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674章 恐怖的高醫生
    高醫生雙臂伸開,血紅色的夜空下,他似乎變得更加興奮了。

    一條條鎖鏈從他的衣服下伸出,它們既是他的攻擊手段,同時也是對他自己的一種束縛。

    沒人知道高醫生身上發生過什么,那些鎖鏈似乎是他在清醒時主動捆在自己身上,象征著絕望和負面情緒,代表著所有因他而死的活人和惡鬼。

    鎖鏈束縛住了所有被他殺死的人,但同時也束縛了他自己。

    隨著越來越多的鎖鏈從他身體當中涌出,高醫生就像是解開了一層層禁錮,一股極為可怕的氣息散發而出。

    黑色的血落在地上,混雜著詛咒,化為一條條血絲。

    一端延伸到高醫生腳下,一端連接著這個門后的世界。

    鮮血浸濕的白大褂被夜風吹開,高醫生的身體下面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好香的氣味,好想將他塞進我的身體!吃掉他!吃掉他!吃掉他!”

    女人的聲音混雜其中,高醫生腹部長著另外一張臉,五官傾斜,雙眼之中滿是貪婪。

    “閉嘴!”聽到女人的聲音,高醫生伸手狠狠刺入自己身體當中,鮮血淋漓,順著鎖鏈滑落。

    “從未吃過的食物,這是我沒有吃過的東西!”

    “不是你,是我!”

    “吃掉他吧!”

    一個個陌生的聲音從高醫生身體當中傳出,一張張臉長在高醫生的身上,他們似乎和高醫生融合在了一起。

    “閉嘴!閉嘴!我讓你們閉嘴!”鮮血橫流,由內而外,高醫生身上的白大概被染的鮮紅,他的身體也在這幾乎自虐的攻擊下不斷變得扭曲。

    原本遇到陳歌時安靜下來的高醫生再次狂暴,他身上的鎖鏈似乎就是為了用來禁錮那一張張臉,隨著鎖鏈掉落,一張張不同的臉借助他的身體,開始訴說自己的欲望。

    黑夜流淌,傷口之下,那女人頂著傷疤依舊在狂笑。

    這張臉其實陳歌以前見過,他曾在地下尸庫那個貼滿怪談協會受害者照片的房間里,見過這個女人,她就是被怪談協會殺死的人之一。

    在負面情緒的影響下,她成為了高醫生的負擔之一,或者說她成了高醫生背負的一部分。

    不同的聲音從高醫生血衣下傳出,陳歌不敢想象高醫生白大褂下的身體,他只能遠遠看著高醫生雙手瘋狂撕扯,可這根本改變不了什么。

    在一個個聲音詛咒、謾罵和刺激下,高醫生慢慢停止動作,他臉上的表情逐漸和身體上那些人臉一致,嘴角朝兩邊裂開,一只眼流淚,一只眼流血,帶著狂笑沖向影子!

    他是無差別進攻,張雅的黑發礙事,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將其撕碎。

    “禁錮,轉化,鎮壓,同時擁有三種特性的厲鬼。”影子用自己的身體來供給胸口的嬰兒,他會越來越強,直到強到巔峰,然后崩碎瓦解:“荔灣鎮和冥樓里埋藏有冥胎的秘密,就算無法重新掌控這里,也一定要徹底毀了這里。”

    沒有躲閃和后退,后肢半弓,影子逆勢前沖,撞向高醫生。

    影子的五官在模糊,嬰兒的臉愈發清晰,遠處的陳歌使用陰瞳,他將那孩子的臉型牢牢記在心底。

    沒有任何前戲和鋪墊,在高醫生和影子接觸的一瞬間,戰斗就達到頂峰。

    慘烈兩字已經無法形容,他們似乎都不知道防御是什么,只有進攻,不斷的進攻。

    詛咒化為尖錐,刺入高醫生身體,一張張人臉被洞穿,尖嚎和狂笑同時從高醫生身上發出。

    鎖鏈纏繞,硬扛著詛咒,歇斯底里的高醫生周身血絲如同綻放的彼岸花,他渾身帶著一股很難形容的死意,抓住了影子。

    周圍的的血液變為鎖鏈,纏上影子的身體。

    地面上,整片天臺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血染紅,一條條鎖鏈從血跡中鉆出,如同饑餓的巨蟒咬向影子。

    一瞬間,數以百計鎖鏈刺入影子身體,將他整個人洞穿,固定在天臺之上。

    “紅衣之上究竟是什么味道?”

    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容,高醫生一口咬向影子!

    滿嘴都是詛咒,高醫生已經瘋了,這個紅衣連詛咒都要一口一口吞進肚子里。

    “鎖鏈代表禁錮,自身擁有鎮壓,體內還隱藏著轉化的能力,你很強。”嬰兒的嘴巴在蠕動,無數的詛咒在鎖鏈上燃燒,影子的身體開始消融,從高醫生布下天羅地網中逃出。

    高醫生還未解開所有鎖鏈,他的實力讓影子忌憚,怪談協會四個字這次他終于牢記在心里。

    “他的弱點是胸口的嬰兒!所有詛咒都在保護那個嬰兒!”旁觀者清,陳歌是現場最理智的人,他一眼就看出問題。

    “又是你?”在雙方交戰的時候,影子已經和陳歌拉近了距離,他對陳歌恨之入骨。

    鎖鏈擊打在身體上,同樣的招數想要再困住影子很難。

    他用一層層詛咒護住胸口的嬰兒,放棄了大部分防御,用一種奇特的方式前行,他想要用最短的時間沖到陳歌身前,殺掉這個可惡的活人。

    他不想再看見陳歌,他討厭關于那個人的一切,毀滅的欲望充斥著大腦。

    “我從來沒有害過你,也不知道你身上發生過的事情,有機會我更想好好和你聊聊,但很可惜,我們都明白彼此的危險性。”陳歌站在原地沒動,白秋林和隧道女鬼護在身前,他認真觀察著影子前進的軌跡。

    這種快速突進,同時又避開致命傷的進攻方式很值得陳歌學習。

    一樣的外形,但是對身體的運用,影子要超過陳歌許多。

    以前的他只會蠻力,經歷了這次任務后,陳歌意識到蠻力的局限性,他想要盡可能多的學習一些技巧,這樣在遇到危險時可以逃得更快,不會拖累大家。

    站在影子面前,學習影子的技巧,不是陳歌看淡了生死,而是因為張雅就在身邊。

    “還是張雅可靠,同樣都是紅衣,跟高醫生和影子比起來,張雅已經算是最正常的了。”

    手指慢慢握緊,一條條黑色的紋路在張雅的手臂浮現。

    慘白的肌膚,血紅的外衣,還有詭異的黑紋,一直以來面無表情的張雅,望著影子忽然露出了笑容。

    這一天對她來說格外具有紀念意義,作為現場的見證者,張雅想要把影子做成玩偶收藏起來。

    這就像參加婚禮時,把所有賓客做成人偶,然后就可以永久定格幸福了。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好运来彩票网址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情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网上什么赚钱 幸运飞艇愽彩平台出租 江西多乐彩规则 下载哈灵麻将棋牌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直最大遗漏 体彩快中彩玩法 微乐吉林长春棋牌长春麻将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表 上海11选5前三直 新三板股票代码 好彩1技巧 上海11选五500期走势图 街机捕鱼兑换现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