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689章 你個癟三算計我!(4000)
    荔灣私立醫院主色調為白色,是小鎮里最顯眼,同時也是最特殊的一棟建筑。

    拉開生銹的鐵門,漆黑的走廊上扔著發黃的病例單,隨便撿起一張,上面都寫著諸如絕癥、死亡、惡性傳染之類的字眼。

    玻璃窗戶被風吹動,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一間間病室的門全都打開著,似乎死去的病人已經回到了這里,隨時都有可能會出來。

    門框上殘留著指痕,墻壁上爬滿了不知名的植物,天花板大塊脫落,露出后面仿佛人臉一樣的奇怪花紋。

    這個醫院是小鎮當中最恐怖的場景之一,它正用自己獨特的姿態來歡迎所有體驗者。

    地板開裂,走在上面會發出聲音,在這一片死寂當中,一點點聲音都會讓人覺得非常恐怖。

    “那個叫做李旭的家伙去哪了?他們只比我們早十幾秒進來,怎么一眨眼就看不到人了?”王琰眼神凝重,他站在候診大廳當中看著左右兩條通道,想要通過地板上的碎屑來判斷那兩人的去向。

    可讓他意外的是,兩條通道里都有被人走過的痕跡,光腳印就有七八個。

    “除了我們,還有人在這棟建筑里。”王琰盯著地上的腳印,有些猶豫。

    他心里很清楚,這座鬼屋的演員都精通嚇人技巧,隨隨便便遇到一個,就能把人給逼瘋,而現在這建筑里可能有數個演員存在。

    “我們往哪邊走?”王琰的女朋友開口詢問,她打扮時尚清涼,此時身體在不自覺的發抖,也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單純覺得有點冷。

    “我記得李旭和男主播穿的都是運動鞋,從地上的鞋印來看,他們應該是往左邊走了,不過……”王琰低頭沉思。

    “不過什么?有話好好說完不行嗎?”張凰有些不耐煩,當人處于一個完全陌生環境中時,就會本能的開始煩躁不安。

    “你自己不會過來看?”王琰拿出手機照向地面,在左邊那條通道里有兩對并排的鞋印。

    “前面那對鞋印帶著運動鞋的底紋,后面那對鞋印卻沒有紋路,可以肯定跟在前面那個游客身后的,不是另外一個游客,而是其他東西。”王琰不是故意要嚇唬誰,他只是在說實話:“這兩對鞋印相差不過三十厘米,你們現在還看不出問題嗎?”

    王琰見張凰還不明白,干脆親自示范,他走到自己女朋友身后,站在距離自己女朋友三十厘米遠的地方:“游客在前面走著,他后面就這樣跟了一個陌生的東西,兩人一直走完了整條走廊。而且你們看地上的鞋印很規整,也就是說,直到最后,走在前面那人,都沒有發現自己身后三十厘米處還跟著一個‘人’。”

    “這鬼屋的員工還真狠啊。”張凰是第一次參觀鬼屋,他光是聽王琰的描述,就已經開始心虛了。

    “李旭和男主播應該是往左邊走了,左邊的鬼屋演員現在被李旭他們吸引,所以那條路應該是安全的。”王琰獨自朝左邊走去。

    王琰離開后,醫院大廳變得更加恐怖了,地上的病例單被陰風吹動,和地面剮蹭發出沙沙的聲音,這對第一次進入鬼屋參觀其他游客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

    “等等我。”王琰的女朋友和張凰也進入左邊走廊。

    明明沒有人觸碰,兩邊的病房門卻會自己發出聲響,那一個個黑洞洞的房間里可能隱藏著什么怪物。

    小心翼翼,王琰三人走的很慢,他們幾乎快要擠在一起。

    “這好像只是很普通的病室,只不過有些破舊,看起來像是很久沒有住人一樣。”病室內的布置非常真實,幾乎都快要讓人忽略了這是鬼屋布景。

    “你們小心點,他們這里的鬼屋演員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能夠悄無聲息的跟在游客身后,嚇人手段五花八門,不知什么時候就會中招。”

    危險可能來自各個方面,王琰他們除了要小心那些房門半開的病室,還要小心開裂墻壁和地板,甚至頭頂也不能放過。

    神經繃緊,這時候如果有人大叫一聲,估計都能把幾人嚇的夠嗆。

    短短十幾米遠的走廊,他們硬是走了一分多鐘,等來到樓梯拐角后,幾人才發現自己后背都已經濕透。

    “什么啊?這就完了?我還以為會有扮鬼的演員從房間里沖出來。”張凰松了口氣:“其實也沒有多恐怖,反倒是你最開始的那段分析讓我覺得挺瘆人的,你是不是故意想把恐怖的氣氛搞起來,然后好嚇唬我們?”

