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御天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窺探
     第1592章     在回來的途中,楚言嘗試著想要和地獄之門后的那位進行交流。

    不過地獄之門后的那位,真的像是睡著了一般,對于楚言的呼喚毫無反應。

    楚言也沒有辦法確定,對方到底是真的是休息了,還是懶得搭理自己。

    根據以往的經驗,楚言感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點。

    至于好的方面,那就是地獄之門每一天都在恢復之中。

    之前剛恢復的時候,門戶中那綠色的光芒,淺得幾乎要仔細去看,才可以感覺到極淡極淡的顏色。

    但是現在看過去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到綠光了。

    只是距離當初那渾厚得讓人感覺虛空都要被溶解的綠芒,還有很大的差距。

    不過能夠一直在恢復,那就是好的。

    等回到王府之后,楚言去找孔仙。

    不過遺憾的是,孔仙前幾天的時候,去往了另外一座城池。

    魔人的消息,對于其他人來講,可有可無。

    但是對于孔家來講,卻可能是足以影響到他們整個家族命運的事情。

    所以如此重要的消息,楚言更希望可以當面和孔仙講述。

    因為現在孔家王府,處于一種被無數雙眼睛緊盯著的時候。

    如果利用傳訊符這些手段的話,難免就會被人窺測到。

    略一思索之后,楚言用傳訊符告訴孔仙,事情辦完之后,盡快回去宗門,他有事情和對方商量。

    楚言相信,以孔仙的機智,收到這個消息后,必然知道自己要說的是什么。

    發出傳訊符之后,楚言就操控著靈舟,再次離開了王府。

    這一次,他路上沒有再耽擱,直接就朝著天涯宗的方向而去。

    回去之后,他要完成弟子身份的晉升。

    再之后,等上幾天,就是斬靈路結束的日子了。

    “也不知道大家怎么樣了。”

    雖然對于自己伙伴的實力有信心,并且在斬靈路之前,也盡自己可能的,為眾人做好了準備。

    但是在結果出來之前,產生擔憂和忐忑的情緒這種事情,還是在所難免的。

    這種命運不能夠完全把握在自己手中的念頭,一時之間,讓楚殿下的心緒,有點煩躁。

    因為楚言修煉的時候,講求的是念頭通達,勇猛精進。

    但是這個時候,因為不能夠掌握準確的消息,楚言感覺自己變得有些遲疑。

    遲疑導致的結果,就是心緒不穩,念頭不夠通達,自然而然,就影響了修煉。

    “看來在這個月底結果出來之前,修煉都沒有辦法靜下心來了。”

    想明白了這個道理后,接下來幾天的時間,楚言就沒有修煉,而是盤膝坐在靈舟之中,細細感受此次神識的變化。

    前幾天因為神識變強,自己沒有能夠把控住這股力量的感覺,楚言記憶猶新。

    所以他希望借著這幾天的機會,將如今神魂的力量,重新完全掌控。

    而神識鋪散開,不久之后,楚殿下就有了發現。

    有人在悄悄盯著他。

    這種感覺,若有似無的。

    就像是一個人走在街上,如果有人盯著你看的話,你肯定會有感覺。

    但要是對方隱藏得夠好,你想要發現對方,那還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現在,楚言的靈舟飛行在曠野的上空。

    放眼望去,天高地闊,萬里無云。

    別說是一個人了,就算是一只鳥,哪怕是在相隔很遠的地方,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在這種情況下,楚言還沒有辦法確定窺探者位置的可能,就只有一個:對方的境界,遠遠超過了他。

    “我現在是天心境一重小成。

    這一次雖然煉化了魔人親王的神魂,精神和實力都得到了增強。

    但是境界的桎梏,卻依舊只是出于松動的狀態,還沒有能夠被打破。

    我現在如果能夠往前踏上一步,達到一重大成的話,就可以感知到對方的位置了。

    不過現在也好,既然無法探查出對方準確的位置,那么對方的境界,很有可能就在天心境三重上下。

    要么是二重圓滿,要么是三重小成。”

    想到這里,楚言的眸中,浮現一抹精芒:“不知道會是誰,竟然跟了我這么一路,而且還在跟下去,應該不是心血來潮,而是早有預謀。”

    因為有了上一次應對季風塘的經驗,楚言這一次,就顯得胸有成竹了。

    而且讓他更有底氣的,是地獄之門復蘇了。

    就算地獄之門后的那位,此刻真的在沉睡,地獄之門的復蘇,帶來的也有黃泉之門的恢復。

    黃泉之門,依舊是楚言最為強大的底牌之一。

    此時操控著靈舟,繼續一路往前飛行。

    楚言相信,對方絕對不會一直這么跟下去。

    因為再往前的話,一兩日路程后,就會出現大的城池。

    楚言到時候會進入城池,然后通過傳送陣,返回天涯宗。

    如果對方真的有心對自己不利。

    那么動手的話,應該就是這一兩天了。

    沉思片刻之后,楚言心中,就已經制定好了計劃。

    他將靈舟提速,然后繼續盤膝打坐,將神識鋪散開來。

    對方既然沒有出手,那他就繼續凝煉自己的神魂。

    和楚言預期的一樣,靈舟提速之后,對方那股窺探的感覺,頓時變得明顯了許多。

    很顯然,對方也知道前方城池的存在。

    而且對方也不確定,楚言突然的加速,是不是因為感覺到了他的存在。

    只要心中出現迷惑,那么勢必就會慌亂。

    而一慌亂,就會出錯。

    此刻對方窺視感突然變強,就是最好的證明。

    楚言此刻則根本就不管對方怎么想。

    他將靈舟飛行的速度,再提高一截。

    頓時之間,靈舟就仿佛是劃過天空的流星,往前筆直射去,將空氣都壓迫出了一條肉眼可見的軌跡。

    如此飛行了兩個時辰左右,楚言的靈識捕捉到,對方的窺探感變得越來越強了。

    這種感覺,幾乎就等于是在人群之中,對方站在距離不遠的地方,毫不掩飾地盯著你看了。

    “忍不住了嘛。”

楚言嘴角勾起,掌心一翻,一張陣圖,夾在之間。

    靈氣運轉之下,陣圖的表面,泛出淡淡輝光。

    就在這個時候,楚言心神陡然一動。

    鋪散開的神識中,只感覺到好似一個龐然大物,猛然沖殺而來。

    他身形一動,立刻之間,就出現在靈舟之外。

    左手一抓,靈舟收入儲物指環,右手早已準備好的陣圖猛地按下:“亂法陣!”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街机捕鱼达人 龙王捕鱼棋牌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官方免费 中超直播山东鲁能视频 北京赛车pk10官方 北京麻将规则 混儿 360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德甲联赛球队名字 流血麻将怎么得高分 2020东方心经免费资料 海螺股票今日股价 做牌推倒胡胡牌规则 精选三肖四码资料 最精准平特独平一码 下载安装云南山水麻将 新易盛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