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劍域神王 > 第1307章 生死并肩,一如往昔
        御魂宗的勢力,強橫無敵,甚至在冥鬼殿中、都是最頂尖的宗門。

    然而這烈蒼星域中,絕不是只有御魂宗一個大勢力。

    鬼牧已然身死魂滅,虞巍縱然斬殺、甚至生擒楚天策和鬼舞秋,回返宗門,依舊難逃嚴懲。

    能夠保全性命,已經是御魂宗高層寬厚仁慈、法外科恩。

    可是如果親自將楚天策和鬼舞秋煉化,融貫其血脈本源、強奪其傳承秘法,再加上已經身死魂滅的鬼牧,三尊絕世妖孽的本源精粹,足可以讓虞巍的修行天賦、一步登天。

    不只是幻形境、甚至不只是虛空境,虞巍隱隱有一絲隱晦的渴望。

    凝煉凈土,成就絕頂。

    在烈蒼星域,凈土境大能,是絕對的巔峰強者。

    以鬼牧、洪嶄、邢空蟬這等絕世妖孽,都只能算是虛空境種子。

    唯有戈九霄與杭初云、真正意義上同階無敵、雄杰古今,才有資格被稱為“凈土境種子”。

    但此時此刻,虞巍卻是有機會、一舉吞噬三尊虛空境種子!

    “萬圣雷池秘境中,竟然可以全力爆發不死境的力量。”

    楚天策雙眉微蹙,左瞳火焰熊熊燃燒,氣勁不斷升騰。

    虞巍鋼鞭凌空,冷聲笑道:“頂級宗門的手段,不是你能夠揣測的,有些事情,固然是極其艱難,但只要頂級宗門愿意付出足夠的代價,一定可以做成。鬼牧公子早已決定在秘境中,將一切解決,融貫血脈、沖擊境界,自然會做出萬全的準備。”

    “可惜這萬全的準備,看起來是替他人做嫁衣裳。”

    楚天策嗤笑一聲,長劍猛然橫掃,龍吟聲直貫九霄,劍氣猶如奔雷烈火,狠狠斬出。

    “倒是要感謝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多虧你們斬殺鬼牧,否則哪有我如今的機緣!”

    虞巍嘿然一笑,眼底的興奮與貪婪、猶如熾烈無比的火焰,幾乎要滿溢出來。

    雙鞭交錯,兩道漆黑如墨的氣勁,激蕩著一股威嚴霸道的靈韻,猛然碾壓而下!

    一力降十會!

    虞巍雖然是御魂宗長老,但終究只是半血鬼族而已。

    其所掌握的功法武技,傳承秘法,遠遠無法與鬼牧、邢空蟬這等絕世妖孽相媲美。

    然而堂堂不死境中期的恐怖力量,縱橫激蕩,幾乎可以瞬間超越一切蛻凡武技!

    轟隆一聲巨響!

    雙鞭狠狠劈在劍刃之上。

    玄龍心劍猛然彎曲、狂暴的氣勁直貫胸腹,猛然砸入楚天策本源。

    喉頭一甜、先前積壓在胸腹之間的逆血,再也無法遏制,瞬間狂噴而出。

    就在這個剎那,鬼舞秋清喝一聲,紫瞳精光爆射,一股威嚴霸道的血脈威壓、猝然降臨。

    恍惚之間,好似巨大的陰影、向著虞巍的心靈與血脈、籠罩而下。

    一道血色劍芒、倏然穿梭虛空,好似自虛無深處騰躍而起、猛然間刺向虞巍背心!

    完美的時機!

    完美的攻殺!

    完美的布局!

    虞巍雙鞭擊退楚天策,恰好是舊力已盡、新力未生的關頭。

    鬼舞秋足可以壓制鬼牧的恐怖血脈,瞬息之間,幾乎使虞巍血脈凝滯、心魂混沌。

    而這一劍,更是厚積而薄發、精血燃燒、真元沸騰,聚無上神力于一擊。

    然而下一霎,一層厚重而深沉的灰色光影、如同堅韌無比的甲殼,轟然炸開。

    爆鳴聲中,血色劍氣驟然潰散,一道浩瀚無盡的偉岸氣勁、好似怒濤拍岸、呼嘯席卷!

    “雷火神拳,破!”

