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機上的燈突然亮了起來,一張打印紙掉落在尾巴身前,這姑娘是恐怖雜志社的編輯,膽子也挺大,看到那張紙的第一反應不是害怕,而是將其撿起:“我是不是觸發什么機關了?運氣這么好?”

    她拿起白紙看了一眼,A4紙上有一個很模糊的輪廓。

    “什么東西?”尾巴看了半天也沒看明白:“阿楠,你來看看這張紙,突然從打印機里掉出來的,上面還有一個很淺的圖案。”

    正在研究戲服的阿楠接過白紙,他看著上面模糊的輪廓也有點發懵:“沒有數字和字母,應該不是密碼之類的東西。”

    阿楠拿出手機照了一下:“很普通的白紙,沒有夾層。”

    他又沾了點口水,搓了搓白紙上印有很淺輪廓的地方:“紙面顏色沒有發生任何細微變化,表面應該也沒有涂抹化學藥劑。”

    嘗試了各種方法,但是阿楠最后發現這似乎就是一張很普通的白紙。

    “我看了那么多懸疑偵探類小說,能想到的方法都試了。”阿楠把白紙還給尾巴:“收起來吧,或許后面的關卡能用上。”

    “好。”尾巴將白紙疊好,還沒裝進口袋,就看見打印機又“吐”出來一張白紙。

    同樣的大小,上面印著同樣模糊的輪廓,只是跟剛才相比,似乎清晰了一點。

    “有人在操控著打印機?”阿楠將打印機的蓋子掀開,檢查了一下,并沒有發現什么問題,這就是一臺很普通的打印機:“真是怪了,都是些平時我們生活里見過的再普通不過的東西,怎么搬到這鬼屋里以后就變得邪門起來了?”

    拔掉插頭,阿楠沒有去管打印機彈出來的第二張紙,他有點心慌:“咱們在這里耽誤的時間有點長,不找了,先離開再說。”

    庫房最里面虎牙正在欣賞柜子里的幾幅畫,她表情有點奇怪,似乎是被那奇詭怪誕的畫風給震撼到了。

    “虎牙姐?我們該走了。”阿楠催促了一句。

    “你來看看這些畫,似乎是以死人視角繪制的,我甚至能感受到作畫之人那種幾乎要透出畫紙的渴望,它想要體驗生命,仿佛就快要從畫里鉆出來,將欣賞者拖入畫中一樣。”虎牙拿出手機想要拍照,但考慮到這是在鬼屋當中,她又忍了下來:“以后有機會我一定要跟這些畫的作者好好聊聊,如果能請他為我們雜志社畫插畫那就完美了。”

    “你這話讓咱們的美工聽見估計又要炸毛。”阿楠無奈一笑。

    虎牙和阿楠朝外面走去,準備離開。

    尾巴在后面,她本來也準備走的,可就在這時候打印機里傳出一聲輕響,緊接著打印機旁邊的電腦又自己啟動了。

    四周很安靜,任何聲響都會被放大,尾巴是親眼看著電腦屏幕自己亮起,整個過程中沒有一個人觸碰過它。

    “是鬼屋老板在后臺操控嗎?”

    尾巴停在原地,腦中開始胡思亂想起來:“鬼屋老板不可能浪費空間布置出一個沒用的場景,這間倉庫的秘密會不會就藏在電腦里?”

    剛進來的時候尾巴就很好奇,這么一個破舊的倉庫門口為什么會寫著樂園兩個字,其中必有蹊蹺。

    她瞪大了那雙漂亮的眼睛,湊到了電腦旁邊。

    屏幕散發出淡淡的光,整體背景還是黑色的,其中隱隱約約印著一張人臉的輪廓。

    一開始尾巴還以為那是屏幕反光,把自己的臉映了上去,但她越看感覺越不對。

    “這好像是張男人的臉啊?”

    倉庫里東西很多,也很亂,雜志社的三位編輯擠在最里面,楊辰三人在稍靠外的位置,他們中間還隔著一些破舊的貨架。

    “李雪,你看這些玻璃罐里的器官模型,和我們學校里那些標本幾乎完全一樣。”

    “與實物比例一致。”作為一個醫學生竟然對眼前的器官模型挑不出一點毛病,這讓李雪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要知道他們現在可不是在法醫學院里,而是在參觀鬼屋。

    “不是經常和器官臟器打交道的人,根本做不出來如此真實的模型。”內臟器官模型和人偶模型不同,只有打開活物的身體才能看到,另外,人的內臟和動物是完全不同的,楊辰可以確定,貨架那些標本罐里擺著的全都是人的臟器模型:“上次來參觀的時候我就感覺鬼屋老板對人體結構非常了解,通常來說,一個人對內臟器官特別了解,那他不是救人的醫生,就是殺人的屠夫。”

    “你電影看多了吧?”王琰被楊辰說的有點害怕:“鬼屋老板很注重細節,這些內臟模型估計是他專門請人定做的。”

    “我感覺事情沒有那么簡單。”楊辰收回目光,朝著外面走去:“每次來這個鬼屋都有不一樣的體驗,各個恐怖場景風格迥然不同,但都是那么真實,就像是現實中真的有這些建筑和相對應的怪談存在一樣。”

    三位醫學生準備離開倉庫,小李抓著手機,還沒找到拍照的機會,再往外就是堵在門口的白秋林。

    他單手插在口袋里,若無其事看了一眼范聰。

    肚子上的肥肉輕輕顫動,范聰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盯上,他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通道當中。

    一盞盞壁燈熄滅,頻率似乎越來越快,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通道中有什么東西在不斷加速沖來。

    手指下意識的握緊,范聰眼睛慢慢的瞪大,黑暗侵襲,其中人影晃動,還有的好像是趴在天花板上。

    心臟開始狂跳,范聰抓住范大德的胳膊:“哥,注意!有東西過來了!”

    “什么東西?”范大德人比較木訥,被范聰提醒后才開始左右張望。

    “就在那邊!快叫他們出來!”范聰牢記著阿楠的話,不管發生什么事情,大家都要聚在一起。

    “別慌,我去看看。”范大德朝著十字路口那邊走去,他膽子很小,只不過是想在自己弟弟面前裝裝樣子,邁出兩三步后就停了下來,伸長了脖子,賣力朝路口那邊看去。

    壁燈熄滅的越來越快,光線一下子暗了下來,范大德也緊張了起來。

    在他往前走的時候,老周和段月往后退了幾步,他倆和白秋林將范聰圍到了中間。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福建22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走走势图 湖北11选五遗漏查询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号 山东群英会选号技巧 炒股哪些平台好 加拿大28赌博害人不浅 赌幸运飞艇有人赢钱吗 上海天天彩选4app 全天幸运快三人工计划精准版 实时股票行情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任选5遗漏 股票老师微信二维码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下载 七星彩中奖规则长图解 安徽11选5历史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