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 第六百零五章 名動天下
    其他人也聽出曹延是在開玩笑,齊感莞爾。

    “曹延你是真能打啊。”

    黑暗之主教派的大主教賓索起身迎到曹延面前,說道:“稍早些時候,我接到審判之主被殺的消息,而后在消息簡報上看見殺死審判之主的人叫曹延,我還納悶的問送消息的下屬,是不是重名了,我也認識一個人叫曹延。”

    眾人哄堂大笑。

    “諸位怎么都在這里?”曹延道。

    “去其他地方,未必能找到延少,所以大家不約而同的來王姑娘這里等你。”

    仍是賓索開口,揶揄道:“審判之主被殺,如果不來印證一下,總覺得心里不踏實。”

    戰士協會的會長吉格拉爾也道:“這一下午,相關消息傳出來,舉世皆驚。我等與曹延你相識,也是與有榮焉,正好同來湊個熱鬧。”

    眾人當下便展開交談。

    這些人中,只有提農親自過來,是有正事。

    審判之主的死,他準備利用起來,聚集一些和教會敵對的勢力,成立一個戰略合作性質的同盟,加大針對教會的力度。

    曹延殺掉審判之主,給成立這樣一個同盟提供了最好的契機。

    以往幾大協會在針對教會的時候,也有合作,但是并不深入。

    這次提農預計拉上其他三家職業者協會,進行更深入的戰略合作,再加上黑暗之主教派,以五家為基本框架。

    這股力量一旦整合起來,通力合作,教會的日子估計會很難過。

    賓索還提出可以拉攏被教會壓得抬不起頭來的其他宗教勢力,形成共同合作的局面,從方方面面對教會展開打壓和限制。

    這些老陰逼借了王梨的辦公室,熱烈探討起來。

    曹延想拉著自家女票先撤,回家嘿嘿嘿,可惜提了幾次想離開,都被提農強行拽住,無奈下拉著王梨的小手,在一邊聽得昏昏欲睡。

    ……

    中央域。

    圣·范特摩爾家族。

    該家族是幾乎從人類文明興起就存在的古老魔法世家,魔法傳承悠久之極。

    此刻,該家族當代族長方南·范特摩爾,正瞇著眼睛,注視著面前的一份情報,其上記載的就是曹延獵殺審判之主的訊息:“今日下午3時41分,于南域魔都城外叢林,曹延強勢擊殺審判之主……消息已經證實,審判之主當場死亡……”

    方南·范特摩爾將信報反復看了兩遍,低語道:

    “看來和教會的舊賬,到了該算算的時候了……寵師協會當真好運氣,出了曹延這等不世出的人物……”

    旋即提高聲音道:“安排車架,我要親自去一趟南域。嗯,從家族庫藏中取幾樣和寵師相關的珍藏帶上……”

    門外自有人領命前去安排。

    類似范特摩爾家族這種和教會關系敵對的家族或勢力,在獲知審判之主被殺的消息后,或多或少的開始蠢蠢欲動。

    ……

    明月初上,皎潔的清輝落在海面上,蕩起粼粼波光。

    海面之下,此時的深海國度,寶月剛從迷霧世界歸來。

    “公主殿下,主上得知殿下回宮,著令殿下立即去見駕。”一個玳瑁族海王近侍對寶月道。

    十數分鐘后,海王的寢宮。

    “女兒見過父親。”寶月躬身問候道。

    “我兒可曾知道審判之主在今天下午被殺?”海王問。

    寶月愣了下,“審判之主死了?”

    “嗯,被人殺了,我兒不妨猜猜殺他的是誰。”海王笑道。

    寶月心頭微動,道:“莫非是曹延?”

