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538章 靈車上的活人
    看完手機上的信息,陳歌看向旁邊這對情侶的目光出現了變化,明陽小區是給鬼修建的,三位投資人全都身亡,這其中必有蹊蹺。

    陳歌甚至懷疑這三位投資人都是被那道恐怖的影子蠱惑,所以才會吃力不討好的跑荔灣鎮旁邊修建這么一個小區。

    “三位投資人的死應該也和影子有關系,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為了消滅證據,利用完后直接殺掉,這幕后之人好狠的心。”

    知曉了情侶的身份,陳歌看待他們的目光就完全不同了。

    男人強烈要求上車,準備趕往荔灣鎮,很可能是收到了什么消息,而女人堅決不同意坐上104路公交車,估計也有深層的原因。

    兩人想法不同,但是自殺時,身體燒在了一起,所以沒辦法,就一直停留在車站。

    這次要不是陳歌,估計他們兩個還是不會上車。

    “這對情侶對我了解荔灣鎮和明陽小區有幫助,看來不能把他們簡簡單單當做員工來看待了。”

    弄清楚了兩人的身份,陳歌對其他乘客就更加好奇了。

    “今晚注定是個收獲之夜。”陳歌喜歡上了這種挑戰低星級試煉任務的感覺,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就能解決問題,這氛圍多好。

    情侶小聲爭吵,陳歌提著背包離開了最后一排,坐到了那個四肢很不協調的男人身邊。

    “兄弟,怎么稱呼?”陳歌抱著背包看向旁邊那人。

    僵硬的轉動頭顱,那人緩了好久才發現陳歌是在跟他說話,他抬起手比劃了幾下,見陳歌還不明白,他又指著自己的嘴巴,然后擺了擺手。

    “啞巴?”陳歌沒想到車上還有這樣的乘客,他微微欠身:“不好意思。”

    男人雙手擺動,指尖在無意間碰到了陳歌手背,還帶著溫度。

    “手是熱的?這是個活人?”陳歌瞳孔縮小,使用陰瞳,并沒有在男人身上看出什么異常:“他應該和小顧、黃玲一樣,是無意間上車的。”

    思索片刻后,陳歌又覺得不對勁。

    靈車進站的時候是晚上十一點半,誰會在這個時間跑到公交車站臺等車?

    陳歌盯著男人看了半天,他漸漸發覺問題,這男的智力好像有缺陷,他不是發不出聲音,只是不會說話而已。

    一個智力存在缺陷的人,大晚上坐靈車去荔灣鎮,他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

    取出手機,陳歌點開自己的通訊頁面:“你這樣一個人在外面很危險,你準備去哪里,我陪你一起去吧,這是我的手機號。”

    男人似乎聽不太懂他的話,只知道擺手。

    陳歌看了一下那人的穿著,他身上衣服好久沒有洗過,褲子也破了洞,這個形象實在無法和殺人狂、幕后黑手聯系起來。

    沒辦法交流,陳歌試了幾次后選擇了放棄,他準備等完成了靈車任務,再跟著這個男人去看看他到底準備在荔灣鎮做什么事情。

    要是他身上有問題,陳歌會立刻將他控制住,如果他只是個普通人的話,陳歌也會跟著他,確保他不會被鬼怪襲擊。

    深夜的荔灣鎮,誰也不知道隱藏著什么東西,在那扇失控的“門”影響下,荔灣已經成了兩個世界重疊的地方。

    起身,陳歌又走向車子過道另一邊。

    一車的人看著他走來走去,沒有一個人有意見,司機更是一句話都不敢說,油門踩到底,腦子里只想著趕緊開到終點站去。

    停在那個穿著厚衣服的男人旁邊,陳歌打量起對方:“你穿這么厚不熱嗎?”

    那人抬頭看了一眼陳歌,然后壓下帽檐,冷冷的說出了兩個字:“還好。”

    他被厚厚的衣服包裹,又戴著帽子、手套和口罩,全身只有眼睛露在外面。

    “你是不是生病了?”陳歌使用了陰瞳,但是他發現這男的似乎也是一個活人。

    “我怎么覺得活人比鬼還要奇怪了?”陳歌坐在男人旁邊,他能感受到從男人身上冒出的絲絲寒意,那種冷是從他身體內部散發出來的。

    這種情況陳歌之前也遇到過,在活棺村,那位和投井女鬼接觸了幾十年的老太太,體溫也在不斷降低,最后是投井女鬼出手才勉強幫助她維持住體溫。

    難道這男的他也經常和鬼怪打交道?

    陳歌看不清楚對方的臉,只從眼睛和聲音根本沒辦法判斷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這兩個活人上車的時候,司機都沒有阻攔,說明司機從他們身上沒有感受到威脅。從這一點來說,他們就算有底牌,那張底牌也強不過張雅。”

    想到這,陳歌放下心來,身體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他時不時就朝旁邊看一眼,漸漸的他從一些細節上,發現了有用的東西。

    這個男人脖頸上的圍巾是用毛線手工織出來的,線腳很亂,其中有一段應該是一團線用完了,要接另一團。

    正常來說就像編辮子一樣,把兩邊各拆成幾股,再穿插著編起來接好就行,陳歌自己在鬼屋里為人偶做衣服時就是這么干的,完全看不出一點痕跡。

    但是男人脖頸上的圍巾卻能明顯看到一個線團捆綁的疙瘩,給他織圍巾的人應該是個新手。

    再從圍巾的款式和新舊程度來看,這至少也是十幾年前的東西了。

    另外,男人就算在靈車上,依舊戴著這條圍巾,說明這東西對他很重要,這件普通的圍巾有某種特殊的意義。

    最后再結合男人說話時的聲音,陳歌判斷這個男人年齡大概在四十歲左右,他應該有一個很愛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很可能已經出了意外。

    這人身體很冷,他似乎也和陳歌一樣,長時間與鬼怪呆在一起。

    把以上所有線索串聯在一起,陳歌覺得這個男人身上應該也有一個一直陪伴著他的鬼,而那個鬼就是他的妻子。

    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證據,陳歌只是猜測,不過比起男人的身份,其實他更好奇的是這男的為什么會大晚上去荔灣鎮?

    “我在西郊見過的大多數鬼怪,都會相互廝殺,吞食對方,但這東郊的鬼怪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怎样看股票k线图买 网易旗下的新马快乐8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布 福建31选7和36选7混合走势图 pk10冠亚和赔率稳赚 四肖期期中准四不像人 浙江20选5开状号码 股票涨跌分析 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基本走势图 股市今日午评 今天青海快三走势图直播 股票配资利息靠谱有实力就选恒瑞行 江苏快3了 北京股票开户 上海快三所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