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險屋) > 第795章 好孩子和壞孩子
    “我知道美術社在哪,但是我現在不能告訴你,這樣吧。”陳歌稍作停頓:“你先加入我的社團,湊個人數,如果你表現的不錯,我保證親自帶你去美術社。”

    “先加入你的社團?”周圖看著陳歌旁邊的張炬,說實話那孩子長得確實有點嚇人:“這算是考驗嗎?”

    他心里偷偷嘀咕,自己問過很多人,那些人要不根本沒聽說過有美術社,要不就遮遮掩掩想方設法岔開話題,唯有陳歌很明確的告訴了他,美術社確實存在。

    思考了一會,周圖雖然覺得陳歌有點不靠譜,但學校老師總不可能去騙人,他最終輕輕點頭:“好,我加入,老師你負責的是什么社團?”

    “先填張申請表吧。”陳歌看著周圖簽完了名以后才說道:“咱們這個社團叫做超自然現象研究社,主要探秘校園怪談,以及一些超自然現象。”

    聽到陳歌的介紹,周圖直接愣住了,他不敢相信自己所在的學校里竟然還有這樣的社團。

    有老師專門負責,那這個社團肯定是官方承認的。

    “這里人多,咱們找到安靜的地方聊。”陳歌帶著自己新招來的兩名學生準備離開,廣場中心突然有人爭吵了起來。

    很多同學駐足觀看,陳歌也停下了腳步。

    “發生了什么事?”

    “好像是有人想要加入街舞社,結果被拒絕了,然后就吵了起來。”

    “加個社團而已,有什么好吵的。”

    “好像有人動手了!打架了!”

    “白老師,咱們要不要過去攔一下?”

    “新生剛入學就這樣,太不像話了。”嘴上這么說,陳歌卻并沒有去勸架的意思,他冒用了白老師的身份,不能在這種公開的場合太高調。

    沒過一會,打架的雙方被拉開,剛才陳歌在辦公室里看到的女老師也跑了出來。

    那位老師似乎本身有很多事要做,忙的焦頭爛額,所以一出來不問青紅皂白,就直接把所有打架的學生全部訓斥了一遍。

    等學生們散了以后,那位脾氣火爆的女老師才離開,她重新回到辦公樓內,好像是要繼續去做自己的工作。

    “這學校的老師似乎也失去了一些記憶,跟東校區的老師不太一樣。”陳歌不想惹麻煩,但是麻煩卻主動找上了他。

    剛剛和街舞社干架的新生捂著胳膊朝陳歌這邊走來,也不知道是沒看路,還是其他什么原因,他在上臺階的時候被絆倒了,正好摔在了陳歌旁邊。

    “槽!連臺階也跟我作對,什么世道?為什么全都要欺負我!”他嘴里罵罵咧咧,眼睛紅腫,強撐著爬起。

    “你沒事吧?”陳歌上下打量這個學生。

    對方長得很清秀,年齡不大,耳朵上有耳洞,手臂上有一大塊瘢痕,像是洗紋身沒有洗干凈。

    這孩子穿著打扮比較另類,身上沒什么大牌子,他自己搭配了一些比較潮的穿法,看著就不像個學生。

    “沒事。”男學生瞥了陳歌一眼,眼前的老師還是第一個關心自己的人。

    “剛才你跟街舞社干架的時候,是你先動的手,對嗎?”

    “怎么了?你想處罰我?”男學生看陳歌的目光瞬間變得極不友善。

    “我是想說,街舞社那么多人,你就一個人,你為啥非要動手跟他們打?有話好好說不行嗎?這么沖動,吃虧的到最后還是自己。”陳歌的聲音成熟溫暖,就像個大哥哥一樣。

    見陳歌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反而話語中滿是關心,男學生的聲音也放緩了,不再具有那么強的攻擊性:“主要是他們太欺負人了,就因為嫌棄我的打扮,那個負責的學生就一直挖苦諷刺我,我忍到最后他們居然給我說名額滿了,讓我去其他社團。”

    “如果真是這樣,那不怪你。”陳歌示意男學生來路邊:“你為什么非要去街舞社?你喜歡跳街舞嗎?”

    “也談不上喜歡。”男學生憋了半晌才說出實情:“我去詢問了幾個社團,他們都把我婉拒了,可能是因為我氣質比較獨特。”

    男學生自嘲的笑了笑,他感覺這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說完就要離開。

    “等等,我這有個社團,你要不要考慮一下?”陳歌拿出申請表:“你這孩子我看就很好,那些社團不要你,是因為他們沒眼光。”

    看著陳歌手中的申請表,男學生卻猶豫了,他搖了搖頭:“尊嚴是靠自己掙得,別人給的那叫施舍,我不需要誰來可憐我。”

    “有個性,你這孩子我越來越欣賞了。”陳歌將申請表直接塞給男學生:“你的打扮跟其他學生都不一樣,你肯定有一些他們沒有的經歷,能給老師說說嗎?”

    陳歌態度真誠,語氣溫柔,讓男學生從“堅硬的外殼”里走出。

    “也沒什么可說的,我從沒見過爹媽,一直跟著奶奶。她在巷子里支了個餛飩攤,我倆勉強維持生活。小時候我就跟著巷子里的大孩子混,抽煙、喝酒、偷自行車,反正怎么好玩怎么來。”

    “混了好幾年,有一次下大雨,我提前回奶奶的餛飩攤,正好看見城管把我奶的餛飩小攤往他們車上搬,當時我就跟他們打起來了。”

    男學生撇了撇嘴,表情有些復雜:“傷了人,我進了少管所,再出來的時候,我奶抱著我哭了好久。”

    “其實也沒啥可說的,后來我就重新開始上學,再后來我就考上了大學。”

    這學生的經歷比較坎坷,陳歌仔細觀察對方的臉,他看著很青澀,但是眼神當中卻有深深的疲憊和不安,似乎一直在害怕和擔憂著什么。

    “你是個好孩子,就是太沖動了,不過我喜歡你這股沖勁,來我的社團吧,學分什么的都是小問題。”陳歌再次發出邀請,男學生這回沒有拒絕,在申請表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朱龍。

    “又多了一個新生,看來咱們社團還是很受歡迎的。”陳歌收好申請表:“走,咱們先去找個人少的地方,我們今晚就開始第一次社團活動。”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开元棋牌免费下载 多乐彩中奖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玩法技巧 意甲足球直播视频直播 网上如何开店赚钱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 私募股票推荐网址 北京赛车官网 贵州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浙江20选5复式 北京pk10下载 股票技术分析趋势线 信誉最好的棋牌 股票涨跌原理与股价计算 大乐透25选5 河北11选5任5遗漏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