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194章 好疼!好疼!
    辦公室內除了錄音機和報紙外,陳歌還發現了很多關于許珍珍的提示。

    比如書架角落里扔著的破碎相框,里面放著一張父女合照,不過兩人的臉都被涂抹掉了。

    辦公室抽屜里還有男人的遺囑,上面也提到了許珍珍三個字。

    這個許珍珍直到現在都沒有露面,但是鬼屋里卻到處都留有和她相關的東西。

    “田藤病院用現實里的新聞來布置場景,就不怕真把許珍珍給召過來?”

    鬼屋本身陰氣就重,不見陽光,再加上特殊的場景布置,對鬼怪來說是藏身的不二選擇。

    “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每個人都在鬼屋里念叨許珍珍的名字,萬一她聽到了怎么辦?”

    田藤病院沒有弄清楚具體的情況,就照搬了報紙上的場景,還將所有線索制作出一條暗線,這種行為看似高明,其實是在玩火。

    “舉頭三尺有‘神’明,不信‘神’,也沒有必要去觸‘神’的霉頭。”

    陳歌膽子極大,但是不可否認,他對未知懷有敬畏之心,所以每次去做試煉任務,他都會做足準備。

    田藤病院的攻略進度已經超過一半,暗線逐漸明朗。

    “該出去了。”陳歌不清楚許珍珍是否真的在鬼屋里,他是一個目的性很強的人,此次進來就是為了攻略鬼屋,沒必要去探索其他事情。

    轉了一圈,陳歌又回到錄音機旁邊,準備拿了磁帶走人。

    等他再次靠近錄音機的時候,隱隱約約聽到了壓抑的哭聲。

    這聲音很低,似乎是從錄音機里傳出來的。

    “磁帶里的鬼要出來了?”陳歌向后退了一步,伸手握住口袋里的圓珠筆,另一只手輕輕推了推桌子上的“死尸”,他怕等會出現什么意外,照顧不到這個演員。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的手只是輕輕推動,趴在桌上的“男尸”竟然軟軟的倒在了桌子下面。

    “出事了?是許珍珍?”他見過真的鬼,自然知道在這種情況下,確定有可能出現真鬼:“我不會這么倒霉吧?參觀別人家的鬼屋都能遇到鬼?”

    陳歌想到自己厲鬼眷顧者的稱號后,淡定不下來了,他趕緊去扶地上的男尸,生怕耽誤了最佳救治時間。

    “演員演著演著就真死了,這叫什么事啊!”

    陳歌剛蹲下身體,扶起演員的雙手,一直被演員用身體遮擋的書桌下面突然鉆出了一個披散著的人頭。

    距離很近,陳歌躲都來不及,那人頭直接撞進了他懷里。

    心率變快,過了幾秒才穩定下來。

    陳歌看著懷里的人頭,又看了看地上的“男尸”,已經弄明白了一切:“老哥,你是為了報復我在育嬰師里不給你面子的仇嗎?”

    剛才“男尸”是趴在桌子上的,遮住了臉,現在他傾倒在地把臉露了出來,陳歌這才看到,這人連妝都沒換,只是糊了一層人造血漿。

    手指伸在“男尸”鼻下,確定有呼吸后,陳歌站起了身,他不準備再在這里停留,該離開了。

    走到錄音機旁邊,陳歌按動錄音機上面的按鈕,連續按了幾下,他忽然發現不管按哪個鍵,錄音機上的指示燈都還是亮著的。

    “關不住了?”

    陳歌不可能把磁帶留在田藤病院里,但是把人家的錄音機拿走這就有點太過分了。

    在陳歌操作錄音機的時候,那若有若無的哭聲慢慢變大,磁帶里還出現了一些雜音,

    好像是電流的聲音,聽不太清楚。

    陳歌在腦海里回憶關于磁帶的介紹,大概只過去了一兩秒鐘,錄音機里很突兀的出現了一個壓抑的聲音。

    分不出男女,一閃而過。

    “有人在說話?他想表達什么?”這是陳歌和磁帶的第一次溝通,他不敢有絲毫大意,能被黑色手機放入獎池的厲鬼都不是省油的燈。

    耐心去聽,很快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疼……”

    夾雜在電流的雜音當中,聲音有些失真。

    隨著磁帶播放,陳歌聽的越來越清晰:“是個男人的聲音,感覺年紀不大。”

    他全神貫注,仔細傾聽,錄音機上的按鍵突然自己向下壓了一下。

    陳歌扭頭看向地上“死尸”,那人也聽到了錄音機里的雜聲,悄悄從口袋里摸著一個小巧遙控器,按動按鈕。

    現在想要關錄音機已經太遲了,磁帶里的厲鬼醒了過來,那人按遍所有按鈕都沒有用處。

    “好疼……”

    磁帶里的聲音還在變大,厲鬼的情緒似乎在慢慢失控,陳歌現在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自己帶著錄音機離開。

    “怎么回事?”關了幾次都沒有關掉錄音機,地上的“死尸”急的開口說話了,他頂著一臉血爬起來。

    “是不是你們的設備出故障了?”陳歌也沒辦法,總不能說自己把厲鬼塞進錄音機里,現在取不出來了。

    “應該是。”鬼屋演員也不敢確定,他伸手想要提起錄音機,指尖還沒碰到,就聽見錄音機傳出一聲歇斯底里的尖叫。

    “好疼!”

    鬼屋演員一哆嗦,手好像觸電一樣,直接彈了回來。

    “你怕什么?這不是你們鬼屋設計好的嗎?”陳歌護在錄音機前面,防止出現什么不可控的意外。

    “磁帶錄得時候我在場,絕對沒有錄這些話!”“死尸”神情嚴肅,取出手機在某個群里發了語音:“你們誰在院長室磁帶里加東西了?”

    沒有一個人回答,而就是這一會兒的時間,磁帶里的聲音變得更加癲狂,充斥著無邊的恨意和怨氣。

    “好疼!好疼啊!”

    那聲音就好像真的有刀子破開了他的身體,他此時正手忙腳亂的捂著血洞,無力絕望的看著更多傷口出現。

    鬼屋演員的身體在發抖,這一刻,他有點害怕了。

    “你們鬼屋倒是挺膽大的,敢用真實的人名、案子來做場景,也不怕人家哪天真的找上門來。”陳歌壓低了聲音,盯著鬼屋演員:“我聽說,死人的名字不能隨便念,更不能到處寫,否則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別再說了!”鬼屋演員聲音一下子提高,他把這里的事情在群里簡單說了一遍,然后勉強維持鎮定,對陳歌說道:“一點小意外,是技術原因,不影響的。”

    他話音剛落,門外響起急促的腳步聲,陳歌之前見過的那個“推車女鬼”滿臉驚恐的跑了過來!

    她手里拿著一張紙條,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阿沁?你來我這干什么?”死尸演員一臉緊張,他本來就害怕,被女演員這么一鬧,心里更慌了。

    “紙條上有字!我剛才無意間看到的。”

    女人把手中的白紙放在死尸演員眼前:“她好像回來了!”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一分11选5的计划软件 润欣科技股票股吧 湖北体彩11选5一定牛 四肖期期准免费开 西安股票开户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新浪爱彩 彩票技巧公式准确大全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股票融资门槛 河北快3官网 牛操盘股票配资平台 河南11选5开奖图案 七乐彩复式8个号多少钱 _百家乐娱乐城 湖北11选五任五走势图 体彩全部玩法规则和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