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修仙小村長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座上賓
 針對姜無恨的質問,洛川拼命想著說詞,以狂笑作為掩護,很快整理好思路:“我自然沒這個本事,但是有人有。

孔振華代表的官方不會放著難以約束的修仙宗門不管不問,桂老是他安排的棋子。

我能和孔振華合作,他的人自然會配合我。”

謊話的最高境界,是真七分,假三分,真真假假最能迷惑人。

姜無恨一副完全不信的樣子:“這么說,你的關系網鋪的挺開了?”

“馬馬虎虎還行吧!我自然有我拉關系的手段。

幾年前我偶然得了一番機遇,別的本事不擅長,但給人治病療傷不在話下。

孔振華是有私心的人,他沉迷段琴仙無法自拔。

我有能力治好段琴仙的走火入魔,他自然會與我合作。”

洛川半躺在地上翹起二郎腿。

“你仗著醫術,換取他的情報網?”

姜無恨似笑非笑。

“我的專業一向很好用。”

洛川多了幾分愜意,姜無恨臉上的傷是他可以利用的,他有辦法翻盤了。

姜無恨很快識破了他的動機,卻揮手掃過:“你以為你能要挾我?”

洛川接連幾個翻滾,嘴角溢血。

“你不配給我談條件!”

姜無恨出門咳嗽兩聲。

兩個陰蝕門弟子把鄧伊妮拖走。

“洛川,救我!”

鄧伊妮恐懼到了極致,這地方根本就是法外之地,她沒有任何自保的能力。

“住手!放過她,她就是一個無辜的凡人!”

洛川大急。

卻被姜無恨彈指逼退:“沒人可以要挾我!”

這石室被人在外鎖住。

洛川愜意的躺下,嘴角的血都是裝的,雖然不是姜無恨的對手,但姜無恨也別想輕易傷他。

他知道有希望了,姜無恨叫人帶走鄧伊妮,做派強硬,其實還是想跟他談條件,或者說是反過來要挾他。

最起碼鄧伊妮現在是安全的。

只剩他一人在這石室,洛川躺了一陣,摩挲著這石室墻壁,上面的孔洞,是指頭留下的痕跡。

這石室的材質極為堅硬,強如鋼鐵,能留下這種痕跡的非姜無恨莫屬了。

洛川坐在蒲團上,蒲團四周的指印更多。

這些指印看起來就是毫無章法的亂抓,什么樣的情況下會留下這種痕跡?

洛川眼中金光閃過:“劇痛!”

姜無恨臉上的黑龍形傷痕絕非一般,是不定期發作的,每當發作的時候,姜無恨就會在這里強撐。

洛川無聲的模擬著姜無恨劇痛發作時,發狂的翻滾發泄,指印全都對得上。

他有和姜無恨談判的籌碼。

體內的烏色釘突然游走,在他體內亂竄,他的模擬成為真實,卻是更加胸有成竹,肯定是姜無恨不愿拉下臉,引動了烏色釘想要給他厲害。

這折磨直到天亮才停止。

門外透過一絲光亮,江星夏端著一份簡陋的飯菜進來:“你的早飯!”

洛川大汗淋漓,身上污穢不堪:“咸菜會致癌,稀粥有沙子,有沒有更豐盛的?”

江星夏直接把飯菜倒掉:“你以為你是什么人?”

此時不同往日,她對洛川沒有任何畏懼:“你就是個囚犯,而我才是贏家!”

“是嗎?”

洛川強笑著問:“你真以為你贏了?

據我所知,你的目的是挑起華夏凡俗與仙門的紛爭,你們和國趁機坐收漁翁之利,現在能打起來嗎?”

江星夏說道:“我早已經發現,仙門和華夏凡俗其實早就已經敵對,遲早要爆發戰爭。

你以為姜掌尊掌握整個修仙界后的目的是什么?

還不是要稱霸?

科技和仙法的全面碰撞,消耗的還是你們。

我們和國永遠有機會入主華夏”。

“總有些妄人討厭和平,你們江上家族不會得逞的!一個和國的小小好戰家族也想引起一場戰事,有違天道。”

“何謂天道?

