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469章 要開始了!(4000)
        楊辰說完往前走了幾步,他感覺身后冷風陣陣,回頭看的時候才發現其他游客都站在原地,包括王琰和李雪在內。

    “你們愣著干什么?一起啊!”楊辰膽子并不大,他只是相比較其他人更加理智一點罷了。

    “按照鬼屋老板的性格,最危險的地方說不定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根據常識判斷刷白漆的是運尸通道,應該換另一條。但我覺得你選擇的那條路才是真正危險的,我們不能用正常的思維來揣摩鬼屋老板的設計。”白秋林又一次開口,他聲音很冷,讓人聽著不太舒服,但不可否認,他說的也有道理。

    “那你說怎么走?”王琰語氣比較沖,自己三個人出那么大力,最后就分到一張照片,這讓他很不爽。

    “走哪條路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分開。”雜志社編輯阿楠走了出來:“只要咱們十二個人在一起,遇事不慌,還是很有希望通關的。”

    他看著走廊深處那上下跳動的球狀物體,表情變得不是太自然:“體驗時間為三十分鐘,這兩條通道咱們都可以進去看看,沒必要因為這些小事產生分歧。”

    阿楠從中調和,白秋林看著那三個醫學生,仿佛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真奇怪,他們三個為什么非要把我們往那條路上引?”

    他聲音很低,只有旁邊的范大德、范聰和小李聽見了。

    在法醫學院三位學生的帶領下,十二位游客正式進入通道當中。

    墻壁上的燈忽明忽暗,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福爾馬林的氣味,通道越走越窄,地面上的污跡變多,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踩在上面感覺黏黏的,讓人有些不舒服。

    “哥,要不咱們還是出去吧。”范聰心里有苦說不出,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哥哥抽什么瘋,為什么非要帶他來這地方散心。

    “別怕,有哥在。”范大德自己都沒有發現他說話的時候,神情緊張,感覺就跟進入了別人家的小偷一樣。

    墻壁上開始出現濕漉漉的手印,頭頂的天花板似乎也變低了許多,個子最高的范大德一伸手就能輕易觸碰到屋頂。

    幾人往里走了十幾米遠,慢慢的阿楠發現不對:“先等一下,我們已經朝里面走了很久,怎么感覺那個跳動的球狀物體和我們之間的距離并沒有縮短?”

    被他這么一說,其他幾人也反應過來,好像還真是這樣。

    通道深處那個上下跳動的球狀物,似乎也在不斷移動,一直和他們保持著距離。

    “現在回頭還來得及。”白秋林站在隊伍中間,自己處于安全的位置:“你們心里也清楚,那估計不是什么球狀物,而是一個自己在跳的人頭,這肯定是鬼屋老板設計的驚嚇點,就等著我們自己上鉤。”

    白秋林參觀鬼屋的經驗似乎很豐富,他單手插兜,也不針對某一個人,就事論事:“你們設想一下,當我們被跳動的人頭吸引,不斷朝著通道里面走時,那人頭突然加速朝我們這邊跳過來,會不會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如果這時候再加上其他怪物從旁協助,我們十二個人很可能會被直接沖散,隊伍被完全分割開。”

    阿楠點了點頭,認同了白秋林的話,朝后面的游客喊了一句:“大家一定要跟緊,不要亂跑,湊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

    “你說這些沒用,道理大家都懂,但真正等恐懼降臨的時候,支配我們的不是理智,而是本能,身體會先于思維做出反應。”白秋林語氣冷酷,但是說的讓人找不出反駁的理由:“如果我猜的不錯,繼續往前走,可能會出現分叉路口,通道也會越來越復雜,人頭和鬼怪就會在那個時候出現。鬼屋想要放大每個人心中的恐懼,必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把我們分離,岔路口出現,大家在受到驚嚇的時候倉皇逃竄,很可能會進入不同的岔道當中,這里路況復雜,一旦進去,再想要出來可能就很難了。”

    “扯那么多,不過是你自己的設想罷了。”王琰心里憋屈,自己這邊好心好意帶其他游客一起,又是分享學長們總結的經驗,又是引路的,怎么還有人一直跟自己唱反調。

    “確實,這些只是我自己的設想,不過我希望大家能提前做好準備,如果前面有岔路口出現的話,請大家務必要打起精神,聚在我身邊。”白秋林很明顯是在跟楊辰他們爭奪隊伍的話語權。

