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暈倒也好,省的我廢話了。”

    拖著不省人事的韓秋明,陳歌走出鬼屋,他很自覺地來到休息廳:“醫生呢?這哥們可能需要一點小小的幫助。”

    “陳歌!”鬼屋門口徐叔火急火燎的追了過來,他看到這樣的場景絲毫不感到意外,樂園里甚至專門為陳歌的鬼屋準備了多套應急預案。

    “擔架在墻角!你別拖他了!讓他自然平躺,保持呼吸通暢,都散開,注意空氣流通!”

    早已待命在一邊的樂園醫生聽到呼喊,立刻跑了過來,對韓秋明進行檢查。

    “身體狀況還好,腦袋沒有明顯的磕碰傷,不是因為碰撞、窒息、心臟疾病等原因暈倒。”醫生越檢查臉色越怪:“他似乎是遭受過連續不斷的高強度刺激,導致腦功能暫時閉合,這是一種人體自我保護機制,過段時間應該就會醒來。”

    “劉醫生,他會不會落下什么后遺癥?”徐叔一臉擔憂。

    “我也說不清楚,畢竟像他這樣的病例很罕見。”

    劉醫生翻動韓秋明的眼皮,其瞳孔渙散,嘴巴無意識歪斜,體溫很低。

    “這是經歷了怎樣的摧殘……”

    田藤病院后來趕到的幾個員工看到韓秋明時,也嚇了一跳。

    “陳老板,韓老師進入你的鬼屋參觀,現在他出了事,你要給個說法。”

    “其實我也挺好奇的,同樣都是進去參觀,怎么偏偏就他出事了?”陳歌沖他們招手,幾人一起走到郭淼和夜小心身邊:“放心,我們鬼屋對處理這樣的事情很有經驗,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很有經驗?”幾名員工愣愣的跟在陳歌身后,總覺得這位陳老板說話有點嚇人。

    夜小心和郭淼蹲在臺階左右兩邊,半天還沒緩過那股勁。

    “郭老板,韓秋明是和你們一起進去的,在他身上發生過什么事情,你們應該最清楚。”陳歌把問題踢給了郭淼。

    “我也不知道,中間我們走散了。”郭淼看著陳歌臉上的笑容,頭皮發麻,心里暗自嘀咕:“他為什么會變成那樣?你不知道?”

    “那換個問題,你們是在第幾條走廊分開的,分開時他又在做什么?”

    郭淼摸不清楚陳歌的意思,他看著躺在擔架上的韓秋明,有苦說不出。

    韓秋明想要砸陳歌的場子,結果剛放完豪言壯語兩分鐘后就消失了。

    當時的情況確實是如此,關鍵是郭淼覺得今天已經夠丟人了,再當著員工和粉絲的面把這話說出來,以后還怎么在圈子里混?

    對比一下陳歌在田藤病院的所作所為,郭淼捂住胸口,他感覺心窩有點疼。

    “韓老師雖然是鬼屋設計師,但本人膽子不算大,可能是被什么東西嚇到了。”郭淼擠出一絲笑容,想要趕緊結束這個話題。

    “老大,我記得韓老師連死人都不害怕的……”

    田藤病院的女演員阿沁想要說什么,但被郭淼嚴厲的眼神制止:“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說。”

    他偷偷指了指不遠處的圍觀游客,家丑不可外揚啊!

    他們互相攙扶著站起身,在朝休息廳看去時,韓秋明已經被醫生和樂園的工作人員抬走了。

    擔架從人群中穿過,兩邊的游客目送韓秋明離場,他雖然昏倒了,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人事不省、口吐白沫的樣子卻留在了所有人的記憶中。

    “我的鬼屋實行恐怖分級制度,第三病棟是三星恐怖場景,算是最恐怖的場景,你們僅僅只是被嚇癱,已經很厲害了。”

    陳歌聲音不大,但是卻正好能讓附近的游客聽見:“正常來說,按部就班先體驗前幾個場景,有了一個適應的過程,就會容易很多。”

    田藤病院的工作人員被當做反面教材,他們的粉絲也很尷尬,其中有幾個默默開始排隊,準備進入陳歌的鬼屋里體驗一下。

    “道具損壞了一部分,需要半個小時的修理時間,大家可以先去參觀冥婚場景。”

    陳歌回到第三病棟,把人偶身體拼好,然后將它們放回原來的地方。

    “你們別再亂跑了!那邊有護士和病人負責。”

    關上第三病棟大門,按照現在游客的挑戰進度,三星恐怖場景暫時還沒有人能去玩。

    繼續開始營業,中午吃飯的時候,夜小心找到陳歌做了一個關于恐怖屋的專訪,說是要幫助陳歌宣傳。

    簡單的回答了幾個問題,陳歌送對方離開,開始了下午的營業。

    晚上六點半鬼屋關門,陳歌打掃完衛生后,一個人躺在員工休息室里。

    “這樣的生活也挺好的,白天嚇嚇人,晚上數數錢、逗逗貓。”

    叫了份外賣,陳歌還沒解開塑料袋,一個電話就把他從幻想拉回現實。

    “顏隊?你找我?”

    “海明公寓附近的監控我們全部查看了一遍,沒有找到任何可疑人員,我現在需要你告訴我,你提供那條線索的具體來源。”

    王聲龍身上的怪物離開那天,他曾聽見海明公寓樓道里有奇怪的聲響,好像是有人在倒著走路。

    陳歌當時懷疑是第三病棟的人出現在海明公寓周圍,所以跟顏隊通了電話。

    他將實情一五一十告訴顏隊長,顏隊過了很久才回話:“倒著走路的腳步聲,我在另一個案子里聽受害者鄰居說過,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

    “好的。”

    “另外關于怪談協會我也調查出了一些東西。”顏隊的聲音愈發凝重:“他們很危險,和好幾個案子有關。”

    “其他的案子?”陳歌有些好奇。

    “不要問,能告訴你的,我會跟你說清楚。不能說的,你也問不出答案。”

    “我明白你們的規矩。”陳歌倒沒覺得這有什么,他自己也有很多秘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

    “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我先向你透露一個信息,和怪談協會有關的案子全部發生在星期三,每星期的這一天對他們來說很特殊,暫時我還沒有調查出原因。”

    “星期三?也就是說我要在這一天加倍小心?”陳歌看了眼手機,今天是星期二。

    “你多注意自己的安全。”

    電話掛斷,陳歌隨便吃了幾口飯,什么心情都沒有了。

    他從口袋里翻出那張宣傳單,目光緊盯著上面的字,比起被動等待,他更喜歡的是主動應對,占據先機。

    “這個協會到底是做什么的?”

    在他思索的時候,手機再一次響動,這回是李隊打來的。

    “陳歌,馬上來西城派出所!四年前西郊私立學院逼死女學生的兇手找到了!”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篮球变向过人教学视 排列五今晚预测号码为 广西快3号码和值预测 公式大全 全民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快中彩开奖号码 广西快3遗漏 虚拟炒股app哪个 3月27上证指数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手机版 广东11选5玩法说明 原油期货配资北京 灰色网赚项目 十大炒股软件排行榜 老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一码一波中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