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745章 父愛如山、崩地裂
    樓道里的光線似乎變暗了一些,冷風從頭頂吹來,讓人汗毛豎立,噩夢學院后臺操控室好像將空調溫度調到了最低。

    陳歌再次回到之前樓層的時候,很驚訝的發現通往走廊的安全門被人關上了,上面還貼著一張嶄新的封條。

    “鎖上了?他們是準備將我困在樓道里?”陳歌停在門口,隔著門上的玻璃窗朝走廊看去。

    昏暗的長廊上有一道道身影閃過,他們體型各不相同,手里還拿著各種各樣的工具。

    在他被走廊上那些人影吸引的時候,樓道中的腳步聲再次響起。

    “有人跟在我后面?”

    陳歌并不著急,過了一會,他發現腳步聲中還夾雜著一個孩子的聲音,對方似乎是和自己父親走散了,帶著哭腔在叫喊。

    “這個聲音聽著感覺怪怪的,不像是小孩,但又比大人的聲音尖銳許多,就像是嗓子沒有發育完全一樣。”

    閉上雙眼,陳歌耐心判斷孩子的位置。

    “樓上孩子的聲音里夾雜著很微弱的電流聲,應該是機器在播放,樓下傳來的聲音雖然聽著也很瘆人,但感覺更加清晰一些,那個孩子應該在大樓底層。”

    越是朝樓下走,燈光就越暗,墻壁變得斑駁,有大片污跡和一些奇怪的紋路,看著讓人很不舒服。

    陳歌還發現了很奇怪的一點,每層樓的拐角處都會放一個黑色香爐,上面插著三根斷香,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意義。

    “香受了潮,點不燃,還是斷的……”陳歌蹲在黑色香爐旁邊,將其捧在掌心,很意外的發現香爐下面壓著一張照片。

    他將照片拿起,上面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戴著口罩,低垂著頭,似乎擔心別人看到他的臉。

    視線下移,陳歌看到男人左手好像還牽著一個人的手,只不過照片左半角被剪掉了。

    “爸爸……”幽幽的聲音從陳歌身后傳出,非常突然。

    “你是在叫我嗎?”陳歌回頭看去,自己身后什么都沒有。

    瞳孔縮小,陳歌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他在斑駁的墻皮里發現了一個微型音頻播放器。

    “原來他們是故意把墻皮設計成這種樣子,方便隱藏各種設備和機關。”陳歌手指劃過播放器前端:“這么精巧的設備一定很貴吧,我的鬼屋都還沒有。惡夢學院能做這么大是有一定道理的,把科技和怪談結合,這才是王道。”

    陳歌不是自大的人,永遠保持著一顆謙遜的心,才是他能走到現在的關鍵之一。

    “好久沒有看銀行賬戶,我現在應該也積攢下了不少的錢。等四星場景解鎖成功后,我就去問羅董事要一筆資金,為我的鬼屋采購一批最頂級的設備。讓鬼怪員工們操控最頂尖的設備,在恐怖之中隱藏著更深的恐怖,絕對能讓游客們大吃一驚。”

    手中拿著那張照片,陳歌提著包又往下走了一層。

    腳步聲和孩子的哭聲距離他更近了,惡夢學院似乎是想要營造出一種鬼怪在慢慢逼近的氛圍,他們通過安裝在樓道里的數個微型音頻播放器,再加上精確的后臺操控,也確實完美做到了這一點。

    尋常人進來,發現在樓道里停留的越久,腳步聲和孩子哭聲就會越近,心理防線肯定會慢慢崩潰,可惜他們今天遇到了陳歌。

    察覺聲音逼近后,陳歌不僅沒有慌亂,他還主動朝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沖去,想要第一時間看到鬼怪的真面目,這下可把后臺的操控人員給難為壞了。

