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669章 亡命追擊
        影子后撤,朝著荔灣鎮外圍逃竄,高醫生承受了全部詛咒,狀態不是很穩定。

    血霧四散,小布身上的紅衣愈發鮮艷,她歪頭打量著陳歌,似乎跟著這個人運氣也會變好。

    “快走!”

    陳歌提著兩個大包,甩開腿狂奔,倒是苦了范聰,他本身就很胖,這回是徹底豁出命來了。

    “你們等等我!”范聰捂心臟,他覺得命運有時候真的十分玄妙,自己上一次這樣狂奔還是在陳歌的鬼屋里,這第二次逃命竟然會和陳歌本人一起。

    “千萬別停下!我去給你找車!”陳歌沿著馬路跑了半天也沒看到有能用的交通工具,最后沒辦法只好對旁邊的小布說:“等會醫生追過來后,你就先帶著范聰找個地方躲藏,我去把醫生引開,不過你倆不要離我太遠,除掉影子還需要依靠你的力量。”

    陳歌已經跑出去了很遠,半邊身體都開始溶解的高醫生這才有所動作。

    鎖鏈橫穿血霧,和周圍的建筑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陳歌……”

    血紅色的雙眸盯著遠去的陳歌和影子,可能他也在疑惑,為何這兩道身影如此的相似?

    整個荔灣鎮這么多年積攢下的詛咒,幾乎全部涌入了高醫生的身體,他體內不斷流出黑紅色的血液,那些血液當中夾雜著黑色和灰色的雜質,如果靠得足夠近,還能聽見雜質當中有東西在哀嚎。

    看到高醫生現在的樣子,陳歌也是一陣后怕:“影子的底牌果真恐怖,要是高醫生沒有出現,那承受這么多詛咒的恐怕就是我和所有員工了。到時候就算能干掉影子,我的員工恐怕也會失去一大半。”

    每個厲鬼能消化的詛咒是有限的,超出極限,厲鬼本身就會變成新的詛咒,并且在消化詛咒的時候,他們心底的負面情緒也可能會被引動,根本無法在鬼屋里接待游客。

    沒有了演員,陳歌只能暫停掉恐怖屋里所有地下場景。

    鬼屋沒辦法正常營業,新世紀樂園肯定會受到影響,在虛擬未來樂園開業的緊要關頭,這說不定會成為壓垮新世紀樂園的最后一根稻草。

    別看現在一切都在慢慢變好,實際上其中的困難只有陳歌自己知道,稍不注意,之前付出的全部努力都會白費。

    “影子主動撤退,趕往冥樓,說明童童他們拿了影子很看重的東西,這對我來說也算是一個好消息。”

    能給影子添堵的事,陳歌就覺得是好事。

    身后高醫生已經追來,不過對方現在的狀態很奇怪,陳歌也不知道高醫生為什么對自己緊追不舍:“當初他自殺的時候,大家不是已經說清楚了嗎?我還答應幫助他照顧高汝雪來著。”

    高醫生本就喪失理智,現在又被詛咒纏身,陳歌哪還敢停下來跟他對話。

    “不管了,全都弄到冥樓去,就算真打起來,也要把冥樓給毀掉,不能讓影子的計劃得逞。”

    在陳歌的帶領下,高醫生和小布都朝著冥樓移動,看到這一幕的影子差點被氣死。

    他知道陳歌在荔灣鎮,但是沒想到高醫生真正要找的人就是陳歌。

    察覺到一股濃濃的惡意,陳歌看向遠處,影子在和他不遠的另一條街上。

    指了指身后,陳歌朝影子比了個手勢:“沒錯,就是我把他引過來的。”