在我們和國眼里,天道就是王道。

我們江上家族是順天而為,終有一天,全球都會插上我們和國的旗幟。”

洛川笑了:“我突然明白一件事,不論我怎么算計你們和國人,天道不會對我進行任何懲罰,原來你們和國本身就是逆天道的存在,但愿滅頂之災降臨的時候你們和國有無辜的人。”

嚴肅的話題,洛川不想再討論。

對于所謂的“大和”民族,每個合格的華夏人都該有正確的歷史觀。

洛川認為自己的“先天仇恨”觀念自帶偏頗,話不投機半句多。

江星夏被他的話語激怒,嘶聲尖叫:“萬歲!萬歲!萬歲!”

“神經病!”

洛川沒見過這么變態到極點的人:“你是不是要對我發起沖鋒?

來啊!另外,我必須告訴你一點,全球插上膏藥旗,太他媽難看了”。

“我殺了你!”

江星夏真的發起沖鋒了。

洛川絲毫未動,現在不到他動的時候。

“啊——”江星夏也沒有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威脅,飛了出去,重重摔在門外,又不敢有絲毫動作。

“姜某自認是梟雄,卻也討厭膏藥旗!”

姜無恨站在門口:“我留你一條性命,不是讓你撒野,這里也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江星夏狼狽爬起,唯唯諾諾。

“滾!”

姜無恨一聲冷喝。

江星夏如遭重擊,再翻幾個跟頭,面色慘白,匍匐在地不敢動彈。

洛川鼓掌:“姜大掌尊,我們總算有些許共識!”

他覺得和姜無恨的第一回合交鋒算是勢均力敵,下馬威已經給過,該進入正題了。

姜無恨面無表情:“洛川,我不想跟你廢話!你有辦法治我的傷?”

“看你的表現!”

洛川端起架子。

“你關心那姓鄧的凡人?”

姜無恨再次引動洛川體內的烏色釘:“她倒是說了你真正的未婚妻是端木琪瑛。

那端木琪瑛就是洛克英要奪舍的對象?”

洛川痛楚莫名,臉上卻是若無其事:“我希望我們是合作,你的態度讓我很討厭!”

“哼!”

姜無恨收起威風,轉身又走。

烏色釘的疼痛稍減,洛川活動下身體,好似自言自語:“比死氣更恐怖的是魔氣。

魔氣被鎖住,不會影響你的修為境界,但是會與你伴生共存,直到孕育完成。

我挺好奇你的魔氣從何而來,莫非以姜大掌尊的聰明才智也會遭人暗算?

該不會你也是傀儡吧?”

一陣黑煙卷動,姜無恨掐著他脖子提起:“你知道什么?”

洛川無懼他的威脅:“別的我真不知道,驅除魔氣,倒是略懂一二。

死氣是純粹的死亡氣息,尚能以功法煉化使用,魔氣卻是各種負面氣息匯聚,影響你的思維,侵蝕你的大腦,最終在你身上誕生魔物,有意思的很。

你昨天匆匆離開,是因為魔氣即將發作,對嗎?”

以姜無恨的修為,尋常傷勢早能自愈,更不會留下任何疤痕;他額頭的傷痕也是洛川前所未見,魔氣侵染。

每到無月之夜,魔氣大盛,姜無恨的痛楚不是人能想象的。

洛川仍在繼續:“這股魔氣是有人劈開你的腦袋,放進去的,我覺得不可能是你的愛好。”

姜無恨松手了。

洛川整理整理衣服:“我應該是你的座上賓!”

姜無恨為額頭的傷也費勁了心機,臉上陰晴不定,終做出選擇:“請!”

干啥都不如有一技之長,洛川又專業對口了。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官方免费 广东11选5中奖查询 韩国快乐8官网3分钟开奖 江西11选5中奖助手 浙江快乐彩12选5规则 今天福建快3走势图 6合宝典 图库版 北京快3直播 在互联网上怎么赚钱 多乐彩开奖 三尾中特最准网站 湖北30选5最近100期奖结果 特彩吧高手论坛网齐中网 幸运赛车 分分彩计划软件 手机版 股票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