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囚唐 > 一六二 閆寸:嘴大你就多吃點
    上津城南二十里,渡口。

    下雨并未阻攔商隊來往,相反的,那些運送著不宜受潮之物的商隊更著急裝船趕路,似乎船一開,就能逃離落雨的烏云。

    閆寸和吳關趕到渡口時,正看到一群漢子光著膀子將貨物往船上扛。

    船家立在岸邊,交代伙計們長點心,莫被貨物磕壞了船。

    渡口有一座木屋,僅有閆寸家半間房大,因此主人將一些不值錢的生活用品堆在了屋外,看起來亂糟糟的。

    此刻木屋主人正在睡覺,被閆寸敲門吵醒,很不耐煩。

    他一邊揉眼,一邊抱怨道:“哪個不長眼的?小心我打斷你的……”

    “公家辦事。”閆寸道。

    那人立即噤聲,并朝不遠處約莫一人高的燈塔看了一眼。

    他的工作是在晚間點亮燈塔,并保證其內的火不熄滅,燈塔是一種語言,它告訴遠方船只,這里可以停泊。

    “您有何吩咐?”看守燈塔的人已完全醒了。

    “聽說有個瘋女人常來此售賣鴨蛋。”閆寸道。

    “好些天沒來了。”

    “看來您知道她。”閆寸拿出一張圖畫,道:“那您對這件衣服有印象嗎?就是……這種鵝黃的半臂袍,衣袖和領子是紅的。”

    “這不是她的衣服嗎。”看守燈塔的人道:“她好像只有這一件衣服,一年四季都穿呢。”

    線索串起來了!

    閆寸與吳關對視一眼。

    瘋女人的衣服曾出現在杜員外家,且杜員外有意無意地讓女兒為瘋女人洗了一回衣服;一向好脾氣的杜員外為了瘋女人去跟人吵架;杜員外一死,瘋女人和她為數不多的財產就一起失蹤了。

    一切都表明:他們曾經關系親密。

    “她一般多久來一回?”閆寸又問道。

    “那可不一定,有時三天,有時五天,最近來得少了,這得有……十來天沒見人了。”

    “品嘗她都是獨來獨往嗎?”

    “也沒人愿意與她結伴啊。”男人攤手道。

    “不過……”他想了想,又道:“或許你們該問問姓湯的獵戶。”

    “獵戶?”

    “是個年輕后生,我只知道他姓湯,他也常來碼頭售賣獵物,有些是熟肉,有些是生肉,偶爾還賣些活物。

    商隊喜歡活物,野雞或兔子之類,養在船上,吃的時候現宰,肉可放不了那么久。”

    “你為何要我去向湯獵戶打聽?”

    “就是覺得瘋女人跟湯獵戶還挺熟的。

    都在碼頭賣貨嘛,我常看見他們湊在一起說話,獵戶還送給她熟肉。”

    “在哪兒能找到那獵戶?”吳關問道。

    “這可就不清楚了,他好像孤身一人,沒什么親人朋友,總是來去匆匆,我只知道,他不住城里……誒對了,獵戶也有日子沒來了。”

    閆寸皺起了眉,怎么跟此案相關的人,都不見了?

    閆寸只好問道:“那每次來去,獵戶都從哪個方向走呢?”

    男人指了指西北,“那邊。”

    兩人又在碼頭轉了一圈,閆寸試圖向船家和商隊打聽消息,倒有一名常在此地停靠的船家知道瘋女人和獵戶,卻也說不出更多信息。

    “要不咱們向那邊走走看。”閆寸指著西北方向道。

    “好像只能這樣了。”吳關拽了一把身上的蓑衣。

    溜肩的緣故,他的蓑衣總往下滑,要么就是被蓑衣上的綁帶勒住脖子,這令他十分苦惱。

    “要不你回吧。”閆寸建議道。

    “別,咱們還是一起行動吧,我都有陰影了。”

    閆寸伸手幫他拽了一把蓑衣,“那走吧。”

    兩人驅馬前行,走了約莫半個時辰,到了一處山坡。

    登上坡頂,眼前豁然開朗,只見一座嶙峋的高山被雨水沖刷得碧綠蒼翠。

    “真是一處世外桃源。”閆寸道。

    “這種好地方,難道沒個名字?”吳關道。

    “上津城四周群山環抱,不稀罕。”

    “說不定姓湯的獵戶就住在此地,”吳關指著山腳下一間茅草屋道:“那里似有炊煙,咱們去打聽一下吧。”

    “也好。”