    影子恨得牙根直癢,但是他知道陳歌擁有紅衣保護,沒辦法在短時間內解決掉陳歌,干脆眼不見心不煩,加快速度趕往冥樓。

    “看來童童他們確實給影子弄了個大麻煩。”陳歌示意小布和范聰一起,自己全力沖擊,朝影子追去。

    很快,荔灣鎮街道上出現了詭異一幕。

    作為幕后黑手的影子被一個提著包的活人追趕,再后面則跟著一個紅衣瘋子,最后面是一個氣喘吁吁的胖子和一個手腳全無的小女孩。

    影子心里著急冥樓的事情,此時也顧不上去管陳歌,看起來倒像是陳歌主動追著他到處跑。

    冥樓就在荔灣鎮外面的明陽小區當中,當陳歌走到荔灣鎮邊緣的時候,他能明顯感覺到血霧變得濃郁了。

    “小鎮外面的血霧和小鎮當中的霧氣似乎有些不同,里面好像多了一些什么東西。”用心去感受,在西邊好像有人在呼喊陳歌的名字,新世紀樂園大致就在那個方向。

    影子沒有給陳歌更多思考的時間,他穿過無人的馬路,一頭撞入小區當中。

    血霧遮住了他的身影,影子就這樣消失在了陳歌眼前。

    影子不見了,但是高醫生還追在陳歌身后,他要想辦法轉移高醫生的注意力才行。

    陳歌回頭看去,高醫生的一只眼睛已經變成了黑紅色,無數的黑色絲線和血絲纏繞在一起,然后化為黑灰色的血流出。

    “高醫生給的狀態越來越不對了,小布曾說過,厲鬼承受過量的詛咒后會被同化,越是厲害的厲鬼,最后變成的詛咒就會越恐怖!如果高醫生被厲鬼同化,這個最接近紅衣之上的厲鬼會變成怎樣一個詛咒?”

    “不等拖下去了!”陳歌把手伸進背包,高喊閆大年的名字:“能不能感知到老周的位置?快!”

    老周在閆大年的漫畫冊里生活了很多年,他們之間關系非常好,陳歌也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喊出了閆大年的名字。

    紅衣的壓迫感讓人窒息,知道事情急迫,背包當中的漫畫冊自己翻動了起來,然后一只纏滿了透明膠帶的圓珠筆在空白頁上畫出了一幅畫。

    老周和門楠躲在某個房間當中,旁邊的窗戶正好能夠看到荔灣鎮外面的車站。

    “這個角度?”陳歌仰頭掃視明陽小區的四棟大樓,最后沖向了最左邊的那棟,他當初和顏隊一起進入過這棟樓,曾在這棟樓某一個房間的窗口看到過車站。

    關鍵時刻,筆仙和閆大年合作,給了陳歌重要提示。

    喚出許音,陳歌直接跑進樓道當中。

    “老周!門楠!”他高聲呼喊,但是一開口卻發現情況不對,這樓道里的場景和他現實當中看過的景象完全不同!

    現實當中的明陽小區是一個爛尾樓,連窗戶都沒裝,地面也是未處理過的水泥。

    可現在出現在陳歌眼前的是,干凈的地面,粉刷過的墻壁,樓道里甚至還安裝了照明用的燈具。

    “小布推開的門在荔灣鎮,這里她還影響不到,所以明陽小區肯定不是根據她的記憶編織成的,那這里為什么會和現實當中存在這么大的反差?”如果不是高醫生追在后面,陳歌無論如何都不會進入這么詭異的地方。

    門后世界依托現實,是現實當中那些噩夢的具現。

    仔細觀看,他發現墻壁上還畫有各種各樣的圖案,有小人,有動物,還有各種玩具。

    “這些東西看起來像是孩子們畫的,好奇怪啊!為什么這地方給我一種當初進入九江兒童福利院的感覺?”

    老周和門楠沒有回應,高醫生就在后面,陳歌也不敢上樓,他當心到時候后路被高醫生阻斷。

    “只在一樓、二樓看看。”

    以陳歌現在的身體素質,從二樓跳下來,只要多注點意,也不會受傷,但是三樓就不一定了。

    “高醫生距離我還比較遠,他速度在變慢,現在仍舊占據主動,影子離開荔灣鎮后,能明顯感覺到小布在變強,她身上的紅衣愈發鮮艷了。”

    陳歌一邊呼喊門楠和老周的名字,一邊朝里面沖,看見閉合的房門,他也沒多想,抬手就是一錘。

    門板被錘開,門后的畫面讓陳歌很是驚訝。

    沒有鬼怪,也沒有任何殘忍的場景,只有幾個年幼的孩子在畫畫。

    他們眼神單純,甚至不知憎惡和痛苦為何物,只是抓著手中的畫筆,茫然的看著陳歌。

    這些孩子就像是一張張白紙,陳歌這不是在夸獎他們單純,而是覺得他們似乎缺失了很重要的東西,失去了靈性,不再是人,而是長得像人的木偶。

    屋子外面突然闖進來一個手持兇器的“暴徒”,他們卻沒有情緒波動,呆滯的握著畫筆,直愣愣的望著陳歌。

    “一定是影子干的好事!”

