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我前面的家伙會不會就是留下這些血字的人?”

    陳歌決定親自過去問問,他手持碎顱錘,又從背包里拿出了復讀機,在他按下開關的時候,那個走在他前面的人好像突然消失不見了。

    通道里只剩下陳歌自己的腳步聲,他走過拐角,白色的墻壁上寫著一句話——你會后悔的!

    “這算是威脅嗎?”

    通道里除了那些丑陋的血字外再沒有其他東西,陳歌默默將復讀機收起。

    “現在還不是暴露底牌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在任務規定時間內進入地下尸庫核心區域。”

    陳歌心里清楚,對于三星恐怖場景來說,十二點以后才會展露出真正的可怕之處。

    在刷著白漆的通道里又走了幾分鐘,陳歌發現了越來越多奇怪的地方。

    刷著白漆的墻壁上偶爾能看見成片的水漬,也不知道那些液體是從什么地方滲出來的,仔細看的話能在地面上找到活人的頭發,有長有短,撿起一根,還能聞到從頭發上散發出的濃濃的福爾馬林的氣味。

    那氣味就像是浸透到了發絲當中,與頭發融為一體。

    除了這些之后,最讓陳歌想不通的是墻壁上的那些的那些血字,對方似乎知道有人會從運尸通道進入地下尸庫一樣,不斷的在警告外來者。

    “這些字體是尸庫怪物用來警告發醫學院那些人的?”

    學校工作人員和需要做實驗的學生都會從這條通道進入,去尸庫當中取尸體,那些紅字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尸體書寫,話語中帶著警告、威脅,以及一絲很無奈的妥協。

    每走出幾步遠就能看到一段文字,字體越來越丑,似乎書寫者握筆的手出現了什么問題,有幾個地方能明顯看到,字寫到一半筆畫斷開了,仿佛筆從手中掉落。

    “如果是寫一半手掉了,那就有些恐怖了。”

    陳歌直到現在還不清楚地下尸庫里都有哪些怪物,今夜的任務也才剛剛開始,需要探索的地方還有很多。

    這些運尸通道是有坡度的,一直向下,走到頭的時候,陳歌已經到了地下二層,這里也就是尸庫的最外圍區域。

    “比想象中要稍微簡單一點。”

    不知是不是剛才許音出現的原因,這一路很順利,陳歌只是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并沒有遇到什么實質性的危險。

    運尸通道盡頭又分出了兩條路,一條沒有刷漆,不過看起來陰森恐怖,非常安靜。

    還有一條仍舊刷著白漆,平整的地面上能看到小車推過,滾輪留下的痕跡。

    “這應該是工作人員平時運送尸體是留下的。”

    尸庫里有專門運送尸體的小車,看起來很輕便,這讓陳歌略有些心動:“徐叔做的那輛車子有些笨重,等地下尸庫場景解鎖以后,倒是可以用這里面的車子來運送暈厥的游客。”

    讓厲鬼推著尸庫的車子運送出恐怖場景,這本身就是一種特殊體驗。

    陳歌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地圖顯示,他現在已經在地下尸庫邊緣,那條刷著白漆的通道就是進入尸庫外圍的。

    從這條路進入,大概七八米遠的地方有三個小型尸庫,往前是一個中型尸庫,更遠的地方出現了一段未知區域。

    陳歌看了所有地圖,都沒有找到關于那段通道的記錄。

    取出碎顱錘,陳歌走到第一間小型尸庫外面,鐵門沒有上鎖,門上也沒有灰塵,這間小型尸庫似乎最近還被人使用過。

    “要不要打開看看?”

    陳歌來之前已經計劃好了一切,他準備一路清掃過去,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這樣自己回來的時候就會安全許多。

    在地下這種密閉的環境當中,他最擔心的是在逃跑時,被前后夾擊。

    拉開鐵門,門軸發出難聽的聲響,黑漆漆的屋子里是四臺藏尸柜。

    冰柜還在正常運作,柜門上寫著請勿隨便觸碰的字樣。

    屋子不大,陳歌帶著白貓在屋內走了一圈,白貓并沒有什么異常反應。

    從這個庫房里出來,陳歌又進入了另外幾個小型尸庫,所有小型庫房都沒有問題。

    “地上車輪的痕跡到中型庫房門口就沒有了,看來學校里那些來取尸體的人,平時也不會往尸庫深處去。”

    停在中型尸庫門口,陳歌試著拉了一下門,房門并沒有上鎖。

    “門上掛著醒目的禁止入內的牌子,但是房門卻能隨意打開,這到底是管理員疏忽,還是有人在管理員離開后,又把房門給打開了?”

    陳歌將門拉開一條縫隙,朝里面看去,除了冰柜之外,中型庫房角落還擺著幾張鐵桌。

    在目光掃到那桌子時,陳歌的眼神發生輕微變化。

    幾張桌子拼合在一起,上面躺著一個類似于人的東西。

    之所以說它類似與人是因為,那東西只有一個人的輪廓,但是四肢、身體卻是完全扭曲的。

    白貓輕輕叫了一聲,陳歌小心翼翼靠近墻邊。

    他從那一排冰柜前面經過,好像有柜子沒有關嚴,溫度越來越低,能感受到絲絲的涼意。

    “這些冰柜里會不會全都塞滿了尸體?”

    陳歌下意識的遠離冰柜,他來到墻邊,這才看清楚鐵桌上擺著一具被拆開的人體模型。

    可能是醫學生上課要用到的東西,被人扔到了這里。

    模型肚子被剖開,各種器官被整整齊齊的擺在一邊,如果僅僅只是這樣倒還沒什么,這個模型的眼睛是睜開的,栩栩如生,就像是真人的眼珠子被鑲嵌進了模型中一樣。

    那漂亮的眸子中蘊含著一絲渴望,順著的他的視線看去,在模型的腦袋旁邊,擺著一個腐爛的散發著淡淡臭味的蘋果。

    長著霉斑的蘋果和模型光潔的身體形成了一種反差,布置這一切的人似乎是想刻意營造出一種氛圍。

    陳歌站在模型旁邊,正準備仔細看看,外面的通道上突然傳來一聲奇怪的聲音,就像是一灘爛泥從高處掉落。

    “有東西過來了?”

    陳歌顧不上繼續查看,取出碎顱錘,躲在庫房門口,他關掉了手機上的手電筒,借助陰瞳孔注視著刷著白漆的走廊。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幸运快3是合法的吗 一定牛河北十一选五彩票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彩控网 一分赛车全天精准计划 pk10走势图 教程飞艇 青海快三有哪些 杠杆炒股有哪些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江苏11选五乐选玩法介绍 快乐双彩玩法wx15 com 七星彩大公鸡老版本 十大最安全理财app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玩法介绍 福建体育彩票22选5走势图 青海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