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714章 世界的交點
        “秋美!出來玩啊!”

    樓下的女孩用力揮手,她臉上帶著笑容,看起來很是興奮,似乎在她身上發生了什么好事一樣。

    主角并沒有回話,鏡頭用一種空洞,甚至帶點冷漠的表現方式,冷冷的定格了一秒鐘,隨后主角關上了窗戶。

    那種陰冷的感覺并沒有因為窗戶關上就消失,反而縈繞在主角身體四周,也不知道導演是怎么拍攝出來的,僅僅只是這種壓抑的感覺就已經超過了市面上絕大多數恐怖電影。

    擁擠的房間好像一個囚籠,窗戶關上以后,周圍仿佛有冰冷的海水涌來,將主角淹沒。

    鏡頭漫無目的的在房間里晃動,突然身后又傳來了那個女孩的聲音。

    “秋美!秋美!”

    鏡頭緩緩朝身后轉去,一張女孩的臉緊貼在窗戶上,她非常用力,五官都已經變了形,就好像要用自己的臉擠碎玻璃一樣。

    “秋美!出來玩啊!”

    大紅色的衣服鮮艷奪目,和烏云密布的天空既形成了一種反差,又相互襯托。

    主角住四樓,剛才她剛往外看的時候,那個女孩明明是站在樓下。

    如此詭異的場景突然出現,主角卻沒有表現出異常,就好像早已習慣。

    鏡頭很淡定的朝其他方向轉動,因為是第一人稱視角,鏡頭其實就代表了女主的視線。

    掠過亂糟糟書桌,掠過堆積在地上的臟衣服,最后停在臥室的房門上。

    “秋美!出來玩啊!”

    房門窗戶的玻璃上有一張女孩的臉,她緊緊貼在玻璃上,大紅色的衣服將玻璃也映照成了紅色。

    呼吸變得急促,主角突然抓起桌子上的剪刀,向上揚起。

    由于是第一視角,這一幕給觀眾的感覺就像是那把剪刀刺向自己的一樣。

    太快了,動靜之間的轉變讓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啪!”

    臥室門被撞開,一個中年男人跑了進來,一把抓住了主角的手,奪走剪刀。

    “你又要干什么!”

    鏡頭晃動,天旋地轉,女主被推倒在書桌旁。

    “我和你媽已經夠不容易了!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們了好不好!”

    觀眾看不到女主此時的表情和神態,但是能夠從中年男人的表情中感受到女主此時的狀態,人就是一種很神奇的生物,這種共鳴似乎已經刻入族群血脈的最深處。

    “怎么回事?”腳步聲匆匆響起,一個中年女人跑進屋內,她非常憔悴,一看到女主,眼睛幾乎在瞬間就泛紅了。

    沒有說更多的話,中年女人從丈夫身邊擠過,抱住了女主。

    “你又看到她了?”

    女人正對著鏡頭,觀眾知道她是在跟女主對話,從這個角度,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那位母親臉上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

    有痛苦,有不安,有煩躁,但更多的是心疼。

    不用女主回答,那位母親已經明白,她緊緊抱著女主。

    “為什么你會受這樣的罪?到底怎樣才能治好這病啊?”

    鏡頭從女主母親身上移開,重新對準窗戶外面的天空。

    陰云密布,壓抑的仿佛讓人喘不過氣來。

    眼睛慢慢閉上,放映廳徹底陷入黑暗,一點光亮都沒有。

    男人看起來很緊張,他雙腿并在一起,小聲詢問陳歌:“怎么沒聲音了?機器壞了?”

    沒等陳歌回話,一段詭異的配樂便傳入耳中,那只眼眨動了一下,緩緩睜開。

    鏡頭茫然移動,主角仍舊躺在自己臥室里,旁邊站著她的父母和一個陌生的男人。

    那個新出現的男人佝僂著背,一直背對女主站立,由于是第一視角,所以在女主看不到的時候,觀眾也看不到那男人的正臉。

    “醫生,雯雨得的是什么病?她怎么總是說自己能看到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女主角的母親愁容滿面。

    “是啊,醫生,我閨女到底咋了?”

    “我不是醫生,只不過從事相關的研究,你倆先不要著急,基本情況我已經了解。”那個被叫做醫生的男人,說話語氣讓陳歌覺得有些熟悉,這種在電影里聽到自己熟悉聲音的事情非常少見。

    那醫生示意女主父母坐到椅子上:“她這種情況非常特殊,下面我就簡單來說下自己的看法。”

    醫生從包里拿出一個黑色的筆記本:“你們應該知道人是活在三維空間的吧?”

    女主的父母都搖了搖頭,并不清楚醫生想要說什么。

    醫生翻開筆記本,找到了他從某本書里撕下來的一頁:“簡單的來說,三維空間就是我們人類的世界,擁有長、寬、高三個概念;而四維空間,是在三維空間的基礎上加上時間這一軸,事實上,約束我們進入四維空間的條件就是“時間”,因為時間的存在,三維空間中的人類只能在‘一次性’的生命中對某個分歧點做出一個選擇,而這個選擇也將是一個完全獨立的選擇。換句話來說,每個人生經歷都是獨立的三維世界,而所有的三維世界均排列在時間軸上,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四維的世界。”

    屏幕里醫生的一番話,別說女主的父母,就是作為觀眾的陳歌都聽得云里霧里,反倒是旁邊的瞎子突然沉默了起來,老實了許多。

    “可這跟我女兒的病有什么關系?”女主的母親愛女心切,根本沒有仔細去聽醫生的話。

    “我再鄭重的和你重申一遍,你的女兒沒有生病,這世界上每天都會發生無數的意外,小到量子纏繞,大到宇宙膨脹,其中很多東西我們暫時都說不清楚……”

    “醫生,你就直接說,我女兒這情況要怎么改善行不行?要吃哪些藥?我家雖然條件很差,但為了她還是可以豁出去的。”女主的父親直接開口打斷,他們表演的都非常真實,真實到了不像是在表演,而是在記錄過去發生的一切。

    “你的女兒沒有生病,她的眼睛就是一個意外。”醫生仍舊背對鏡頭站立:“排列在時間軸上的三維世界,偶爾也會出現重疊,而你女兒常雯雨的眼睛就是兩個世界的交點,所以她才可以看到那些你們看不到的東西!”

    電影仍在播放,陳歌本來只是做任務的,沒想到竟被這電影的劇情吸引住了。

    “醫生和女主的父母為什么稱呼女主為常雯雨?窗戶外面那個鬼明明喊的是秋美啊?這個醫生的解釋也有點意思,我的背下來,雖然聽不太懂,但說不定以后能用上。”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怎样理财投资 江西今天多乐彩走势图 大陆股市行情首页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上海11选5 北京pk赛全天人工计划 秒速时时彩有官网吗 黑龙江22选五开奖号 如何买股票指数 重庆欢乐生肖是怎么玩的 排列三专家杀号定胆 青海省体育彩票11选五 彩票开奖查询p62玩法 排列五排列五开奖查询 体育彩票6+1 海南4+1开奖视频 香港上市股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