    狂吼一聲,楚天策顧不得胸腹間近乎虛空般的痛楚,拳勁驟然奔騰。

    雷霆奔涌,烈火沖霄,一剎那間,方圓數千丈之內、盡是一片霸道而暴虐的雷火威壓。

    轟隆一聲,拳勁自一側、狠狠劈擊在灰色氣勁之上,數百里內、剎那間升騰起無數好似蛛網般、密密麻麻、縱橫交錯的虛空裂痕,然而僅僅持續了一個剎那,這些虛空蛛網、便即徹底潰散,化作一片慘厲而黯淡的空洞,吞吐著一股莫可名狀的兇戾殺機。

    氣勁咆哮,鬼舞秋血劍揮灑,重重疊疊、數以萬千計的劍芒,瞬間勾勒出一層天羅地網。

    尚未被楚天策一拳擊碎的灰色氣勁,一時之間、好似天花亂墜、迅速被斬成一葉葉碎片。

    然而這一道道被斬碎的氣勁、卻是驟然化作一道道撕裂虛空的利箭、再次向著鬼舞秋激射而去!

    嗤!嗤!嗤!嗤!嗤!嗤!

    楚天策一步踏出,隱隱與鬼舞秋并肩。

    龍吟唳天,鬼嘯裂地,劍芒縱橫激蕩、剎那間、虛空深處盡是一片雷霆血霧。

    足足退開數千丈,方才勉強穩住身形。

    “不死境中期鎮山獸、一朝催動血脈神通,竟然如此強橫。”

    鬼舞秋秀眉微蹙,吐字之間、赫然充盈著濃濃的血腥味。

    鎮山獸力量無窮,最擅長防御。

    以鬼舞秋和楚天策這等絕世妖孽,甚至鬼牧、洪嶄等人,面對初入不死境的大能,并非沒有一戰之力。然而虞巍遠非初入不死境,而是真正的不死境中期大能,一朝激蕩血脈、爆發神通,縱然是鬼舞秋足可以瞬間摧毀鬼牧的血脈威壓、都難以真正奏效。

    “這樣下去,根本無法突破他的防御,至于逃遁……除非直接逃出秘境。”

    楚天策神色凝重,聲音卻是直接透過血魂印記、在鬼舞秋本源響起。

    鎮山獸并不擅長速度。

    但這一瞬間的交手,楚天策和鬼舞秋卻是深深明白,想要逃出生天、根本不可能。

    虞巍完全可以全力催動真元,強行壓制兩人,使之完全無法催動極致的速度。

    至于直接離開秘境……

    且不說楚天策進入這萬圣雷池秘境、尋覓身世血脈之秘、尚未覓得絲毫線索。

    單單是鬼舞秋的血脈與身份,一旦離開,極有可能直接落入御魂宗彀中。

    冥鬼殿帶隊的虛空境尊者、固然是碎魂宗的厲千征,但御魂宗不可能沒有大能親臨。

    到時一旦劍鳴谷趁火打劫、厲千征限于身份不方便出手,奎紫雷想要護著楚天策與鬼舞秋全身而退,絕非易事。唯有楚天策和鬼舞秋同時晉升不死境,才有一定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回返紫月宗。

    “舞秋,你先嘗試煉化鬼牧,我全力抵抗這虞巍。”

    楚天策左瞳火焰跳躍,眼底突兀掠過一抹兇戾與瘋狂。

    兩人聯手攻殺,都根本無法給虞巍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想要逆勢翻盤、唯有死中求活。

    “天策。”

    鬼舞秋深深望了楚天策一眼,紫色的眼瞳、沉靜深處、刻滿了極度的熱烈。

    嗤啦一聲,楚天策掌心撕裂,無窮精血、滾滾激蕩,好似血泉一般噴吐而出。

    天地之間,一股凜然無敵的劍王威壓,呼嘯著廣博而偉岸的黑暗,猛然涌現鬼舞秋。

    “生死并肩,一如往昔。”

    鬼舞秋嘴角突然揚起一絲笑意。

    一剎那間、天地失色。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gpk捕鱼技巧 开心麻将下载手机版 捕鱼大亨棋牌99 快乐8开奖查询 二肖二码中期期100准 澳洲快乐8计划 全民欢乐捕鱼千炮版 三宝哈尔滨巴彦麻将 融资买股票利息怎么 大唐游戏下载安装 新朋股份股票 国际赚钱棋牌游戏下载 什么是私募资产配置管理人 天易棋牌? 涨停股票公式 河南快赢481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