    陳歌早就是聽說明陽小區其實是為鬼修建的陰間小區,他一開始覺得住在這里的都是孤魂野鬼,現在他才發現自己還是太單純了,影子哪會好心讓孤魂野鬼入住,所有住在這小區里的,都是對他來說具有利用價值的小孩。

    “你們剛才有沒有看到什么人進來?”對于陳歌的問題,那些孩子沒有任何反應,他們呆呆的看了陳歌一會,然后拿起畫筆又繼續去做自己的事情。

    他們每個人的記憶似乎都被剝奪,腦海當中只留下了一些很簡單的畫面,而他們存在的意義就是用手中的筆,不斷去描繪那些簡單的畫面。

    陳歌連續找了幾個房間,里面全都是這樣的孩子。

    “現實當中明陽小區里有很多人偶娃娃的碎片,現在想想,那些人偶娃娃其實對應的就是一個個活人。”

    沒有耽誤時間,陳歌來到二樓,在開門的過程中他不忘朝著樓上高喊門楠的名字。

    “筆仙畫的場景我在這棟樓里看到過,門楠和老周肯定在這棟樓當中,可是他們為什么不回我話?就算是遇到了危險,也不至于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吧?”

    童童發來的短信是在求救,陳歌知道門楠他們肯定遇到了問題,但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么復雜。

    陳歌錘開二樓的門,里面仍舊全都是孩子:“小布的手和腿藏在高層,現在高醫生快要過來了,我冒然上去可能會被影子和高醫生兩面夾擊。”

    在他猶豫的時候,四樓處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陳歌!救我!救救我!”

    荔灣鎮里知道陳歌真名的人沒有幾個,陳歌抬頭看去,發現賈明頭伸出樓梯臺階,身體幾乎要掉落下來。

    他表情極度痛苦,雙眼通紅,似乎快要撐破眼眶:“救救我!他們都在這里!”

    “別上來!陳歌!馬上離開這棟樓!把這里的一切告訴顏隊!記住!一定要告訴顏隊!”賈明開口的時候,另外一個聲音出現了,這個聲音陳歌非常熟悉,正是李隊。

    “你想死,不要拉上我!陳歌!他們都在這里!帶我們走!救救我們!”賈明似乎正忍受著無法形容的痛苦,他身體拼命往外伸,陳歌能看到他手腕上拷著手銬,而手銬的另一邊拷在李政手腕上。

    李政、賈明、剪刀他們幾個,在明陽小區里失蹤,現在他們又莫名其妙出現,這引起了陳歌懷疑。

    如果是平時他肯定會觀望一會再做出決定,但這次情況實在是太特殊了。

    高醫生就在身后,馬上就會過來,他沒有多少思考的時間,身體本能的就朝樓上跑去。

    賈明的死活他可以不管,但李隊他必須要救。

    很早以前,陳歌在芳華苑小區第一次和怪談協會交手時,這位警察幫了自己大忙,千鈞一發之際為自己爭取到了時間。

    陳歌自問不是好人,但誰對他好,他全都記在心里。

    “李政剛才提到了顏隊,為什么要把這里的所有東西都告訴顏隊?他的身份真的不一般嗎?”

    跑到四樓,陳歌看見李政和賈明手腳被捆,幾個孩子正抓著他們往樓道中間的空隙推。

    那些孩子一看見陳歌上來,立刻散開。

    “到底是怎么回事?”弄開繩索,陳歌抓著李政朝樓下走,他這邊剛問出口,樓頂上就又傳來了異響。

    抬頭看去,剪刀、醉漢和醫生半邊身體被推出了樓梯扶手,幾個孩子正抓著他們的腿。

    這三個人都在七樓,距離他們說遠不遠,說近又不近。

    “影子這是在逼我上樓?”陳歌立刻明白了影子的意圖。

    “不要管我們!你先出去!這是個陰謀!”醉漢高聲叫喊,聲音聽著還頗為壯烈。

    “影子只有一道,他沒辦法同時控制這么多人……”

    陳歌思考的時候,大樓外面傳來嘭一聲響,一條滿是人臉的鎖鏈重重甩在了住宅樓外面的墻壁上。

    “高醫生過來了。”

    握緊雙拳,陳歌喚出許音,讓他拿著宣傳單先去另外一棟樓,引開高醫生。

    “你以為除了許音,我就沒有其他紅衣了嗎?”陳歌取出碎顱錘,再也沒有顧忌,全力朝樓頂跑去:“干掉你,然后我再去和高醫生敘舊。”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正规靠谱的彩票app 上海十一选五今日开奖 赢嘉策略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布 在线配资融资 重庆快乐10分号码预测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福建31选7开奖 河南快三复式中奖奖金 pk10赛车345678方案 好彩1计划 金点子股票软件 湖北省体彩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配资给股 必中波色单双中特 幸运28北京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