    茅草屋內住著一名耄耋老人,他身穿粗麻衣,手中拄著一只一人高的手杖,光著腳,露出小腿上的老人斑。

    他須發皆白,眼睛卻并不渾濁。

    兩名來訪的過客受到了老人的熱情款待,他請兩人進屋落座,端上兩碗熱水。

    “驅一驅濕氣,”老人道:“若不著急趕路,兩人可將衣服脫下來,烤一烤。”

    他們雖穿著蓑衣,領口、褲腿和袍鋸還是被雨水打濕了。

    “那就多謝了。”閆寸示意吳關脫下衣褲,他在灶臺前支起一個簡易木架,將衣服搭了上去。

    閆寸忙活時,吳關對老人說明了此行的目的,并問道:“您可知道這附近有個姓湯的獵戶?”

    “是個好后生,”老人道:“他常采些野果野菜送給我。”

    “如此說來,他也住在附近?”

    “得繞過這座山,”老人道:“他的住處更為幽靜,我已老啦,若腿腳還好,我定也要搬去那里,與他做鄰居的。”

    “二位好像很熟啊。”吳關道。

    老人捋著長須一笑,“君子之交,我也曾勸他信奉伯陽君,我這里有伯陽君留下的修煉之法,只要按照其上的說明吐納靈氣,并服食丹藥,便可長生不老……可惜他總是我行我素……”

    伯陽君,既老子。

    傳說老子活了數百年,最后得道成仙,因此許多人想要模仿他的方法,以求長生。

    看來眼前的老人便是修仙黨一員。

    吳關第一次見這種人,免不了好奇,便問道:“您高壽?”

    “今年八十二啦。”

    在“人活七十古來稀”的唐朝,八十二歲著實已是高壽,且看這老人耳清目明,想來確與淡泊的生活有關。

    “我很羨慕您,”吳關道:“將來致仕,若我也能過上您這樣的日子,便知足了。”

    老人哈哈笑道:“小友莫誆我,我可曾聽許多官家說過類似的話,能做到的還沒見過。”

    吳關自嘲道:“是不是官家大多不得善終?”

    老人見他無甚忌諱,很是喜歡,道:“希望小友將來功成,還能記得今日所言,及時身退。”

    “謝老丈教誨。”吳關道。

    閆寸默默自灶間走來,吳關沖他一抬頭,道:“打聽出湯獵戶的住處了,就在山后。”

    老人這時問道:“不知兩位找他所為何事?”

    “不是找他。”閆寸道:“我們要找的是一名女子,而那女子……似乎只與湯獵戶有往來,我們只能來此碰一碰運氣。”

    這么說不容易引起老人的戒心。

    果然,老人大方道:“他前陣子跟我聊起,或要加蓋一間屋子,難道是為了女子?”

    “青年人追求女子,也不稀奇。”吳關道:“只是,他要追求的是名怎樣的女子,他可提起過?”

    “沒有,”老人搖頭,“那后生嘴可嚴呢,話可少了。”

    “那您最后一次見他是什么時候?”

    “三天前,”老人道:“他突然來問我要了幾粒丹藥,挺急的,拿了丹藥他就走了,說是要救人,我也沒顧上細問。”

    三天!老人很可能是最后一個見到湯獵戶的人。

    閆寸向窗外看了一眼,以在判斷立即動身去找湯獵戶得話,可否趕在城門落鑰前回去。

    吳關已起了身,“走吧,既已來了,沒有半途回去的道理。”

    閆寸擔憂道:“你的身體行嗎?”

    他怕吳關抗不過外頭的風雨。

    “待入冬落了雪,難不成我還不出門了?”吳關率先走進灶間,穿上已烤到半干的衣服。

    “多謝老丈招待。”閆寸一拱手,跟上了吳關。

    “你們今日怕是不回去了,”老丈道:“可來我家湊合住上一晚。”

    “那可太感謝了,”閆寸也不客氣,道:“那晚間咱們再見。”

    幸好出城前兩匹馬均新換了蹄鐵,即便走在泥濘的山路上,也還算穩當。

    淋雨趕路實在苦不堪言,吳關只能靠閑聊找些樂子。

    “也不知鄂縣的院閣最近經營如何。”吳關道。

    “商隊都想趕在入冬前多走幾趟商,賺些過冬錢。商隊多了鄂縣自然熱鬧,這些天生意應該是最好的。”閆寸答道。

    “誒,你說,荷花跟燕子是不是彼此有意?”

