨度很大,所以拖得比較久,希望你見諒。”

    “沒事,沒事。”知道可以去領取賞金后,陳歌懸著的心總算是掉回了肚子里。

    “我今天提前來這里,只是單純的對你表示感激,每一樁懸案都是壓在警察心上的一塊石頭,案宗會由師傅交給徒弟,一直傳遞下去。這起案子四年前我也曾參與過,算是我的一個心結吧。”顏隊的笑容是發自真心的:“對了,平安公寓的那位老爺子也想要見你一面。老人家癱瘓在輪椅上,下半身不能動,說不出話,但腦子沒有糊涂。他知道是你救了他,還破解了幾年前的案子后,想當面謝謝你。”

    “恩。”

    滅門案在陳歌看來只是黑色手機的任務,但是對于受害者家屬來說,卻意義重大。

    “你最好盡快過去,老爺子在醫院里,可能是因為情緒起伏太大,又或者是支撐他的執念已經消散,總之他現在情況不是太樂觀。”說完這些后,顏隊就坐進了車里。

    “好的,我今天有時間就會過去。”陳歌看著此人身上有些特別的制服,總覺得這個顏隊身份不一般。

    等到警車離開后,徐婉和樂園的工作人員才圍了過來。

    “老板,你是不是又要上電視了!”

    “可以啊,還有榮譽獎章。”

    隨便應付了幾句,陳歌在人群里找到徐叔,然后拽著他走到角落里。

    “叔,我之前問你租地下停車場那件事怎么樣了?資金馬上到位!”

    一聽到陳歌要租地下停車場,徐叔立刻皺起了眉:“這不是資金的問題,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往火坑里跳,現在樂園整體游客量在下滑,大家都在想退路,你就不能理智一點?”

    “我很理智,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陳歌態度堅定,恐怖屋里可能隱藏著他父母失蹤的關鍵線索,只有不斷發展下去,他才有資格、有能力接觸到那一層面的東西。

    “真是不聽勸。”徐叔說了半天,陳歌卻一點也不動搖,他無奈之下只好點頭:“你跟我來吧,因為通緝犯混入樂園的事情,羅先生也來了,你可以去親自詢問他。”

    “羅董事也來了?”陳歌很早以前聽自己父母提起過他,羅先生是新世紀樂園的真正掌舵人。

    “你以為呢?市分局刑偵隊在樂園周邊布控,肯定會通知管理層,要求全力配合,羅董事這幾天都住在樂園里。”徐叔帶著陳歌來到了樂園最北邊的一棟辦公樓,這是新世紀樂園里除摩天輪外最高的建筑:“等會兒見了羅先生別亂說話,少說少錯,不說不錯,明白嗎?”

    陳歌跟著徐叔坐上電梯,來到了辦公樓頂層,兩人停在某一扇辦公室門口。

    房門沒鎖,徐叔敲了敲門板,很快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從里間走了出來。

    他個子不算高,頭發黑白摻半,五官看起來很柔和,身上的西服不是名牌,不過干凈整潔,邊角沒有一絲褶皺。

    “這就是羅先生?跟照片里好像不太一樣啊。”在陳歌看來,面前的男人更像是一個快退休的人民教師。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江西11选5走势图360 浙江12选5任五遗漏 中车股票行情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软件 德甲积分榜上赛季 长沙麻将技巧大全图解 一波中特最准网址101 秒速赛车计划网页版 喜乐彩票app下载 河北体彩11选五玩法 广西快3助手app下载 大圣捕鱼游戏 南京线上麻将微信群 购买北京快乐8开奖数据 15选5专家预测最准确 六合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