    海王哈哈大笑:“我兒當真聰慧,確是那曹延。”

    寶月哦了一聲,不禁笑了笑。

    曹延能殺得了審判之主,她雖然也很意外,卻能坦然接受。

    當世如果要找一個對曹延實力了解最多的‘外人’的話,非寶月莫屬。

    在迷霧世界,她多次親眼目睹曹延展露實力,抓捕君王魔獸,包括不久前抓捕的鯤。

    因此聽聞審判之主被殺,寶月能首先想到曹延。

    “我兒當初說曹延此人潛力無窮,如今果然應驗。20歲的青年職業者,能斬殺一位君王境巔峰的強者,當真是天縱之才,縱觀古今也不多見。”

    海王頓了頓,又道:“那曹延將來的潛力,很可能不止君王境界,陸上人族怕是要出一位圖騰級的極道高手了。”

    寶月微微點頭:“曹延的修行速度確實很快,這兩年我每隔一段時間見他,都能感覺到他的氣息比上一次要強大。”

    “寶月你既然與曹延交好,下次見他,不妨邀他來我海族做客。”

    寶月翻個白眼,自家老爹當真勢利。

    之前他們和曹延合作了兩年,從未對曹延發出過邀約。眼下曹延殺了審判之主,在老爹眼里身價大增,他立即就改變了態度。

    寶月偏了偏頭,想起曹延說過的一句話,笑道:“父親,你這節操當真不高。”

    “嗯?節操是什么?”海王蹙眉道:“這個東西不高,是好是壞?”

    寶月連聲嬌笑,起身準備離開,她老子海王又道:“費麗爾連日來閑賦無事,寶月你要是去邀請曹延,不妨把她也帶上。”

    寶月噗嗤一笑,應了一聲:“知道了。”

    話罷便離開了海王宮,出門后,嘴角的笑意擴散,嘴里哼著輕快的調子,沒回自己的寢宮,徑直去找費麗爾了。

    ……

    曹延這邊和提農,賓索等人談完事情離開魔界拍賣行,在夜色朦朧中,拉著王梨悠然漫步在魔都街頭。

    “今晚我們回哪住?”曹延問。

    “隨便啊,我聽你的。”王梨挽著他的胳膊,仰起千嬌百媚的臉蛋說。

    月光從深邃的穹幕上灑落,映在她臉上,眉目如畫,說不出的嬌媚迷人,輕薄衣衫下曲線起伏,將衣衫撐起飽滿的弧線……

    “去船上住吧,今晚要是在城內,我估計半夜可能都會被人找上門來,問我審判之主的事情。”曹延笑道。

    王梨嗯了一聲。

    不久之后,兩人回到在魔都的住處,隨即通過傳送門,直接去了網紅號。

    無盡海深處,某海域。

    一艘長度超過八百米的巨艦,巍然浮于海上,甲板離海面竟超過二十丈,可見船體之龐大。

    那船頭位置佇立的一尊神像,高若雄峰,手持一柄三叉戟般的武器,斜指蒼穹,氣勢吞天。

    這艘船正是網紅號。

    兩年過去,船體持續進化,又龐大了不少。

    曹延和王梨過來時,船側的海面下陡然傳出一聲近似龍吟的吼聲,海面上驟起狂潮,海浪翻騰,蔚為奇觀。

    一頭滿身紅鱗的‘海龍’夾著飛旋的風暴,破水而出,鰭翼展開,繞船飛行。

    緊隨其后又有綠、藍兩條龍形生物,同樣破水升空,發出歡快的輕吟。

    這三條初具龍形的海洋魔獸,正是曹延培育的紅鯉魚綠鯉魚和藍鯉魚,還差一頭驢就能組成一個完整的繞口令段子。

    三條風翼鯉魚,兩年后的現在,皆達到了領主初階。

    比之兩年前,它們雖然只進化了一階,卻是精英級和領主級的差別,達到七階后,體長皆超過五十米,身形修長,頗為懾人。

    目前這三條鯉魚日息出入深海,成了網紅號的護衛魔獸。

    “王梨,我這幾天又有些新的人生感悟,咱倆抓緊時間交流一下子啊。”船上,響起曹老板騷里騷氣的聲音。

    王梨吃吃笑道:“今晚可不行,我來親戚了,你自己玩吧。”

    “……”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丫丫陕西老麻子下载 幸运28开奖结果有假吗 虚拟足球e球彩开奖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 快乐扑克投注技巧 广西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浙江快乐彩 杀号技巧 急速赛车3 能赚钱的网游排行榜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今天 大哥二码默认版块discuz 广东麻将开好友房版本 多少人举报捕鱼大师 心悦辽宁棋牌下载 应流股份股票 天美棋牌游戏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