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604章 不速之客
        “午夜凌晨之前進入隧道深處,這個深處指的是隧道最里面嗎?”任務要求十分籠統,陳歌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試煉任務如果失敗,任務對應的場景將永遠無法解鎖,所以陳歌不敢冒險:“只能盡量往隧道里面走了,能走多遠就走多遠。”

    關于白龍洞隧道的資料陳歌之前已經找過,網絡上能搜到的信息,大多和車禍女鬼有關。

    也就是說人們只知道白龍洞里有一個會搭乘過往車輛的女鬼,其他的像蜘蛛陰影,古怪的呼吸聲,和它們有關的東西網上根本找不到。

    “趁著天還沒完全黑,先過去看看吧。”白龍洞隧道因為出現過多次車禍,市里的專家也研究過,多次封停改建,可奇怪的是無論專家們作出怎樣的修改,只要一通車,事故仍會出現,最后也是沒辦法了只好將整條隧道封停。

    網上說隧道前后大改過三次,小的改動不計其數,還有人建議在墻壁里混黑狗血,墻角埋黑驢蹄子,可惜都沒有用處。

    隧道內部情況比較復雜,陳歌也不敢大意。

    背上包,鎖好鬼屋門,陳歌匆匆離開新世紀樂園,打車前往東郊白龍洞隧道。

    有過之前的經驗,陳歌這回都沒敢和司機直說要去白龍洞,而是很委婉的讓他開到白龍洞附近的一個叉路口。

    白龍洞修建最初的目的是連通九江和新海市,成為新的交通樞紐。

    東郊被大江和群山包裹,想要帶活東郊經濟,必須要打開一條路,可這條路卻經常出問題。

    有九江當地的老人說,九江人杰地靈,九條大江呈現九龍戲珠風水局,在東郊的群山里鑿開一條路,可能會泄了九江的靈氣,所以那條路上怪事不斷。

    這個說法一開始沒人信,后來發生了太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上面這才改變想法,封停白龍洞。

    夜色籠罩九江,越往東郊開,馬路上的車輛就越少,周圍的高層建筑也少了許多,房屋顯得有些破舊。

    橫穿老城區,司機很是熱情,一路上跟陳歌東拉西扯、說個不停。

    白龍洞隧道在郊區邊緣,司機還沒開到地方,路上已經一輛車都看不到了。

    窄了許多的馬路上,每隔很遠才能看見一個路燈,可能是因為這條路人煙稀少的緣故,道路維護很不到位,路面上經常會看到一些雜物,路邊上的路燈也有很多是損壞的。

    “我就討厭往東郊這邊開,當地人十分排外,經常把一些東西扔到馬路上,遇到像我這樣的老司機還好說,換個小年輕過來,很容易出現事故。”司機隨口抱怨。

    “那些東西可不一定是當地人扔的。”陳歌來東郊邊緣很多次,這地方給他一種奇特的感覺——拒絕活人靠近。

    出租車距離白龍洞隧道越來越近,兩邊也越來越荒涼,建筑被一望無際的樹木替代,偶爾才能一兩棟民房。

    “就在這里停吧。”陳歌也不想為難出租車司機,他決定自己多花些時間走過去,反正現在還早。

    “你確定?這地方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連個人影都沒有。”司機嘴里在勸說,手卻把微信掃碼的牌子遞給了陳歌。

    陳歌也知道對方可能只是客套,掃碼付款,可就在他準備下車的時候,坐在主駕駛位上的司機突然說了句話:“那怎么有個女的?”

    順著司機的目光看去,陳歌發現馬路左側一棟破舊的民房前面蹲著一個女人。

    她只有一只腳穿著鞋子,裙邊被扯破,蹲在民房前面,低垂著頭,似乎在尋找什么東西。

    司機打開車窗,把頭伸出車外。

    那女的身體瘦弱,手臂纖細,黃白相間的裙子皺皺巴巴,似乎被人用力揉搓過。

    “喂!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司機沒有征求陳歌的意見,直接開口。

    路邊的女人聽到司機的話,慢慢抬起頭,黑發滑落,露出了一張蒼白的臉。

    她長相一般,但俗話說一白遮百丑,她給人一種特殊的美感。

    女人沒有說話,慢慢站起身,一言不發,徑直朝出租車走來。

    裙子底部被扯破,滿是灰塵和枯萎的樹葉,鞋子只有一只,小腿上還有傷口,不過有些奇怪的是,她身上所有的傷口都沒有鮮血滲出。

    “這姑娘是不是精神有問題。”正常人在路邊遇到這樣的情況,很少會往鬼怪身上聯想,司機也不例外。

    “啪!”

    車窗被拍動,就是一愣神的功夫,女人已經走到了出租車旁邊,她面無表情盯著司機,手掌連續不停的拍擊車窗。

    如果一個人走夜路被人這樣拍車窗肯定會心里犯怵,但司機的表現卻有些反常,他沖著車窗外的女人笑了笑,仿佛自言自語一般說道:“沒事,不要害怕,我送你回家。”

    說著他就打開了車門,女人順勢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什么情況?”陳歌自己坐在后排,看向出租車前面。

    女人上車后就低下了頭,一句話也沒說,但是司機卻一個人說個不停,仿佛在跟空氣對話,看著非常詭異。

    “你結過婚了啊?”

    “家暴這種事我是零容忍的,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絕對不能姑息。”

    “我能理解你離家出走,太可憐了。”

    “你要去你父母家嗎?好的,沒問題。”

    最后陳歌實在看不下去,他拿出背包里的圓珠筆,在印有二維碼的紙牌背面下了一句話——那個女人有問題。

    寫完后,他將牌子遞給司機:“師傅,這二維碼掃不出來!你看看是不是牌子上有缺損?”

    “沒問題啊?”司機拿著牌子瞅了半天,就是不往紙牌背后看:“要不用支付寶吧?”

    說完他又摸出一張牌子,遞給陳歌。

    沒有去接牌子,陳歌朝副駕駛看了一眼:“你準備送這姑娘回家嗎?她家在哪?說不定我們順路,你送她一個人是白送,搭上我一起,我還給你車錢。”

    司機一想是這么個道理:“她住在附近的村子里,還要往前走,那邊更荒涼了,你們應該不順路吧?”

    “巧了,我也正好要往那邊走,你只管開,到時候讓我和她一起下車就行了。”陳歌拉開背包拉鎖,把手伸了進去。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新快三开奖结果 幸运28技巧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一定牛 哪些是蓝筹股 陕西快乐10开奖结果 股票最少多少钱可以开户 福彩3d字谜 河北11选5有什么规律 河南快三分布走势图 147股票配资公司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爱彩乐开奖记录 炒股交易平台软件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今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七星彩走势图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