    閆寸丟給他一個“你怎么這么是非”的眼神。

    “你不會真是個女子吧?”閆寸道。

    吳關伸出一個手掌,張開五指,“你今日已問了五遍了,懶得跟你解釋,你覺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閆寸低頭,陷入思考。

    吳關看他的樣子覺得好笑,便伸出一根手指戳一戳他,故意壓低聲音道:“誒,昨晚我看你輾轉反側,不會是因為這個吧?”

    “沒。”

    吳關滿臉寫著“我不信”。

    “我問你啊,”吳關道:“要是一夜醒來,你發現自己變成了女子,第一件事是做什么?”

    “大概……不想見人吧,因為……說不清楚。”

    “呿,沒勁,”吳關道:“起碼先讓我爽一下嘛。”

    閆寸:還可以這么玩的……

    兩個時辰后,兩人終于轉到了山后。

    山后的風景更好,一條瀑布自山頂垂下,山下有一條小溪,溪水清澈,雨點落溪中,咂出一圈圈漣漪,漣漪之間又相互影響,形成的水波紋有種幾何特有的美感。

    水下巴掌大的魚緩緩游動。

    “我算是明白了。”吳關道。

    “明白什么?”

    “那些隱士,往這樣的地方一貓,日子想不愜意都難吧。

    而且,住在險境一般的地方,心里所想的自然就是得道成仙。”

    “你對修仙有興趣?”閆寸道。

    “你不想長生不老嗎?”吳關反問。

    “可是你們那個年代,人人都是神仙啊,”閆寸道:“我聽石不悔說,你們都能活到二百歲。”

    “可他沒告訴你這種技術的代價,”吳關冷笑一聲,最終搖搖頭,道:“算了,以后慢慢跟你說吧。”

    他指了指眼前的茫茫大山,道:“看來湯獵戶的住處很隱蔽,至少不像剛才的老者,老遠就能看到房子。”

    “可惜那老者不曾來過湯獵戶的住處,否則還能給咱們畫張圖。”閆寸皺眉道。

    吳關攤手,“靠你了,我可沒什么野外生存經驗。”

    閆寸沿著山腳仔細查看起來,不久他便指著一處道:“這里有幾根歇生的樹枝,全被砍斷了,且斷口有些日子了,想來有人常常由此行走,咱們就沿這里上山。”

    “好。”

    一開始兩人還能騎在馬上,走了數丈后,山路越來越陡,只能牽馬前行,速度慢了許多。

    又走了兩刻,吳關喘著氣道:“我收回剛才的話,屁的隱居,以后老了我要住在大城市。”

    閆寸樂了,“別自暴自棄啊,你看,最近練功還是有效果的,你的體力已比剛開始時好了許多。”

    “這倒不假,而且我已習慣了,每日晨間若不活動一番,反倒……”

    閆寸突然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到了。”他低聲道。

    前頭確實有間屋子。是樹屋。

    三棵粗壯的老樹中間,以木板、木條架起了一間屋子。

    屋墻縫隙處填了心想的泥土,看樣子屋主人正在籌備過冬。

    吳關想要上前,卻被閆寸拉住了。

    “不大對勁。”閆寸指著屋前一塊布滿落葉的空地道。

    他抽刀砍下一根小臂粗的樹枝,奮力向前一扔,樹枝連同一大團樹葉便落在了空地上。

    下一瞬,掩在落葉下的一張大網猛然縮緊,兜起地上的樹枝,懸掛在了半空中。

    “果然。”閆寸這才率先走上了空地。

    吳關則對他這波操作敬佩不已,若不是不便交談,他就拍手叫好了。

    屋內的人顯然也察覺到了陷阱被人觸動。

    只見一個人影自窗邊一閃而過,緊接著那人影便從后窗越出。

    “你留下!”

    閆寸大步追了上去。

    吳關猶豫了一瞬,也跟了上去。

    那人影落地后,作勢滾了一圈,卸去沖擊力。他動作太過敏捷,吳關壓根沒看清他是如何站起來的。

    但閆寸的弩矢更快。

    嗖——

    一支弩矢釘在人影前方的樹干上。

    借他改變路線的短暫瞬間,閆寸已竄到了近前。

    他伸左手,去扣對方的手腕,右臂上的弩箭直指對方太陽穴。

    “投降不殺。”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福建快3预测推荐号码今天 微信捕鱼游戏下载 好运彩快三怎么投大小 目前能赚钱的网络游 急速赛车开奖数据 36选7复式 甘肃快3下载 36选7二等奖多少钱 北京快乐8走势图 360 真人欢乐捕鱼赢话费 长沙麻将留牌技巧 意甲联赛赛程表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捕鱼达人3普通版下载 玩pk10牛牛有真正赚的人吗 血流成河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