    王琰還想說什么,但是被楊辰打斷:“他也是為了大家好,沒必要計較那么多。”

    楊辰心里有種不安的感覺,他聞著空氣中那熟悉的福爾馬林的氣味,目光從游客身上掃過,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之前來參觀的時候,似乎也出現過類似的情況……”

    繼續往前走,通道兩邊的墻壁上開始出現一扇扇貼著封條的鐵門,銹跡斑斑,看著有些年頭了。

    “陳老板都是從哪淘來的這些東西?”

    人頭在前面上下跳動,一直和他們幾個保持著距離,又走了一分多鐘后,前面出現了一個十字路口。

    左邊的通道刷著白漆,墻壁上寫著各種血字;右邊的通道沒有刷漆,但是人頭拐了進去,依舊在地上跳動;正對他們的那條通道也沒有刷漆,不過那條通道里有一個房間的門是打開的。

    “這簡直就是個迷宮,才剛進來一分多鐘,就已經遇到了兩個岔路口了,再繼續往前,咱們很容易迷路。”范大德就是個路癡,他體型最壯,但表現的卻最慫,一直在跟身邊的范聰和老周說話,試圖分散自己注意力。

    “我還是建議跟著人頭走,第一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我曾聽學長說過,在地下尸庫里迷路之后,走沒有刷漆的通道,百分百可以出來,這是修建尸庫前就設計好的;第二,你們不要把事情搞的太復雜,我們只是來參觀鬼屋,不是去野外冒險,這個人頭就相當于向導。”楊辰堅持自己的看法。

    “我覺得咱們應該先去那扇打開的門里看看,說不定能找到有用的線索。”阿楠這次沒有幫著楊辰說話。

    “你們做出什么選擇我不關心,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們一下,不要在十字路口停留太久,這里真的很危險。”白秋林沒有去看楊辰和阿楠,他的目光一直集中在身后,仿佛那幽深的通道里有什么東西正在慢慢靠近。

    他也沒有說什么特別嚇人的話,但就是這么一個小小的動作,卻讓周圍幾人都不由得回頭看向通道。

    幽深黑暗的通道里,似乎真的有東西在動,而且還不止一個!

    “不知不覺已經走這么遠了。”范大德干笑了一聲,拽著自己弟弟朝隊伍前面走了走,之前一直是他倆斷后的。

    “那個……打斷一下。”阿楠旁邊的尾巴抬起的手,這小姑娘聲音特別好聽,只憑聲音和外貌根本猜不出她的真實年齡。

    “你們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那個人頭一直在移動,但是我剛才觀察了四周,并沒有在墻壁上找到操控它的機關。而且你們看它的運動軌跡,直上直下,也不像是被人用絲線拉扯。”尾巴觀察的很細致。

    “應該是內部有驅動裝置吧?或許現在鬼屋老板正在監控里看著我們偷笑呢。”小李聳了下肩,他自己是虛擬未來樂園的員工,對于樂園娛樂器材比較了解,知道以現在的科學技術可以做到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

    “你們仔細看。”尾巴用最可愛的表情,說出了讓其他游客最不舒服的話:“上下跳動的幅度其實是不一樣的,不太像是內部安裝有程序,更像是有一個看不見的人在上下拍動著那個人頭,又或者是那個人頭自己在跳動。”

    幾個游客還沒從身后幽深通道里的鬼影緩過神來,注意力就又集中到了右側通道里的人頭上,看得久了,感覺還真的像是人頭自己在跳。

    一邊跳,一邊笑,距離隱隱約約還拉近了。

    范大德擦著額頭的汗水,他覺得站在隊伍中間也有點不安全。

    “先不管那個人頭,我們直著走,看看那扇打開的門里有什么。”阿楠看向楊辰:“按照你的猜測,人頭是鬼屋向導,那等我們探索完房間出來后,人頭很可能還在外面等我們,所以我們沒必要急著離開。”

