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暮陽中學場景里傳出一聲男人的慘叫,陳歌趕緊掀開木板,跑了進去。

    暮陽中學第一天開放,他擔心那些人偶不知輕重,真把人給嚇出毛病來。

    “門口陳雅琳的校牌已經被拿走,這些人就沒有懷疑過可能是陷阱嗎?希望他們不要拿著那個校牌去刺激筆仙。”

    陳歌順著走廊來到最后一間教室門口,地上人偶軀體抱著自己的頭,似乎是準備往肩膀上安裝,但是找不準位置。

    “這個人偶怎么跑外面來了?”

    陳歌往最后那間教室里看了一眼,桌椅傾倒,一片狼藉,有幾個人偶頭都掉了。

    “場景弄成這樣,肯定被嚇得夠嗆,他們應該不敢把人偶帶到外面來。”

    抱起人偶,陳歌將她靠在墻邊,把仿真頭顱安裝好。

    他看著人偶的眼睛,不知是不是光線的原因,他總覺得這個人偶有了靈魂,甚至還能感受到一絲羞怯和畏懼。

    拿出黑色手機,陳歌翻找了所有頁面,都沒有和控制人偶殘念有關的選項,他只好試著對人偶說了一句:“可以離開教室,但是不能跑出暮陽中學場景,明白嗎?”

    人偶沒有任何反應,陳歌也不管它有沒有聽懂,將她放到路邊,自己進入最后一間教室里,重新拼裝起人偶。

    “教室里藏著的四個校牌,被拿走了三個,這群人還挺厲害。”陳歌動作很輕,路過中間那張課桌時,忽然看見桌腿旁邊有什么東西:“這怎么還有個手機?”

    ……

    “你們有沒有聽到后面有人在說話?”裴虎雙腿在打顫,他一步三回頭,連夏美麗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大貓,你要是真害怕就在這呆著,等我們回來。”

    “說誰呢?美麗你是沒有看到當時那個情景,教室里非常暗,我用手機照明,臉都貼過去了,才勉強看清楚,結果正全神貫注解繩子時,人偶的腦袋咔就轉了過來!”現在想起來裴虎還有點害怕,他雙手比劃了半天,忽然摸了摸褲子口袋:“壞了!我光顧著拿校牌,手機好像掉教室里了!”

    “那你快回去拿啊,跟我說有什么用?”夏美麗鄙視的看了裴虎一眼。

    “你叫我一個人去拿?”裴虎苦澀的回頭看了看,暮陽中學場景里很陰森,他手機又掉了,現在連個燈都沒有:“算了,出去后讓鬼屋工作人員來找吧。”

    他快步追向前面幾人,五個游客停在了第一個岔路口中間。

    “這鬼屋是有多大啊?分出來兩條路就算了,兩條路還都看不見盡頭!”裴虎擠到王海龍身邊:“龍哥,回頭是岸啊!”

    “滾一邊去。”王海龍心里也很忐忑,但是在竇夢露面前不好表露出來:“體驗時間已經過去三分之一了,現在還剩下二十個校牌沒有找到,咱們五個人走在一起,效果跟一個人差不多,太浪費了。不如這樣吧,文龍和裴虎去左邊通道,我帶著夢露和美麗去右邊通道,你們覺得怎么樣?”

    “我們倆沒意見。”兩個女生率先表態。

    “我也沒意見,就算我們這一次挑戰失敗,也應該逛遍所有場景,給后面的兄弟鋪路。”王文龍思路倒是很清晰。

    “那就這么說定了,你倆跟緊我。”王海龍領著兩個女人走向女生宿舍所在的那條路。

    “臥槽!你們好歹問問我的意見啊?”

    “行了,裴虎,趕緊過來。”

    王文龍走在前面,裴虎急的跺腳,又不敢一人停在岔路口,只好不情愿的跟了過去。

    “這邊好像沒有什么恐怖的東西。”

    王文龍和裴虎來到路的盡頭,兩人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

    走廊盡頭又分出了兩條狹窄的小路!一條小路的盡頭是口枯井,另一條路的盡頭是一個房間的門,門上還掛著一個編號303。

    “一起吧。”裴虎抓著王文龍的胳膊不撒手。

    “肯定不能再分開了。”王文龍朝遠處看了看:“你說鬼屋里為什么會專門在路的盡頭做一口井?”

    “里面估計藏著扮鬼的演員。”

    “很有可能,那個缺德老板總是把校牌藏在驚嚇點附近,所以我覺得井里面至少會有一個。”王文龍十分肯定。

    “走,一起去瞧瞧。”

    兩人來到井邊,站在外面往里看,枯井不到兩米深。

    王文龍拿出手機往里面照了照,不出所料,井底下扔著兩個校牌。

    “這也太輕松了。”裴虎往后退了一步,跳井撿東西這事他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別大意,我們走了一路都沒有看到什么恐怖的東西,所以這個井肯定另有玄機。”王文龍趴在井邊拿著手機,仔仔細細的照過所有地方,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就是一口很普通的枯井。

    “是我太敏感了?”王文龍很快釋然,校牌數量很多,想要每一個都藏的那么刁鉆也挺不容易的。

    他把手機遞給裴虎:“你在外面拿手機照著,我去井里撿校牌。”

    “好。”裴虎神色一松,只要不讓他下去撿怎么都好說,畢竟以他這個體型,下去就很難再上來了。

    王文龍身材勻稱,看著也像是經常鍛煉的人:“裴虎,我下去以后,你要是敢一個人跑,等出了鬼屋后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把我裴虎當成什么了?就你說的這事是人能做出來的嗎?趕緊的吧!”裴虎似乎有點生氣:“你們總是看輕我,今天我就向你們證明一下。”

    不等他說完,王文龍就跳進了井里。

    “嘭!”

    黑漆漆的枯井,要比在外面看著深許多,這一點王文龍的感受最為直觀:“這井好像突然變深了……”

    他跳進井里后,發現腳下軟軟的,鋪了一層軟沙:“看來我猜測的沒錯,這里確實是鬼屋老板布置的驚嚇點,為了防止游客摔傷,還專門弄了一層沙子。”

    他摸了摸井壁,有些地方很光滑,有些地方則被抓出一道道的痕跡,就像是一個活人被埋在井下,他為了逃出去,用手指一點點在井壁上扣出來的一樣。

    “還挺嚇人的。”王文龍又往頭頂看了一眼,就是這一小會的時間,井口好像距離他更遠了。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股票融资的优点 腾讯分分彩如何玩后二组选 体彩6十1怎么样算中奖 安徽快3预测专家 一分钟11选5 上证指数今日行情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中特139期 人力资源配置的6项原则 北京快乐8最新版本下载 辽宁快乐12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浙江11选五怎么玩 大发快三点数计划在线 股市行情直播视频 江苏快3开奖 k线图分析股票走势 江西11选五任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