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雅……

    默默念出她的名字,讓陳歌隱約有些不安的是,他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扭頭朝身后看了一眼,夜色漆黑,周圍沒有一點亮光,所以他根本看不見自己的影子。

    “你在干什么?”男人發現陳歌行為舉止有些奇怪,低聲說道:“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我是第一次聽到自殺干預接線員這個職業,你們需要每天做什么?”陳歌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他立刻調整好狀態,岔開話題。

    “全球每年近百萬人自殺,這個數目遠遠超過兇殺,但這一話題常常因為恥辱和沉默,很少走進公眾視野,其實我們更應該做的是去正視它,當一個人出現自殺傾向時,就及時去幫助他,治愈他。而不是用那種不理解的目光去責怪他,孤立他。”

    “沒有人會笨到看輕生命,當一個人真的被逼到那種地步時,他所承受的痛苦只有自己能明白。”

    男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東西,他望著無邊無際的夜空:“我是一名自殺干預接線員,我每天要做的工作就是,向那些走到了深淵旁邊的人伸出自己的手,告訴他們這世界上有人愿意幫他,我無法把他們拖拽出深淵,但我可以告訴他們世界上還有很美的東西。”

    “那個號碼就是自殺干預熱線?”陳歌點了點頭:“怪不得前面幾個人跟我說話的語氣那么奇怪。”

    “他們那不是奇怪,如果你遭遇了他們曾經遭遇的事情,恐怕也會和他們一樣。”男人回頭看了陳歌一眼:“事實上,那些懷著必死信念的人很少會撥打我們的求助熱線。選擇在生命的最后撥通自殺干預熱線的人,他們內心深處,其實還保留著一絲對這世界的熱愛。他們的格格不入,他們種種奇怪的表現,其實也是在向身邊的人求助。”

    “求助?”

    “沒錯,自殺不是一個短暫促成的臨時性舉動,各種原因在很早的時候就會埋下,那些不好的情緒和事情積蓄在心中,然后突然在某一天,因為某一個點被觸發,那一瞬間人被會負面情緒淹沒。很多自殺其實早有預兆,但是身邊的人卻很少會察覺,如果他們能早一點發現,做出改變,悲劇完全能夠避免。”

    男人外衣上血色在慢慢消退,他左臉上的血色紋身顏色也在變淡。

    陳歌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之前他見過的所有紅衣,不管在什么時候,那血紅色外衣都不會改變,眼前這個紅衣似乎和其他紅衣有些不一樣。

    男人并不在意陳歌的目光,他應該只是想要找個人說說話:“我聽過很多自殺的理由,廠子破產,為了東山再起,欠下了巨額高利貸。走投無路了,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仍舊不敢回家,當時我接通那個電話的時候,聽到那個四五十歲的男人一直在哭,他唯一的心愿是看看自己孩子。類似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每到夜深的時候,人總會變得更加脆弱,凌晨十二點到凌晨三點是我們最忙碌的時段,我第一次救助失敗也是在那個時候。”

    鐵軌橫在中間,男人和陳歌很有默契的保持著距離。

    “你還記得自己第一個打通的電話嗎?”

    “有印象。”

    “那個作家生前曾給我打過電話,我聽出了他語氣中的瘋狂,但是我低估了他的決心。我本以為他只是想要找人傾訴,因為他的聲音真的很冷靜,在和他對話的過程中我感受不到他有一絲異常,只是很普通的情緒低落而已。”男人在說這話的時候,他半邊臉上的血色紋身出現輕微變化,一根根血絲交織,慢慢勾勒出了另外一個人的面孔。

    “我記得很清楚,那是我第一次干預失敗,直到現在我甚至都還能把我和他之間的對話去全部背出來。”男人的聲音有些痛苦:“我是在第二天的報紙上看到他的,很后悔,他把最后的希望交給了我,但是我卻將其忽視,那個悲劇我也有責任。”

    “從那開始,我和人交談時會更加的小心,但情況卻并沒有好轉。”

    “一個月后的某一天,我再次干預失敗,那天是那個人三十歲生日。他特意選擇了這一天,穿著工作服,在曾經最留念的地方告別。”男人說的應該是患有大雄胖虎綜合征的病人,陳歌能從對方語氣中聽出一絲痛苦。

    “活生生的人命在眼前消失,我分明是有機會的。”男人側臉上的血色紋身又一次發生變化,陳歌發現他每說道一個人,臉上的血色紋身就會變化一次,以他和厲鬼打交道的經驗來看,那些自殺之人的執念似乎是進入了男人的身體當中。換句話來說,也可能是男人以一己之力,扛起了電話那邊所有自殺者的執念。

    “第三次干預失敗就在第二天,我原本是準備親自去看看上一位自殺者的。”男人語調第一次出現了變化:“他真的是一個很善良的人,我曾詢問過他,在生命的最后時刻有沒有什么心愿。他給我的回答是,他擔心死在房東家會導致房東的房子租不出去,所以特意跑到了其他地方,他已經把水電費和欠的房租放在了行李箱上,但是他沒有一個朋友,所以希望我能將通知一下房東,把水電費交給房東。”

    “我那天和他聊了很多,直到他睡著,我應該報警的,可是我連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還沒從上一個自殺者的事情中擺脫出來,我又遇到了另一位自殺者。”

    “他患有癌癥,飽受病痛折磨,和其他自殺者不同,這一位是在白天給我打的電話,他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男人說到這里,又一次看向陳歌:“我的工作是把一個人從死亡的泥潭里拽出,但在那一天,我并沒有去做這樣的事情。也許是因為精神壓力太大,也許是因為連續受到了刺激,我沒有去勸說他擁抱生命,而是尊重了他的選擇。”

    男人每提到一位自殺者,他側臉的血色紋身就會出現一次變化。

    “我沒有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可我做錯了嗎?”

    男人神情更加茫然:“我們那里所有的通話記錄都會被保存,我的那通電話也不例外,但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在他出事后不久,我和他之間的最后那次通話被人公開了。”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快乐8怎么玩才赢钱 20选5预测推荐 精选七尾中特 新东方股票代码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好玩的棋牌游戏排行 开元棋牌游戏大厅下载安装 体育彩票七位数怎么玩 好运彩3技巧 股票跌涨 长沙麻将攻略 急速赛车彩票公式 福彩东方6加1机选 cctv德甲直播表 富贵乐园手机版 四肖期期中准949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