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252章 你車后面坐的不是人
        乘客上車的時候正好是午夜十二點,他抱著黑色包裹坐在后面,戴著衛衣帽子,低垂著頭,里面的襯衣似乎顏色變深了一些。

    老張強迫自己不往后視鏡看,可就是控制不住,眼睛不自覺的就瞟了過去。

    “怎么感覺再上車以后就跟變了一個人似得。”

    老張小聲念叨,順手將手機上的一鍵報警頁面點開。

    “還去槐花巷?”

    “恩。”

    “你家住在那里嗎?九江的古巷里都剩下一些老人了,像你這個年齡段的挺少見。”

    “我家不在那。”乘客的語調很奇怪,每句話都很短,有些陰沉。

    “聽你口音就是九江本地人啊?最近晚上可不太平,不要亂跑了。”老張是真的不想再跑到那條鬼巷去了,他很擔心到那里后再遇到上一個乘客:“你家在哪?我直接送你回家怎么樣?”

    “我家?”乘客低頭看了看膝蓋上的黑色包裹,沒有說話。

    老張見乘客不開口,他也不好意思繼續追問,調轉車頭,準備往市區里開。

    出租車啟動后,車內的氣氛變得更加壓抑了。

    和后排的乘客坐在同一輛車里,老張產生了一種喘不上氣的感覺,他將閉合的窗戶又給打開。

    夜風吹入車內,老張這才覺得舒服了一點,他抬頭看著后視鏡中的游客。

    不管車輛如何顛簸,乘客的上半身都保持著同一個姿勢。

    這人似乎是因為急急忙忙出門取東西,里面的襯衫來不及換,皺皺巴巴,最上面的扣子也沒有系好,能隱約看到一圈勒痕。

    “他上車之前遭受過暴力侵害?不對啊!看著怎么像是上吊留下的?”

    司機更加緊張,有一半注意力都放在了乘客身上,他生怕自己一不注意,身后就出現什么變化。

    瞳孔跳動,老張心跳的很快,他擔心一直偷看會被發現,又害怕身后的乘客做出什么瘋狂的事情。

    車速加快,荒郊野外,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就是開的再快點,等到了人多的地方就沒事了。

    車窗全是打開的,呼呼的風吹入車內,老張一直留意著身后。

    坐在后排的乘客依舊一動不動,只是他放在膝蓋上的黑布包裹被吹開了一角,一小塊布向下滑落,露出了包裹的真面目。

    血液涌入大腦,老張的心臟跳的更加劇烈了。

    骨灰盒!

    那人大晚上來火葬場取的東西,竟然是骨灰盒!

    手臂不自覺得顫抖,小指好像痙攣一樣向內縮起,一股陰寒的感覺順著脊柱慢慢向上爬動。

    黑布滑落,乘客似乎沒有注意到。

    出租車跑的飛快,在夜風的吹動下,黑布另一邊也被吹落。

    這下老張看的更加清楚了,黑布里包裹的是一個黑色骨灰盒,盒子中央還有一張照片。

    司機大叔稍稍放慢了車速,集中注意力朝后視鏡看去,他雙眼盯著后視鏡里的骨灰盒上的照片。

    看不太清楚,但是下巴和嘴型,好像跟這個在車上坐著的乘客有些相似。

    “他大半夜去火葬場,抱出了自己的骨灰盒?”

    老張不敢繼續想下去了,他的身體在打顫,單手控制方向盤,另一只手在旁邊摸索,想要偷偷報警。

    可就在觸碰到手機的時候,他習慣性的朝后視鏡看了一眼,鏡面當中有一雙滿是血絲的眼睛也在看著他!

    那個一直低著頭的乘客不知什么時候抬起了頭,他的臉和骨灰盒照片上的臉一模一樣,只是增添了一種不正常的灰白色。

    脖頸上浮現出雞皮疙瘩,老張感覺全身冰涼,幸好多年的駕駛經驗,讓他強行控制住了自己,這才沒有出現事故。

    出租車繼續向前行駛,再開幾分鐘就能進入市區,但是老張的情況卻越來越糟糕了。

    后座上的乘客眼睛一直盯著后視鏡,每次他抬頭的時候,都能看到身后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夜風已經把黑布完全吹落,乘客就抱著自己的骨灰盒一動不動的坐在后面。

    “他到底想干什么!”

    一路上都看不見一輛車,老張心急如焚,他慢慢的竟然產生了一種錯覺,似乎自己跑反了方向。這根本不是通往市區的路,而是朝著更加荒涼的地方開去。

    “該怎么辦?!”

    他悄悄報了警,又在交流群里打出了求救暗號,可遠水解不了近渴,這些都無法帶給他絲毫安全感。

    每一次抬頭,老張都感覺身后那雙眼睛離自己更近了一點。

    他緊緊抓著方向盤,車內溫度似乎在不斷降低,后背麻木,明明靠著椅背,卻感覺不到一點柔軟。

    “嗡、嗡……”

    扔在旁邊的手機開始震動,有人打了電話過來,不過老張沒敢去接。

    “喂。”

    身后的乘客突然發出聲音,老張被嚇的一哆嗦,緩了一兩秒才開口:“怎、怎么了?”

    “有人給你打電話。”

    被乘客這么一說,老張這才朝旁邊看去,一鍵報警的頁面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未接來電。

    這電話撥通之后很快就掛斷,似乎是電話那邊的人也意識到了情況不對。

    “不用管它,開車的時候不能接電話。”老張干笑道。

    說完他又朝旁邊的手機屏幕掃了一眼,一條短信正好發送了過來。

    “趕緊停車!沿著馬路跑!你車后面坐著的不是人!”

    這條短信在屏幕上停留了幾秒鐘的時間,老張看到了,坐在后面的乘客也看到了。

    “這些人真能扯淡。”

    司機將手機拿起,放在方向盤旁邊,正想再說幾句話,抬頭看向后視鏡的時候,猛然發現乘客的臉就貼在自己后面的防護欄上!

    死灰色的臉被防護欄擋住,乘客的臉上帶著一種老張無法理解的笑容。

    “不用否認,其實你心里也想到了。”衛衣帽子滑落,乘客的脖頸一點點扭動,在他腦后還長著另外一張臉。

    “嚴格來說,他是人,但我不是。”

    嘴唇蠕動,后面這句話是乘客腦后那張臉說出的。

    老張已經忘記了該做出什么樣的反應,他腦子里一片空白,好像同時踩下了剎車和油門。

    出租車開出了幾十米遠才停了下來,他大喊著爬出車子,往前狂奔。

    車門打開,乘客也走了出來,他背對著老張,后腦上的畸形臉扯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你跑不掉的,這具身體已經被一個瘋子盯上了,我現在需要換一個伙伴。”

    乘客背對著老張,他身體好像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拉扯,倒著追了過去。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雷诺好彩1预测分析 香港王中王中特精选玄机 足球宝贝图片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云南快乐十10分 股票上涨赚的是谁的钱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博彩通评级机构 微信导师带你赚钱 乐牛配资 福建体彩31选717246 最旧版捕鱼达人3 佳永配资-牛哥配资 香港平码免费公开四中四 股票指数期货研究 王中王资料精选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