    “我也覺得先進入房間里看看比較好。”虎牙很少開口,她一說話代表三位編輯都決定先進入房間探查。

    楊辰本來還想堅持一下,但是聽到虎牙的聲音后,他沒有再發表意見。

    那位美女主編的聲音成熟溫暖,和尾巴完全是兩種風格,倒是跟陳歌有一點像,這讓楊辰覺得對方可能是個隱藏很深的腹黑大姐姐,不能輕易招惹。

    “那就這么決定吧。”

    十二名游客小心翼翼走過十字路口,擁擠在那扇打開的門外面。

    這是一扇木門,下端被挖空,門板上滿是抓痕。

    在房門旁邊還被人用筆歪歪斜斜寫著兩個字——樂園。

    “樂園鬼屋里的樂園?”楊辰走在最前面,他伸手摸了摸門板上那些深深的刻痕,有些刻痕當中還殘留著血跡和一些黑褐色的雜質:“這痕跡不會都是人挖出來的吧?”

    進入地下尸庫后,所有的東西都帶給他一種無比真實的感覺,有時候他甚至會忘了自己是在參觀鬼屋。

    推開房門,屋子里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雜物,貨架上陳列著一些瓶瓶罐罐,泛黃的液體中似乎還浸泡著各種器官模型。

    “這算哪門子樂園?”

    屋內空間狹窄,十二位游客沒辦法全部進去,阿楠在進入房間時對后面的幾位游客說道:“你們就呆在外面,千萬別亂跑,等我們出來在一起行動。”

    三位法醫學院的學生和三位編輯進入屋內,小李為了完成穆老師交代的任務也跟了過去,等他們進入后,白秋林很自然的守在門口。

    范大德膽子比較小,他拽著自己弟弟和老周擠在一起:“咱倆就別進去了,等他們找完,咱們跟著他們走就行了。”

    說完他還不好意思的朝老周笑了笑:“我們不經常來這地方,等會往里走的時候,咱們走一起吧。”

    “沒問題。”老周這人看著就感覺很不錯,熱情、大度、很爽快。

    陰森、幽暗的尸庫通道里,范大德被老周、段月和白秋林圍在中間,他覺得很有安全感,這幾個人要比房間里那些小年輕靠譜多了。

    “這次運氣真不錯,算是報上大腿了,說不定還真能通關。”在范大德心里偷著樂的時候,他弟弟范聰卻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身上的肥肉輕輕顫動,范聰朝來時的路看了一眼,遠處通道里的壁燈不知什么時候熄滅了。

    更讓他感到害怕的是,那壁燈由遠及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熄滅一盞。

    通道越來越暗,躲藏在里面的東西,似乎也在不斷靠近。

    “好像真的有東西過來了。”

    ……

    楊辰和阿楠他們進入屋內找尋線索,可是他們翻了半天,除了弄得兩手灰外,并沒有任何發現。

    “鬼屋老板絕對不會白費這么大精力,去造一個無用的房間,屋子里肯定隱藏著一個大秘密。”阿楠領著兩位女編輯從貨架中間穿過:“這地方看起來像是一個廢棄的倉庫。”

    貨架另一邊堆著一些桌椅和破損嚴重的社團戲服,阿楠走過去撿起一件戲服,他很驚訝的發現,這些戲服上濕漉漉的,就像是有人剛從水里出來,然后濕著身體穿過這些衣服一樣。

    放下戲服,阿楠把手放在鼻下,他聞到了一股怪味。

    “這好像不是水。”阿楠獨自思考的時候,虎牙走到了倉庫最里面,她打開了角落的柜子,翻看著里面那幾幅風格詭異的畫作。

    尾巴跟在最后面,路已經被堵死,她一個人靠在旁邊的打印機上,好像是不經意間碰到了開關,打印機里隱隱有張配胖的人臉露了出來。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天天彩票 四川福彩快乐12走势图胜彩网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11选5赚钱技巧 七星体育彩票安全吗 华东15选5近30开奖结果查询 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大星网 双面盘是什么 王中王4肖选一肖 怎么玩炒股票 计算机夏天3d开机号 到百度首页 北京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佰亿配资 吉林11选5怎么玩怎么看 股票融资杠杆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