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161章 我自己看了都害怕
        “嘭!”

    獨臂男人的身體摔在走廊上,他僅剩的那條手臂也軟軟的垂了下來。

    “一對一就容易多了。”陳歌抓著鐵錘看向畸形臉,這人穿著病院醫生的制服,臉部好像做過植皮手術,總之看起來很別扭。

    沒有廢話,也沒有什么開場白,陳歌看見畸形臉后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掄起碎顱錘砸向他肩膀。

    今夜的重頭戲是第三病棟,在進入病棟之前,陳歌想盡可能多的,將這些對他產生威脅的家伙控制住。

    要說起來,這是雙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見面,畸形臉怎么都沒有想到門后面的家伙會這么兇殘。

    如此瘋狂不講道理的行為,連瘋子都害怕了。畸形臉往后退去,轉身就朝走廊另一端狂奔。

    地上那個獨臂男人動作更是敏捷,他早已習慣沒有手的生活,下肢力量強悍,就地一滾就站了起來。然后頭也不回,竄的比畸形臉還要快。

    這兩人連象征性反抗一下都沒有,果斷逃命,讓陳歌有些意外。

    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提著碎顱錘就追了出去。

    漆黑的病棟,急促的腳步聲打碎了夜晚的寧靜,一個被困在病棟里的“受害者”,手持鐵錘,瘋狂追趕著兩個“幕后兇手”。

    生死追擊,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雙方甚至都來不及開口說話。

    陳歌一路從三樓追到一樓,那兩個精神病熟知地形,又從另一側樓梯往上跑。陳歌殺氣騰騰,緊跟在后面,三人又從一樓跑到四樓。

    來回幾次,在經過三樓走廊的時候,跑在前面的兩個精神病分開了。

    “丟車保帥?”

    陳歌沒想到兩個精神病會突然玩起了策略,他在第一時間做出選擇:“獨臂人另一條手臂也被砸斷了,就剩下兩條腿,除了跑得快威脅不大。我現在應該盡全力抓住那個畸形臉,只要廢掉他,今夜進入第三病棟就會安全許多。”

    陳歌思路清晰,可真當他去追趕畸形臉的時候,沒想到那個獨臂男人竟然主動停下腳步,返回來阻攔陳歌。

    畸形臉借此機會又跑到了四樓,他朝著兩座病棟之間的通道沖去。

    “第二病棟和第三病棟的樓廊中間安裝有鐵門,二樓的鎖孔已經銹死,三樓的還沒有看,難道四樓的可以正常使用?”

    面對沖過來的獨臂男人,陳歌的反應很直接,對準獨臂男人雙腿,手起錘落。

    只花費了幾秒鐘的時間,他就擺脫了這個瘋子,轉身朝四樓追去。

    樓廊里的畸形臉,眼皮狂跳,他怕是第一次見到反抗能力這么強的獵物。

    進入第二病棟和第三病棟中間的通道,畸形臉一把將中間的鐵門推開,飛也似的逃進了第三病棟。

    看著消失在第三病棟走廊里的畸形臉,陳歌沒有再繼續追下去。

    黑漆漆的走廊就好像怪物的食道,帶給他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空氣中那種奇怪的臭味也變得濃郁起來了。

    “第三病棟……”陳歌停在樓廊上,他檢查了一下兩座病棟中間的鐵門,門鎖上的鐵條是被人一點點鋸開的:“這群人手里還真有鋸子,如果被他們抓住,那后果不堪設想。”

    狂奔了十幾分鐘,陳歌也有點累了,他在鐵門附近灑了一圈鹽,做好標記。

    回到第二病棟,陳歌將手、腳都不能動彈的獨臂男人拖到洗衣間里。

    這個男人一出現,鐵籠里的三個人臉色全都發生了變化。

    反應最強烈的還是中間的那個女人,她身體撞擊鐵籠邊緣,似乎是想要逃離這個地方。

    “你都做過什么事情?竟然能把一個人給活活嚇瘋?”陳歌對畸形臉和獨臂男人一點也不手軟,其中有一個很主要的原因就是,這兩個人極有可能涉嫌謀殺,還是情結非常惡劣的那種。

    獨臂男人趴在地上,陳歌此時才意識到一個問題,剛才砸斷獨臂男人手臂和腿的時候,他一點聲音都沒發出。

    “這人感覺不到疼痛?”陳歌沒有折磨人的惡趣味,所以他不會去做無聊的試驗,只是撕扯了一些床單,將獨臂男人捆在角落的管道上。

    做好這一切后,陳歌撿起地上的攝像頭重新安裝在手腕上:“現在主動權慢慢掌握在了我的手里,是時候進入第三病棟了。”

    他抽空看了眼直播間,人氣值不知不覺已經突破八萬,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上漲。

    估計是剛才掄錘偷襲、激情狂奔的原因,陳歌直播間彈幕火熱,遠遠超過同等人氣的其他直播間。

    “勢頭很猛,我的直播應該要比秦廣的直播有看頭,這么下去肯定能從他那里搶奪到人氣。”陳歌大致掃了眼水友的彈幕,人氣破了紀錄,但是直播間的節奏卻有點失控的跡象。

    他這邊又是衣服堆里驚現鐵籠裝人,又是胸口碎手臂,還掄著個大錘在精神病院里狂奔了十幾分鐘。

    這前所未來的直播場面,直接把直播間給點炸了!

    有人夸陳歌用心做節目,效果一流;有的說他不過是在嘩眾取寵;更有極少一部分耿直的水友,在看到鐵籠裝人的時候就直接報警,直播間里彈幕飛起,說什么的都有,就差全平臺人肉他了。

    陳歌也沒想到水友反應會這么激烈,他心里不禁有些慶幸,幸好自己從一開始就沒有說過詳細的直播地址,只說了這是一座充滿傳說的精神病院。

    八萬人看著很多,分散在全國各地不過是人海里的一滴水,就算其中有幾個九江本地人,他們也不一定都知道第三康復中心的所在,畢竟這地方已經廢棄了很多年。

    沒有地址,警方很難受理,即使水友通過各種線索找到了陳歌的真正直播場地,那估計也是后半夜了。

    把造型猙獰的碎顱錘藏在身后,陳歌對著攝像頭閑扯了幾句,緩和了一下氣氛,將直播間節奏往演技和劇本方面引導。

    說起來他也是一把辛酸,別的主播都害怕自己的劇本被看穿,花高價設計劇情,請專業演員扮演路人,強行制造驚喜。

    結果到了陳歌這里,劇情逼真的連他自己看了都害怕,“驚喜”也沒斷過,一浪高過一浪,根本就停不下來啊!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中国福彩福建快3 600016股票行情新浪网 河北快三退票 腾讯分分彩技巧 七星彩中奖规则查询 上海时时乐六码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开金走势图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奖结果查询结果 三分pk拾计划万能码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遗漏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 网赌北京快乐8有输的人吗 pmi与上证指数的关系 江苏一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玩法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