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424章 工作人員?
        爛泥掉落的聲音慢慢靠近,陳歌側身靠在房門旁邊,舉起了手中的碎顱錘。

    黑暗中有了亮光,緊接著一道白色的身影從沒有刷白漆的那條通道走出。

    那人穿著白大褂,戴著厚厚的口罩,腋下夾著一個手電筒,雙手提著兩個紅色大桶。

    他移動的很快,不斷有粘稠的東西從桶中灑出。

    隨著他慢慢靠近,一股刺鼻的氣味撲面而來。

    不是單純的福爾馬林,其中還混雜著一股更加惡心的氣味。

    “這……好像是個活人。”

    陳歌并沒有放下碎顱錘,他雙眼緊盯著對方:“學校的工作人員嗎?可他為什么晚上十點跑地下尸體庫里?”

    來人穿著不合身的白大褂,身體健碩,力氣很大,戴著塑膠手套,提著兩個大桶依舊走的飛快。

    “這家伙想要干什么?他為什么往尸庫深處去?”

    眼前的男人非常可疑,看打扮像是學校的工作人員,但是他出現的時間和正在做的事卻讓陳歌有點想不明白。

    思考片刻,陳歌放棄了思考,他手里線索太少,決定用更直接的方法解決這件事。

    “如果他進入這屋子,那我就跟他好好談談,要是他沒有進來,那我就跟在他后面,暫不打草驚蛇。”

    可能是性格原因,陳歌很少去強迫別人,他給了那人一個選擇的機會,這樣就算誤傷的話,心里也多少會好受一點。

    握緊錘柄,陳歌屏住了呼吸。

    腳步聲越來越近,水桶里的東西又灑出不少,那人皺著眉頭,心情似乎很不好。

    他悶著頭一直往前走,在經過陳歌所在的中型尸庫時,他朝旁邊看了一眼,發現尸庫的門被人推開了。

    “這門我出來的時候不是關好了嗎?誰打開的?李旭也進來了?”口罩下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他停在原地朝四周看了看,低聲罵了一句。

    男人脾氣很差,他將水桶放下,戴著塑膠手套的手伸向尸庫房門。

    在他手指剛碰到門把手正要進去的時候,岔路口,那條人行道里傳出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威哥!好了沒?今天怎么耽誤這么長時間?”一個又矮又瘦、皮膚很黑的男人,拿著手電筒跑了進來。

    “今天要處理的東西有點多。”被叫做威哥的男人沒有進入屋內,他收回了手,疑惑的看了眼黑瘦男:“你進來干什么?我不是讓你去穩住保安嗎?等會他們要是過來,咱們這邊可就不好交代了。”

    “放心吧,那幾個保安膽子小的跟老鼠一樣,他們是絕對不會過來的。”李旭朝中型尸庫里看了看,沒有發現異常后收回了目光,他壓低聲音,湊到威哥旁邊:“不過話說回來,咱們最好也不要在這里停留太久。今天那幾個保安聊天的時候,我偷聽到了一些東西。”

    “他們說了什么?”

    “這地下尸庫鬧鬼。”李旭神秘兮兮的對威哥說道。

    “鬧鬼?你還信這個?”威哥提起紅色水桶放在李旭面前:“別廢話了,既然進來,就幫我一起把這些東西處理掉,看著真惡心。”

    李旭一看威哥不相信,加快了語速:“不止保安,還有高年級的那些學生,他們都知道地下尸庫鬧鬼。威哥,你仔細想想,正常去醫學院幫助他們處理尸體,都是他們提前準備好,我們趁著夜色直接搬運到車上就行了。但他們這學校,寧愿付給我們高價,也不愿意自己進去處理,這里面肯定有問題啊!”

    “有錢賺就行了,還有什么東西比窮更可怕?”威哥提著紅色水桶朝著走廊深處走去,水桶因為裝的太滿,一旦動作幅度過大,里面的那些粘稠物體就會灑落出來。

    “我沒戴手套啊!”李旭喊了一聲,見威哥沒有理他,無奈之下只好雙手提起自己面前的水桶,追了過去。

    等到兩人走遠,陳歌才從門后走出,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粘稠液體,也認不出來那是什么東西。

    “正好讓他們在前面探路吧,要是遇到了危險,我還可以照顧一下他們。”

    陳歌剛邁出房門,趴在背包上的白貓忽然叫了一聲,陳歌回頭看去,發現躺在鐵桌上的人體模型腦袋轉到了門口,原本一直盯著腐爛蘋果的眼睛,現在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蘋果應該預示著生命,模型看向蘋果代表著它渴望生命,現在這家伙盯上了我,它是準備奪取我的身體嗎?”

    如果不是白貓提醒,陳歌肯定發現不了。

    “被一個模型盯著后背,想想還真有點可怕。”陳歌根本沒有猶豫,直接走到人偶模型旁邊,和它對視了一會,然后雙手抱住模型的腦袋,將它的頭扭了下來。

    “你想看,那我就讓你看個夠。”陳歌把模型的頭放進背包,和漫畫冊、復讀機扔在了一起。

    通道里的腳步聲已經遠去,陳歌擔心跟丟那兩個人,沒有在中型庫房停留,趕緊追了過去。

    刷著白漆的通道看著有些瘆人,陳歌又經過了幾個庫房,越走他心里就越感到奇怪:“張力說地下尸庫外圍一共只有七個庫房,再往前走就要進入地下尸庫中層區域了,那里可是校方嚴令工作人員進入的封禁地區。”

    溫度已經低到了一種不正常的程度,仿佛所有庫房里的冰柜全部被打開了一樣,墻壁、地磚縫隙中也都在往外滲出寒意。

    前面的那兩個人也意識到情況不太對勁,他們放緩腳步,陳歌則趁此機會和他們拉近了距離。

    雙方相隔了大概幾米遠,陳歌躲在拐角處,借助陰瞳,注視著那兩個人。

    “威哥,還是你來提吧,剛才桶里的東西濺到我手上了。”李旭放下水桶,用手電照向自己的手,他的掌心浮現出淺淺的紅斑,就跟被蟲子咬了一樣:“也沒什么感覺,不過看著挺嚇人的。”

    “你事真多,那都是化學藥劑,回去拿水一沖就沒事了。”威哥把自己的手電筒給李旭,讓他幫忙照路,自己提起了兩個大水桶。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 手机股票软件下载 长沙麻将高级技巧 中国福利彩票软件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 河南481走势图今天 刘伯温高手论坛资料 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新疆喜乐彩票开奖 吉林快三怎么投注大小 北京pk10赛车计划 捕鱼游戏送彩金 大发棋牌输了20多 481近120期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免费版 11选5全包盈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