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435章 迄今為止最恐怖的場景(第一更)
        “哥,我們現在該咋辦?”

    李旭和馬威哪見過這場面,他倆沒有直接昏倒就已經算是膽子比較大的了。

    距離零點還剩下兩分鐘的時間,血絲混雜在那些紅色液體當中,根本分辨不出來。

    更糟糕的事情還在后面,血絲是用來固定墻壁上那些尸體的,當血絲離開那些尸體之后,整個地下尸庫核心區域都晃動了起來,仿佛發生了地震一樣。

    “都進來,先躲到屋子里再說。”陳歌把李旭和馬威拉進鐵門當中,他抓著門把手獨自站在門口。

    零點將至,外面的走廊感覺跟之前相比發生了某種變化,那些堆砌在墻壁當中的尸體,好像失去了某種束縛。

    一條條手臂從頭頂垂下,在半空中隨著整個場景一起晃動,看著讓人頭皮發麻。

    “這場景搬到鬼屋里估計沒人能受得了。”

    在陳歌移動視線的時候,那肢體、殘軀的縫隙中有一只只眼睛睜開了!

    “死人睜眼?”

    那在尸體堆里的眼珠子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樣,沒有瞳孔,或者說瞳孔已經和眼白融化到了一起,看著只有一層黃褐色的東西,非常嚇人。

    也就是陳歌承受能力比較強,在這種時候,依舊能冷靜的和尸堆里的眼睛對視。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陳歌也淡定不下來了。

    就在他看的那個方向,越來越多的眼睛睜開了,這些怪談協會的受害者,現在也成為了怪談的一部分。

    墻壁上的那一張張臉已經從沉睡中醒來,它們五官扭曲歪斜,身體已經畸形,掙扎著扭動脖頸看向陳歌。

    這場景很難形容,整條通道里探出無數畸形的手臂和拉長的脖頸,那一個個變了形的腦袋張大了嘴巴,使勁在往陳歌所在的方向湊。

    太恐怖了,陳歌的后背已經濕透,他能勉強保持鎮定,完全是因為最近一兩個月他不間斷的去完成黑色手機的任務,讓自己的膽量變得更大了。

    如果他是在幾個月前看到這場景,估計也會被嚇出問題。

    “這就是完整的三星恐怖場景嗎?”

    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陳歌握緊了碎顱錘這才有了一絲安全感。

    在距離零點只剩下一分鐘的時候,整條通道好像活了過來一樣,所有的尸體都已經蘇醒,墻壁坍塌,尸體從里面爬出,頭頂的天花板上也不斷有尸體掉落下來。

    它們保持著臨死時的模樣,身體被紅線穿透,大部分肢體還連在一起,沒有完全分開。

    陳歌現在清楚怪談協會的老巢究竟有多么恐怖了,而他對創造出這一切的高醫生也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能成為怪談協會的會長,能為那么多精神病和殺人狂制定治療方案,實際上高醫生才是最恐怖的那個人。

    白天他是全九江最好的心理醫生,為病患著想,身上幾乎找不到一個缺點。

    但到了晚上,他卻和無數的尸體呆在一起,用受害者的身體壘砌出了一座地下實驗室。

    這是完全相反的兩種人生,卻又如此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

    最恐怖的是,他這樣一直生活了五年,在這五年當中都沒有任何一個人對他生產生過懷疑。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具具尸體洶涌而來,現在根本沖不出去,陳歌只能退入房間當中,從里面反鎖上了鐵門。

    “你倆跟我來,什么都不要問,等會我讓你們干什么,你們就干什么。”

    那些尸體似乎有些害怕這扇門,它們不是太敢靠近,但是后面的尸體會向前擁擠,最后一張張慘死的臉貼在了鐵門縫隙當中。

    “別發呆!快點過來!”

    鐵門發出刺耳的聲音,陳歌也不知道這扇門能撐到什么時候。

    他又重新回到最里面的那個房間,盯著手機上的時間,默默站在那扇門前面。

    午夜零點終于到來,血液好像一朵玫瑰花在木門中央綻放,帶著濃重血腥味的血液從門內滲出,很快就將整扇門涂成了紅色。

    李旭和馬威從沒見過這樣的場景,今晚遭遇的一切給他們造成了很大的沖擊,大腦一直處于渾渾噩噩的狀態,他們現在只知道跟著陳歌。

    “下面我說的每句話都很重要,你倆聽清楚了。現在你們有兩個選擇,跟著我一起進門,或者呆在這里等死。”陳歌語氣凝重,他將早已按耐不住的白貓放在背包上,提著碎顱錘將那扇血門打開。

    濃重的血腥味好像大浪一樣涌出,李旭和馬威都有點頂不住,他倆臉色發白,不過還是緊緊跟在陳歌身后,用行動做出了回答。

    “既然你倆愿意跟我去冒這個險,那我就多說一句。”

    陳歌指著半開的血門:“以我對血門的了解,這扇門如果沒有人去推動,一分鐘后會自動消失,需要過二十四個小時才能再次打開,你們最好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陳歌有過進入門后世界的經驗,他知道能掌控一扇門的只有“推門人”,活棺村的推門人是投井女鬼,第三病棟的推門人是門楠主人格,這兩個人都對自己沒有惡意,所以在任務完成后,它們就直接打開了門讓自己出來。

    但是這次試煉任務不同,他和怪談協會會長是不死不休的關系,偌大一個協會已經被陳歌滅的只剩下會長一個人。

    陳歌進入門后,無論交戰結果如何,對方應該都不會主動開門放他離開,所以這次陳歌只能等到下一個午夜凌晨才能離開。

    “僅僅只是避難的話,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門后的世界雖然恐怖,但是推門人高醫生不在九江,這就像第三病棟里沒有了門楠主人格一樣,危險性會降低很多。”

    在陳歌思考的時候,外面那扇鐵門不堪重負,轟然倒下,地面血流涌動,無數的尸體爬了進來。

    沒有再廢話,陳歌領著李旭和馬威進入門內。

    “每次去做試煉任務我都會做足準備,可就算這樣,還是會發生各種各樣的意外。”陳歌看著外面那些尸體,眼神復雜,被血絲操控的尸體和厲鬼不同,就算他把自己身上能用的所有鬼怪都放出來,也沒有太大的用處。

    “恐怕高醫生也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會煞費苦心去修建這一切。”陳歌看到了厲鬼的局限性,不過他很快就又振作了起來:“厲鬼對這些尸體確實沒有多大用處,但是紅衣可就說不定了。如果我身上有足夠多的紅衣,這些尸體根本不足為慮。”

    陳歌從不盲目自信,也不會輕易認輸,在這次試煉任務中,他又給自己定下了新的目標。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修正药业股票代码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表 马耳他幸运飞艇 股票融资与债券融资 江苏十一选五下载方法 黄大仙精选二十四码中特料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在 大发快三平台地址 吉林十一选五工具图表 股票入门k线图解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数据 巨牛盈配资 上海体彩网11选5开奖 吉林省快三最大遗漏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 怎样玩股票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