    這個體育特招生膽子確實要比普通人大,還有很關鍵的一點是,他不想讓自己表現的比王琰差勁。

    其實他打心里就看不起王琰,一個只知道悶著頭跟尸體打交道的法醫學院學生,沒情趣,長得普通,個子不高,家境也不好,簡直就是個完全看不到優點的人。

    想到這,張凰心中的恐懼散去了一些,他又瞟了王琰的女朋友一眼。

    王琰的女朋友是他高中同學,但是他高中的時候卻沒發現這個女孩學會打扮之后,竟然會變得這么好看。

    在網上看到她頭像后,張凰甚至都不敢相信那是她本人。

    聽到張凰的話,王琰有些生氣,自己好心分析,但收獲的卻是質疑,這樣的人不配得到幫助。

    壓下心中的不愉快,王琰雖說以前也是個暴脾氣,但是自從參觀了陳歌的鬼屋后,他身上的棱角就被磨掉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可能是因為見識過了真正的魔鬼,再看誰都長得慈眉善目了,也可能是因為當初在地下尸庫,自己一次次昏迷又被救醒,恍惚間聽到了九江法醫學院已故老教授的勸誡。

    反正現在的王琰已經和以前不同了,他成長了許多。

    面對張凰的一再挑釁,王琰并沒有和對方爭吵,他明白爭吵是一件很沒有意義的事情,他來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讓張凰在鬼屋獲得“快樂”,只要能達成目的,其他都無所謂。

    “你怎么不說話?心虛了嗎?”張凰以為自己看穿了王琰的想法:“來鬼屋這種地方,為了證明誰的膽子更大,你不覺得這很幼稚嗎?”

    點了點頭,王琰默默往前走。

    醫院的氣氛越來越詭異,李旭和男主播已經進來了很久,但是卻沒有聽到任何響動,連腳步聲都沒有,他們就好像直接消失了一樣。

    小鎮里的所有建筑都是通往地下的,荔灣私立醫院也例外,王琰看著向地下深處延伸的樓梯,產生了一個很古怪的想法——他們之所以沒有遇到鬼屋演員,很可能是因為那些演員想要把他們引到地下再動手,這樣做可以防止游客受到驚嚇后,直接跑出建筑。

    光線越來越暗,三人都更加小心。

    “下面有人!”就在他們走到地下一層和二層的轉角時,王琰的女朋友突然驚叫了一聲。

    “在哪?”王琰和張凰同時朝樓下看去。

    “就在地下二層欄桿旁邊!我看到了!是一雙灰色的腿!”

    王琰和張凰順著王琰女友手指的方向的看去,欄桿那里什么都沒有。

    “剛才還在那,刷一下就不見了。”王琰的女朋友往后退了幾步,從隊伍中間走到了最后。

    “估計是演員聽到我們的腳步聲了,他們提前埋伏在那,結果不小心被你看到了。”張凰開口安慰道。

    “好吧……等一下!”王琰的女朋友突然又指向王琰后背:“你肩膀那貼著什么東西!”

    “我?”王琰摸向自己后背,發現自己背上貼著一張病例單。

    這張病例單正面印著張黑白照片,背面歪歪斜斜寫著幾個字——來找我啊?

    “誰貼的?”王琰瞬間意識到自己被盯上了,這張紙上的字不可能是張凰和自己女朋友寫的,他們都沒有帶筆,另外紙上的字很明顯是許久以前寫上去的。

    “你以為我會想你一樣無聊嗎?”張凰第一個擺手,王琰女朋友也覺得奇怪,三人明明走在一起,根本沒看見其他人經過。

    “你們后背都沒有嗎?”王琰神情緊張,看向張凰和自己女朋友,結果發現只有自己后背被貼上了:“難道是因為我走在最前面的原因?”

