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537章 姓名?職業?你有什么愛好和特長?
        男人的身體和女友貼在一起,袖子卻被陳歌拽在手中。

    他站在104路公交車前門處,有些后悔:“要不,讓我再考慮一下吧?”

    “你幫了我大忙,今天我可要好好謝謝你才行。”不等男人說完,陳歌已經將他和他女友一起拽上了公交車。

    車門關閉,104路靈車緩緩前行,聽著耳邊冰冷的廣播聲,男人和他女友也感覺到了深深的寒意。

    三人投幣過后,那對情侶在司機怨毒的注視下朝著車后排走去。

    陳歌則扶著電動車站在司機旁邊,他扭頭看著對方,也不說話。

    司機額頭的冷汗順著臉頰滑落,他穿著破舊的公交公司制服,雙手緊緊握著方向盤,手背上浮現出一條條青筋。

    “你看起來身體不太舒服?”

    “還好,老毛病了。”司機不敢和陳歌對視,雙眼盯著前面的路:“那個……新上車的乘客請往后面走,我們公司有規定,不讓司機在開車的時候跟乘客交談。”

    “你們公司不讓你跟乘客交談?那你們公司是不是也規定了晚上不能讓乘客上車?”靈車試煉任務差一點就失敗,陳歌是拼了老命騎著電動車追了三站路才終于趕上,這事擱在誰身上都受不了。

    “我看你騎著電動車,以為你只是在車站避雨,所以就沒停。”司機有些拘謹,憋了半天想出一個理由。

    “你說的還挺有道理。”陳歌默默把碎顱錘塞回背包,他看著司機,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你叫什么名字啊?”

    “唐駿,駿馬的駿。”司機感覺自己被盯上了,小腿不自然的抖動著。

    “挺好的。”這位司機對待乘客態度很好,而且人也不死板,警覺性也很強,這樣的鬼怪不正是陳歌所需要的嗎?

    沒有為難司機,陳歌看向104路末班車上的其他乘客。

    除了坐在最后面的那對情侶和陳歌自己外,車內還有八名乘客。

    一位是那個全身被厚衣服包裹的男人,他戴著口罩和帽子,整張臉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這人旁邊是在前一站剛上車的男人,四肢極不協調,就好像是玩具廠里剛拼接好,還未調試過的機械玩偶一樣。

    除了這兩個陳歌親眼看著他們上車的乘客外,還有四個身穿病號服的女人,她們四個坐在車窗旁邊,一直低著頭,長長的黑發遮住了臉,看起來有點嚇人。

    陳歌的目光從她們身上掃過,最后停在了第三排一個中年女人身上。

    這女的長相很丑,五大三粗,她攥著鄰座一個小男孩的手。

    那孩子看起來也就四五歲大,靠在女人身上,不管車輛有多顛簸,他都沒有睜開過眼睛。

    “不像是睡著,倒有點像是昏迷。”

    陳歌是第一次坐上104路末班車,車內的情況和小顧當時說的不太一樣,他沒有在車內看到什么高中生和渾身濕透的男人,唯一能對上號的就是那個中年婦女。

    “她旁邊的孩子就是紅雨衣的孩子?”

    陳歌不敢確定,因為之前小顧關于那個孩子的描述和這個男孩不太一樣。

    “這女的會不會是又跑去東郊拐了一個孩子?”

    心中閃過一絲煩躁,陳歌停好電動車,直接走到了公交車最后一排。

    那對情侶躲得遠遠的,但是沒想到陳歌會主動去找他們。

    兩人有些尷尬的往里面挪了挪,身體自始至終都貼在一起。

    “公共場合,你倆稍微注意一下。”

    陳歌就好像看不見其他空位一樣,坐在那個男人旁邊:“兄弟,剛才多謝了。”

    男人摸不著頭腦,禮貌性的沖著陳歌笑了笑。

    距離近了,陳歌這才看見,男人脖頸下方有明顯燒傷,猙獰的疤痕和他白凈的皮膚、俊俏的臉蛋呈現出明顯反差。

    這對男女小顧之前似乎也遇到過,只不過那一次他倆好像沒有上車。

    “你倆是怎么回事啊?在站臺的時候還好好的,怎么這輛車一進站,你倆就吵起來了?”陳歌隨口問道。

    “我想要搬到東郊去住,她擔心那邊住不習慣,所以就吵起來了。”男人聲音嘶啞,好像嗓子被火燒過一樣。

    “東郊有什么好的,還是西郊住著比較舒服,你們是沒在那邊住過,等你們去了以后,肯定會喜歡上那里。”陳歌注視著車內的乘客,并沒有太過松懈。絕命靈車是二星試煉任務,難度和暮陽中學差不多,雖然沒有紅衣存在,但是對陳歌來說還是有一定危險性的。

    “西郊?”男人計劃中沒有這個選項,但是他又不好意思當面反駁陳歌,只能隨便應付了一句:“有機會我會去看看的。”

    “你絕對不會后悔。”陳歌露出和善的笑容:“冒昧的問一句,你倆以前是從事什么工作的?”

    談到以前的工作,男人微微低頭,倒是旁邊的女人開口說話了:“他是我的小提琴私人教師,我爸花高價從外省請來的。”

    “你還會拉小提琴?”陳歌眼睛明亮起來,這是個人才啊!

    男人碰了碰女人,不想讓她在繼續說下去,但是女人卻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傷心事,死死抓著男人的手就是不松開。

    她的指甲已經挖進了男人的肉里,但傷口處卻沒有血滲出:“比起拉小提琴,他更擅長的是撒謊和欺騙。”

    “你瞎說什么?”男人聲音變得嚴厲:“我從沒欺騙過你,當初只是想要讓你多給我一些時間。”

    女人直直的看著男人的眼睛,片刻后移開了視線:“無所謂了,反正現在我們終于在一起了,誰也不能把我們分開。”

    陳歌在旁邊耐心傾聽,他比較喜歡這種有故事的人生。

    曲折的經歷通常會孕育出不一樣的情感,而濃烈的情感有些時候也會感染游客。

    拿出手機,陳歌搜索九江最近幾個月的新聞,關鍵詞設定為情侶、燒傷,很快他就找到了一條。

    明陽小區最后一位投資人自殺之后,他唯一的女兒和小提琴老師一起在荔灣商場殉情自殺,警方曾一度懷疑是公司其他人謀殺了這一家,當時這件事還在九江鬧得沸沸揚揚。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慧投金融 吉林配资公司 股票融资余额高意味着什么 江西福彩快3开奖查询 新三板股票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遗漏一定牛 四川快乐12开奖直播软件 北京快三遗漏走势图 期货配资公司中国排名 贵州快三玩法说明 宁夏11远5前三走势图 贵州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如何区分股票和基金 青海快3今天开奖查询 十大炒股软件 北京11选5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