    他和演員之間,不斷溝通協調,為防止恐怖場景還沒準備好,陳歌就沖過去。

    “光從腳步聲和孩子哭聲來判斷位置是沒有用的,每層樓都安裝有喇叭,他們想要哪個喇叭發出聲音,哪個喇叭就可以發出聲音。”陳歌安靜的站在樓道里,屏氣凝神,他想在腳步聲和哭聲的干擾下找到第三種聲音,從而確定員工的位置。

    后臺操控的人見陳歌終于停止折騰,老實了下來,立刻聯系演員,準備登場。

    陳歌并不知道鬼屋操控室內發生的事情,他只是借助過人的五感,聽到樓下那層同時響起了兩個腳步聲,一重一輕。

    “其中一個是音效,另一個應該是鬼屋的演員在移動。”

    沒有任何征兆,陳歌直接沖了過去,在他抓住樓層安全門把手的同時,另外一只蒼白的手從里面抓住了門把手。

    兩只手同時落下,隔著玻璃,雙方同時抬頭朝對方看去。

    樓層內,一個穿著噩夢學院校服的女孩站在門口,她畫著很濃的妝容,臉頰蒼白,脖頸上一頭一道非常明顯的黑紫色勒痕,更恐怖的是她的眼珠子那里插著一根手指,嘴巴兩邊涂滿了紅色顏料。

    樓道里,陳歌使勁抓住把手,雙眼冰冷,瞳孔中倒映著一個女人的身影,他周身散發著一種特別的氣息。

    很難形容,反正不似活人。

    女孩根本沒想到會有人突然抓住門把手,出現在門板窗口,她臉皮抽搐,不過她還算很有職業精神。

    為防止插在眼睛上的手指掉落,這女孩仰起下巴,用一種很詭異的姿勢的看著陳歌。

    “你就是樓道里的幽靈?只有踏上十三級臺階才會看到的惡鬼?”隔著門板,陳歌仔細打量對方。

    聽到陳歌的話,女孩很是詫異,她感覺陳歌比她還要入戲,但很快一個難題擺在了她面前。

    作為一個被怨念和絕望纏繞的厲鬼,她該怎么回陳歌?

    說是,顯得自己很聽話,逼格狂掉,哪有你問厲鬼什么厲鬼就回什么的道理?

    說不是,會不會顯得這個厲鬼有點傲嬌?而且還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女孩側著脖子看了一樣旁邊的監控,劇本里沒有給她安排過臺詞。

    “不回答就是默認了,這么生硬的嚇人嗎?說好的第十三級臺階呢?”陳歌拉動安全門,被厲鬼抓住的房門就這樣讓他拽開,可就在這時候異變突然發生。

    女孩似乎在耳機里聽到了后臺的提示,她看著陳歌身后,表情劇變,仿佛看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東西。

    “他又出來了!”

    說完這句話,女孩撒腿就跑,插在臉上的手指道具掉地上都來不及撿。

    “又出來了?”陳歌回頭看了看,還以為是老周或者筆仙跑了出來。

    他望著很快就消失不見的女孩,自己也有些疑惑:“這是惡夢學院的戲中戲?還是真的鬧鬼了?他們這地方修建在陰中至陰的位置,也不是沒有鬧鬼的可能。”

    陳歌正在思索,樓道里又傳出了腳步聲和小孩的呼喊聲,嘈雜詭異的聲音讓人心煩。

    “你還沒完沒了?行,你不是要找爸爸嗎?等我找到你,就讓你看看什么叫做父愛如山!”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吉林快三综合走势图 官方棋牌娱乐 燕赵福彩排列七开奖结果 福彩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四肖免费准三肖免费准 贵州闲来麻将 山东体十一选五走势图 11选5走势图广东 集中盈炒股平台正规 辽宁快乐12软件下载 浙江25选5开昨晚奖结果 最准的二尾中特 真人脱麻将2手机安卓 彩票平台找彩五送25元 18年香港单双最准网站 蓝思科技股票最新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