    看著手里的病例單,上面那張黑白照片里的人好像在朝著自己微笑,王琰額頭滲出冷汗,他知道這場景要開始展露出真正的恐怖了。

    “你一個人嘀嘀咕咕什么呢?”張凰見王琰被嚇住了,他咧嘴一笑:“同樣的把戲,你還想來第二次?”

    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樣,對旁邊王琰的女朋友說道:“老同學,你這個男朋友可真有意思,咱們來的一路上都沒有看見其他人,他后背上那張紙既然不是我們倆貼的,那你覺得會是誰貼的?”

    王琰的女朋友也慢慢明白過來:“是他自己貼的?不可能,王琰他……”

    “不是他自己貼的,還能是鬼貼的?他又想嚇唬我們,然后再裝出很大膽的樣子,這種人真是無聊透了。”

    “不會吧?”有張凰在挑撥離間,王琰的女朋友漸漸也開始懷疑。

    手抓著病例單,王琰的瞳孔快速跳動,很警惕的看著四周,他明白危險馬上就會降臨,這病例單就是一份“死亡通知書”!

    “已經被盯上,再扔掉也沒有用了。”身后二人的談論,王琰聽得清清楚楚,他吸了口氣,咬著嘴唇,轉過身。

    看到自己女朋友眼中的懷疑和一絲失望,王琰緊繃的表情慢慢舒緩,他有些不甘的握緊雙手,然后又松開,最后坦然對張凰說道:“好吧,我承認是我自己貼的。”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啊?”王琰的女朋友聲音慢慢變大。

    “我只是想要證明自己也有優點罷了。”王琰瞳孔瘋狂跳動,后頸上都冒出了雞皮疙瘩,但他還是勉強保持著鎮定:“這鬼屋里有一個傳說,只要在一張紙上寫下——來找我啊這幾個字,就有可能會遇到真的鬼,我只是想要證明自己比較勇敢罷了。”

    “幼稚,你想聽都市怪談,我可以給你講一百個。”張凰對王琰更加的不屑一顧。

    “我承認自己有些嫉妒你,沒有你帥,沒有你會打扮,沒有你家有錢,之前跟你們打籃球還被你完虐。和你相比,我顯的太普通了,所以我才想證明自己也有超過你的地方。”王琰的聲音開始打顫,他看到自己來的那條走廊里,有一雙灰色的腿邁出了房門。

    “所以你就用這種方式?”張凰的虛榮心得到滿足,尤其是在王琰的女朋友面前:“我真不敢想象你一個學醫的竟然會信這些怪談,你不知道那些都是無聊的人杜撰出來的嗎?”

    “那你敢試試嗎?”王琰似乎就在等張凰這句話,他語速很快,快到張凰都沒有反應過來。

    “什么?”張凰還沉浸在那種得意之中,根本沒想到王琰會說這樣一句話。

    “既然你覺得怪談都是杜撰出來的,試一試也沒事。”王琰說著就把那張病例單貼在了張凰后背上:“其實吧,看到了你,我才知道這世界上比我優秀的人還有很多,我要不停奔跑,才能追趕上像你這樣的人。”

    王琰一番話,把張凰弄得云里霧里的,感覺很得意、很爽,但又覺得哪里不太對勁。

    “把心里的話全部說出來,我也舒服多了,以后我會更加坦誠一些。”王琰拍了拍張凰的后背,確定病例單貼牢,不會掉下來:“走吧,我們繼續探索,我不會再去講那些無聊的鬼故事了。”

    王琰將張凰推到了隊伍前面,他帶著一絲歉意說道:“其實這鬼屋根本沒有傳聞中那么嚇人,我們之所以對外人那么說,只是想掩蓋自己膽小的事實。”

    張凰還是沒有搞清楚狀況,不過被王琰這么一說,他心里確實沒有那么害怕了:“真的不嚇人嗎?”

    “沒錯,這鬼屋一點都不嚇人,我之前來參觀的時候,無聊的都睡著了。”王琰一臉真誠,推著張凰朝樓下走去。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四川快乐12准确杀号 河南22选5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铭创配资 武汉30选5今天预测号 女篮世界杯2019赛程表 贵州11选5走势 3d百期开机号和试机号 网上免费赚钱项目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技巧规律 qq股票大赛 江苏快3投注技巧 海螺水泥股票行情 快乐十分容易出的5个号 内蒙古十一选五一定 扑克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