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660章 哪有那么復雜?
    陳歌知道范聰居住的小區有些年頭了,但是他沒想到這小區以前竟然是一個醫院的家屬院,更沒想到荔灣鎮以前還有過一個專門治療傳染病的醫院。

    “我也是聽一些原住民說的。”紋身男似乎是擔心陳歌誤會,趕緊解釋:“在荔灣鎮的門還沒有打開的時候,這地方已經很不正常了。如果你們當中有在東郊居住過的,應該知道,老一輩的人根本不往荔灣鎮去,總說這地方不干凈。其實他們所說的不干凈有兩種意思,一是這小鎮爆發過嚴重傳染病,二是出現過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個傳染病醫院現在還能找到嗎?”陳歌站在一號樓前面,隨口問道。

    “你這人也是蠻奇怪的,越是危險的地方,我怎么感覺你越是好奇?”紋身男想了一會,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具體的位置,據說那醫院后來被推平,連地基都毀了,直接挖到了底,然后將整棟樓掩埋了起來。”

    “埋樓?一磚一瓦都不能亂丟嗎?”陳歌回過頭,看向紋身男:“這么大的事,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你知道荔灣鎮當初爆發的是什么傳染病嗎?”

    “我也不清楚?有人說是麻風病,還有人說是天花的變種,信息支離破碎,我知道的、可以確定的只有兩條,這個傳染病除了可以通過空氣傳播外,還可以通過飲用水傳播,而且感染率比空氣傳播高出好幾倍;第二點就是,首例病患是一個小孩,至于男孩還是女孩現在已經弄不清楚了。”

    “可以通過水傳播?首位患者是個孩子?”陳歌忽然想起了東崗水庫,還有水庫底部的那個大洞,以及修建在水庫旁邊的東郊自來水廠,自己和影子第一次交手就是在水廠里:“影子在打自來水廠的主意?”

    陳歌腦海里的那條線越來越清晰了:“東崗水庫地洞里藏著一個怪物,水廠又是通過凈化水庫的水,供給整個東郊,如果影子把某種東西混在了水廠里,那整個東郊的人都會不知不覺中招。”

    后面的話陳歌沒有說出來,他已經大概明白影子想要干什么了。

    影子由龐大到不可思議的負面情緒和絕望組成,他想要出生變為人幾乎不可能,沒有人能將他孕育出來,所以這家伙想到了種種。

    將自己種到另一個孩子身上,然后用整個東郊來供養。

    具體的操作方法,陳歌現在還不清楚,但他心里明白,影子的棋局要比自己之前想的大很多。

    “冥胎是四星場景,四星任務到底是什么樣的?會波及整個東郊?”陳歌沒有完成過四星任務,他只知道自己為了解鎖通靈鬼校任務,連續做了數個前置任務,這才獲得了進行通靈鬼校任務的資格。

    冥胎是四星場景,那個詛咒醫院任務也是四星場景,更巧合的是,陳歌剛才從紋身男口中得知,荔灣鎮傳染病醫院重要科室差拆分之后,有一部分醫生并入了新海的某家醫院,而他說的那個名字正好和陳歌之前在醫院小男孩病號服上看到的名字相似。

    黑色手機上更新出的這兩個全新四星場景,似乎相互之間也有聯系,這讓陳歌更加頭疼了,他感覺所有線索都纏在了一起,在他腦海里系了個死結。

    “四星任務太過危險,就算有張雅在也不保險,這個三星半難度的任務一定要好好利用!只要能抓住影子,就能從他嘴里逼問出所有真相!”

    通過復雜多變的局勢,一眼洞察到事情的本質,這是陳歌現在還不具有的能力,所以他決定用自己的方法來查找真相。

    “不需要那么麻煩,這一切都可以變得簡單!”陳歌獲得黑色手機到現在也沒有多長時間,但他的成長速度非常驚人,只不過和黑色手機期待的方向似乎不同,陳歌在一條誰都說不清楚的道路上狂奔,而且走的意外順暢。

    “影子剛才那句話說自己藏在我們當中,那我就把這里的所有人緊緊看住,活要見人,死我會帶走尸體,真不行我就是把荔灣鎮翻個底朝天,我就不信找不到他!”

    如果說影子是擅長心理戰的大師,但陳歌就是另一個極端,他們擁有相似的外形,性格上也有一些相似,但是在遇到事情后的處理方式卻完全不同。

    “別耽誤時間了,全都跟我來!”陳歌從背包中取出碎顱錘,然后按下復讀機開關。

    他非常冷靜,荔灣鎮只是三星半難度的任務,其中一大部分小的場景還被自己逐個攻破,擁有在小布游戲中獲得的攻略,這次任務的難度已經降到了最低,他決定不再繼續隱藏下去了。

    在內心呼喚張雅的名字,身后的影子蕩起漣漪,就像一個正在梳理打扮的女人回頭看了一眼。

    “今天的你,似乎比以前更加特別了。”

    陳歌單手拖著碎顱錘進入樓道當中,他腳步堅定,每一步邁出,都有奇怪的聲音在他四周響起,似乎他周圍聚滿了人。

    “你小心點啊!”紋身男停在樓道口,他手臂上那五個女人頭顱在哭喊,似乎掙扎著想要逃離他的身體,這是之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那些被冥胎害死的女人都不愿意靠近,這樓里肯定藏有很危險的東西,可是通往外界的門也在這樓里……”

    “別猶豫了,既然你選擇相信他,那就一直跟著他走吧。”剪刀帥氣的舔了舔嘴角的傷口,他從紋身男身上學到了,如何才能把自己偽裝的更像一個變態殺人狂。

    “他看著不怎么靠譜,但關鍵時刻還是很值得信賴的。”醉漢背著醫生也進入樓道。

    看到有人進去,紋身男狠了狠心,用手遮住那五張人臉紋身跟著沖進了樓道。

    “我們也要過去嗎?”賈明不敢看李政,他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但是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他已經開始征求李政的意見了,這是剛進荔灣鎮時沒有過的。

    “一起吧,我還有東西要問陳歌。”李政和賈明也進入樓道,血霧愈發濃郁,一個臉上保持著笑臉的男人在外面停留了很久,最后也走了進去。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浙江省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快三今日开奖号码 看今晚的四不像图+正版 鼎牛配资官网 福建快3和值 街机电玩捕鱼可以下分 免费湖南麻将 二尾中特王 网址谁有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快3官网app 股票入门怎么玩 六台宝典图库免费资料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 武汉麻将技巧十句口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风采 网上赚钱团队真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