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商海風云 > 第537章 我也不能輸
    陳曦在酒店里站了好久,直到大堂副理端著一杯熱咖啡笑吟吟的出現在身邊,他這才回過神兒來。

    “謝謝,我不用。”他道,然后快步朝酒店外走去。

    今天是個大晴天,秋日的陽光竟然有些刺眼,抬頭望去,一行南歸的大雁飛過,給湛藍的天空增添了一些靈動之氣。深秋凜冽的風迎面吹來,感覺把他的心都吹亂了。

    馮蕊走了,今日一別,可能終生不能再見。也許命運一直在跟我開玩笑吧,他想,同樣的場景,為啥讓我經歷兩次呢?雖然這兩次的心境不同,但那種惆悵卻是一模一樣的。

    只是可惜,我最終還是沒能勸阻馮蕊放棄復仇,在回去的路上,他一邊開車一邊想道,如果不是將藥瓶換掉了,那后果可就真是個悲劇。想到這里,他伸手將挎包里的藥瓶掏了出來,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卻驚得目瞪口呆,隨即一腳剎車,將車停在路邊,來不及伸手一個個的往外拿,直接將挎包里的東西一股腦都倒在副駕駛的座位上。

    六個藥瓶全都是光著身子的,顯然,所有的藥又都被馮蕊換回去了!怪不得非逼著我去衛生間洗臉刮胡子,原來是趁著這個時候,又換走了呀,這......這......可是當時她明明已經醉得人事不醒了呀,咋會啥都知道呢?這個馮蕊,真是后腦勺都長了一雙眼睛,睫毛都是空的呀!

    這可咋辦?難道真要報警解決嗎?他坐在那里,瞬間就急出了一身汗。

    正拿不定主意,手機卻響了,抓起來一瞧,來電話的竟是馮蕊,于是趕緊接了起來。

    “陳曦,藥已經被我換回來了,其實這件事和你沒有任何關系,你已經盡力了,也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到此為止吧,好嗎?”馮蕊的聲音很平靜:“這個世界上,像李長江這么有錢的商人總有幾千個了吧?但我的母親,卻只有一個,我永遠忘不了她臨死前那絕望無助的眼神,你讓我用錢來解決問題,恕我無法接受。”

    他一時無語,只好深深嘆了口氣。

    “你可以報警,也可以告訴李長江,這是你的權力和自由,我說過,無論你怎么做,我都不會怪你,我只會記得你對我的好......”馮蕊喃喃的說道:“我現在高速公路上,如果你報警的話,警察或者在公路的出口等著我,或者在我上飛機前拘捕我,但是我還是想賭你不會這么做,親愛的,你能讓我贏下這一局嗎?”

    他無奈的笑了下:“好吧,你贏了,我不報警,可是,我還是要提醒你,你雖然有了新護照,但是到了菲律賓,也未必就安全吧,殺人屬于刑事案件,只要中國警方把信息通報過去,菲律賓那邊也不會放過你的,即便有了新身份,恐怕還是逃不掉的。”

    馮蕊聽罷,卻淡淡一笑:“這就不用你操心了,看來,你對菲律賓還不夠了解,這個美麗的熱帶國家,除了盛產各種熱帶水果和菲傭之外,還流行著一種非常可怕的社會疾病,那就是腐敗。馬尼拉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綁架和失蹤之都,其實就是這種社會疾病造成的。在那里,只要花錢,就可以擁有一個甚至多個合*份,所以,你不用為我的安全擔憂,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還會見面,當然,那次見面也許會是在監獄里。”

    “現在停手,一切還來得及......”他幾乎是在輕聲哀求了。

    “對不起,我停不下來。我知道,李長江死掉了,對你一定是個巨大的損失,所以,你最希望他平安無事了,但對我母親而言,就太不公平了,至于你嘛......將來肯定還會遇到其他貴人,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嘛?”馮蕊淡淡的道:“你的成功是早早晚晚的,因為你具備了成功的條件,而對我而言,機會就沒那么多了,況且就算這次收手了,我還會繼續尋找下一個機會,即便你報警把我抓進去,只要不判我死刑,我出來還是不會放過他的,他才五十多歲,起碼還有三十年的時間,足夠我們倆折騰了。”

    “好了......不要再說了,祝你好運吧。”陳曦打斷了她的話:“到了馬尼拉,記得給我寄回來點香蕉榴蓮什么吧。”

    “沒問題。”馮蕊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她坐在奔馳房車舒適的大沙發上,手里拿著那盒胰島素,翻來覆去的看了好久,最后按開了通話器,對前面的駕駛員說道:“老王啊,這盒藥我放在后面了,晚上你接董事長的時候給他,千萬提醒他,一定別忘記了注射,有時候,他一忙起來,就把這件事忘得一干二凈了。”

    “知道了,馮總。”司機在前面回道。

    她嗯了一聲,又關閉了通話器,隨即將臉轉向車窗,看著滿山的枯黃,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幾乎是與此同時,陳曦這邊也啟動了汽車,一腳油門,車子猛得竄了出去。一路飛馳回到了公司,快步進了辦公樓,迎面正好碰到姚遠,于是直接說道:“你去給我查一下,從烏茲別克斯坦飛平陽的國際航班,什么時候降落。”

    姚遠本來是打算出去的,聽他說完,轉身便朝樓上跑去,他則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麻利的換了身衣服,將挎包里的東西略微整理了下,剛站起身,就見姚遠推門走了進來。

    “從烏茲別克斯坦飛過來的國際航班只有一架,是在烏魯木齊中轉的,晚上七點半在平陽降落。”姚遠說道。

    他點了點頭,隨后示意姚遠關好房門,這才壓低聲音說道:“那二十萬塊錢呢?”

    “存在我的一張銀行卡里。”姚遠道。

    他略微思忖片刻:“你白天抽時間,給我轉過來。另外,我要回平陽,短則一兩天,長則三五天,公司這邊的事,就都交給你們幾個了,生產那邊不用你操心,就把公司的日常行政管理抓好就成。”

    “放心吧,陳哥。”姚遠笑著道,說完,往前湊了湊,低聲說道:“麻煩你給顧姐姐帶個好,哦......不對,要從我舅舅那邊論,我得喊她一聲顧姨。我聽方姐說,她懷孕了......等將來生寶寶的時候,我還得隨一份厚禮呢,當初是顧姨點名把我要到項目部的,要是沒有她,哪有我的今天啊。”

    陳曦簡直哭笑不得,這個方姐啊,真是個小喇叭,唉!咋啥事都說呢,還能不能保守點秘密了呀!心里這樣想著,也沒時間掰扯這些事,只是笑著拍了下姚遠的肩膀,便幾步出了辦公室。

    坐進車里的時候,他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馮蕊啊馮蕊,我可以讓你贏,但我也不能輸啊。”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516棋牌大厅 浙江快乐彩规则 贵阳麻将机出租 金花股份股票 20选8走势图黑龙江 哈灵麻将官网 湖北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欢乐捕鱼人官网 棋牌官网 快乐双彩综合走势图 篮球场悬浮地板 通过网络赚钱的方法 我要在游戏里玩大众麻将 浙江11选5开奖公告 15选5复式投注金额表 广西南宁麻将群1元2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