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間教室是陳歌都不愿意久留的地方,而費友亮和朱佳寧就這樣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

    空氣中好像混入了奇怪的東西,走在教室當中,仿佛被丟進了深水里一樣,周圍時刻存在著一種說不上來的壓迫感,連呼吸都不是那么順暢了。

    “友亮,要不我去外面等你?”這間教室比走廊還要陰森,王佳寧站在費友亮身后,臉色難看,他額頭滲著汗水。

    “咱們來鬼屋之前怎么說的?同進同退,這才剛開始你就慫了?”費友亮心情越來越煩躁,周圍那些深色校服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衣服,和恐怖片劇組里的服裝道具相差甚遠,但就是這沒有任何異常的校服卻讓他不敢靠近。

    朱佳寧顯然沒有看出自己的隊友已經慌了神,小心翼翼,低聲詢問:“你說鬼屋演員可能會躲到什么地方?他們會不會突然從校服下面竄出來?”

    “不清楚,正常鬼屋的套路應該是這樣的。”費友亮挪動腳步走下講臺,他握緊了拳頭,從兩排課桌中間走過,并沒有發生什么恐怖的事情:“屋里好像沒有人。”

    “如果沒躲藏演員,為何要花大力氣布置場景?在桌子上刻這么多血字,還故意擺些破舊的校服。”朱佳寧說完還朝旁邊的房門看了一眼:“另外,剛才這教室的門好像是自己打開的,就像是有人在誘引我們進來一樣。”

    “估計是風吹的。”費友亮回頭瞪了朱佳寧一眼:“你有說廢話的時間,還不如進來找一找通道和機關。”

    “別生氣,我這不是想著幫你分析一下嗎?”朱佳寧朝著教室另一個方向走去,他身材壯碩,在經過教室中間某個座位時,不小心碰掉了椅子上的校服。

    他根本沒有在意,也不準備去撿,直接一腳踩在了校服上,走到了教室后門處:“確實沒什么好害怕,我還以為從課桌旁邊經過會突然蹦出什么東西……”

    說到一半,朱佳寧聲音越來越小,他轉身后才發現,教室里和剛才一模一樣,什么變化都沒有發生。

    “我經過的時候,好像有一件校服掉在了地上。友亮,你把那件校服撿起來了嗎?”

    “校服掉在地上了?我怎么沒看見?”費友亮在教室另一邊,兩人中間隔著幾張課桌的距離。

    “幻覺?”朱佳寧原路返回,他停在教室中間的那張課桌旁邊:“我記得就是這件校服掉在了地上。”

    他將校服拿起,抖了幾下,一股奇怪的味道飄散而出,有點像是魚腥味。

    “真是怪了。”朱佳寧隨手把校服扔在桌子上,蹲下身體,開始檢查周圍是否存在機關。

    他晃動桌椅,一切正常,就在他準備放棄的時候,課桌抽屜里傳出了彈珠碰撞的聲音。

    “里面放有東西?”朱佳寧彎下腰,一手撐地,把臉湊到了抽屜口。

    漆黑的抽屜里,塞著一些試卷和課本。

    “為什么會發出彈珠碰撞的聲音?這抽屜還有夾層?”他看向漆黑的抽屜,伸手將抽屜里的廢紙取出,剛拿開一張紙,忽然看到紙后面有兩顆渾圓的眼珠正死死的盯著他!

    “槽!”

    突如其來的驚嚇,讓半蹲在地的朱佳寧直接向后栽倒,他頭皮發麻,連續撞翻了兩張課桌。

    “怎么了?!”動靜很大,把另一邊的費友亮也給嚇了一跳。

    “抽屜里有人!”朱佳寧爬了半天都沒有爬起來,臉上毫無血色。

    “你特么有病啊!抽屜里怎么裝人?”費友亮低罵了一句,走到中間那張課桌旁邊:“應該是道具之類的東西。”

    他把抽屜里所有卷紙和課本都拿了出來,扔在地上:“看清楚了,別一驚一乍的,里面什么都沒有。”

    緩了十幾秒,朱佳寧才從地上爬起來:“我真看到了,是一雙眼睛,我騙你我不是人!真的!”

    “就算看到也只是鬼屋嚇人的手段,你慌什么?”費友亮本來不害怕,結果被朱佳寧說的心里發毛:“算了,先出去吧。”

    兩人慌忙跑出教室,留下一地狼藉。

    “還要繼續往前參觀嗎?”朱佳寧心有余悸,望著幽暗看不到盡頭的走廊,感覺心都在打顫。

    “進來五分鐘不到你就打退堂鼓?咱們是來找事的,不是給他這鬼屋做義務宣傳的。”費友亮恨不得踹朱佳寧一腳:“慫的要死,你都對不起你身上的肌肉。”

    他說完繼續向前,朱佳寧雖然害怕,但為了不給秦廣工作室丟人,也只好跟了過去。

    邊走邊回頭,當他看見最后那間教室的門再次緩緩打開的時候,嚇得一機靈,趕緊追上了費友亮:“快走,那教室里好像有東西出來了!”

    兩個人急急忙忙往前跑,直接忽略了拐角的廁所,來到了第一個分叉口。

    “這鬼屋場景有多大?怎么還分出了兩條路?”

    朱佳寧沒了主意,費友亮也一直皺著眉頭,他酷愛恐怖電影,也參觀過很多鬼屋,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鬼屋。

    全程沒有看到一個工作人員扮鬼,但是那種恐懼感卻揮之不散,呆的越久,就越感到害怕。

    以前他參觀的鬼屋還能看到“鬼”,只要“鬼”出現,就會出現破綻,因為那些鬼屋里的“鬼”都是人假扮的,至少能告訴他這個恐怖場景里有其他活人存在,是人為的。

    但他今天參觀的這個鬼屋完全顛覆了之前對鬼屋的印象,全程沒有演員參與,可是卻營造出了一種莫名的驚悚感覺,讓他時刻處于緊張狀態,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發生極度恐怖的事情。

    “先去這邊看看吧。”

    走廊變得狹窄,費友亮和朱佳寧朝女生宿舍走去。

    最開始的幾個房間并不算太嚇人,兩人緊張的情緒得到舒緩,縈繞在心頭的恐懼感也散去了不少,但緊接著他們就進入了筆仙所在的房間。

    宛如發生過兇案一般的女生寢室里,并排擺著四把椅子,椅子上放著幾張白紙和一根用透明膠帶粘在一起的圓珠筆。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中通快递股票代码 安徽快三中奖多少钱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 极速pk10计划官网 刘伯温全年资料大全 股票趋势分析视频 黑龙江6+1计划 体彩大乐透360计算器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图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玩法 福建36选7开奖数据 asg游戏豆理财平台 湖北快三最新预测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新 甘肃11选5怎么玩赢钱 辽宁福彩35选7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