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大明從慎重開始 > 第244章 全是戲啊
    韓文適時道:“此物烹制方法多樣,可如粥一樣煮食,亦可做成玉米饅頭,還能烤食,也能生吃,方才諸公見的,就是玉米粥。”

    國庫多了這種主糧,何愁九邊軍餉。

    北方邊城一望無際的旱田,正好用來種玉米。

    弘治皇帝喜形于色:“朕和太后嘗過了,此乃不可多得的美味,諸公以為如何?”

    大明缺糧,比什么都缺。

    一畝能種出來兩石糧食,又不占用水田,世間竟有如此神器。

    李東陽微微低著頭:“陛下,臣覺得可以在推廣。”

    “臣附議!”

    韓文大聲:“臣附議!”

    西北和北方多旱地,水稻難以適應,多了一種耐旱的主糧,無異于雪中送炭。

    弘治皇帝正要下旨,命通政司布告天下。

    嚴成錦站出來一步:“陛下,玉米推廣天下固然好,臣以為,還要仔細考慮,諸如土地,如黑土還是紅土,種過桑樹的土地,可否再種玉米,稅目該如何收取,耕種知識,要如何普及,莊戶聽不懂官話又該如何。”

    “嚴卿家,不必如此慎重。”弘治皇帝板著臉,你這家伙,等你考慮周到,時令都過了,“一畝能種出一石糧來,朕給你記一功。”

    嚴成錦眼中放光:“陛下不妨先等一等,給臣一月時間,臣或許能讓玉米的畝產,提高一丟丟。”

    李東陽等人看了過來。

    聽聞此言,弘治皇帝雙眼微微一瞇,嘴角露出笑意,“半月。”

    “臣遵旨。”

    回到都察院,

    嚴成錦將玉米的種植方法寫下來。

    玉米容易出現禿尖和脫粒的現象。

    種植的時候,用人工授粉的辦法比自然授粉好。

    以及最適合種植玉米的區域,收成后該如何處置,也寫在書中,經司禮監的經廠印制,再由布政司發出。

    尿素是最好的催生肥料。

    大明的技術還做不出來,但可以用尿來代替。

    嚴成錦又默默地加上了一本《化學》,放在良鄉藏書館中的雜學一欄。

    ……

    下值后,嚴成錦坐上轎子回府。

    在前門大街,遇到了有人攔轎子,似乎要上訪,“本官不受理訟狀,要上訪,可去順天府找劉大人,他是個好官。”

    “大人,我是來跟你說我的夢想的!”謝丕大聲道。

    “學生想了三日,學理科,便是用所學的學問,為萬民謀福祉。”

    就這?

    想了三日……

    嚴成錦想起來了,是謝丕那個愣頭青。

    聽謝遷說,遭受打擊后性情大變,聽著不像有假。

    夢想被人攔腰折斷,這種打擊,不是萬念俱灰,就是脫胎換骨。

    謝丕顯然是前者。

    “本官問你,百姓的福祉是什么?”

    謝丕想了想,咬牙道:“銀子?”

    “考上狀元,同樣能為百姓謀福,回去吧,你爹會誤會本官的。”嚴成錦讓轎夫起轎。

    謝丕愣在原地,方才嚴大人并未評論對錯,難道我又答錯了?

    萬難得到一次機會,還答錯了,心中無比懊悔。

    失魂落魄地走到府中,關上門,繼續想,答案到底是什么?

    謝遷下值回來,問:“丕兒今日讀了什么,可有不懂之處?”

    “沒有。”

    兒子日漸消瘦,眼窩深陷,像個垂暮之人,再這樣下去,別說科舉了,怕是小命堪憂。

    謝遷心疼啊。

    “丕兒啊,你在想什么,告訴爹,爹幫你想!”

    謝丕雙眼放出一絲光彩,仿佛活過來了:“爹,夢想是什么?”

    謝遷沉吟片刻:“此詞出處頗多,漢代司馬相如說,忽寢寐而夢想兮,魄若君之在,其義……”

    謝丕搖搖頭,臉色暗淡下去。

    ………

    早朝,

    諸位官員魚貫進入暖閣,還未開口,謝遷便帶著十幾個官員,跪在地上。

    “陛下,臣等請乞,將良鄉理科取締,《宋氏天工》交由工部處置,臣之子謝丕,去良鄉學了理科,整日魂不守舍……人就要瘋了,此學,害人!”謝遷帶著哭腔道。

    “臣之子王寒亦同。”兵部給事中王坤道。

    嚴成錦心中大驚。

    謝遷其義明顯,將理科奉為宮中的秘密典籍,不許坊間流傳,這樣科學還如何傳播得出去?

    帶著十二人請乞,老狐貍了。

    “臣以為不可,理科還有許多不足之處,尚需宋景這般天賦異稟的人才,不斷求知,探索理科的道理。”

    在四書五經的熏陶下,讀書人不會選擇理科,可是有人天生喜歡數字、天文。

    理科出現后,喜歡折騰的讀書人似乎多了起來。

    嚴成錦繼續道:“放在宮中由翰林編修,只會蒙塵,謝丕如此喜愛理科,謝大人愿意讓他學理科?”

    謝遷閉口不言,在御前說出的每一句話,稍不注意就是欺君,哪敢多言。

    “流民和胥吏,就不會有這樣的顧忌,不是臣慎重,而是理科真是一門繁雜的學問。”

    弘治皇帝猶豫不定,突然冒出來理科這門學問,說其為旁門左道,可又出現了天文望遠鏡和威遠大炮這樣的東西。

    “嚴卿家為何要規定,學理科不得應舉?”

    嚴成錦一直強調,學理科的人考不上科舉,嚇得謝遷和王坤不敢讓兒子碰這玩意兒。

    “臣只是善意提醒,理科是一門浩瀚的學問,或許無暇顧及圣人的學問。”

    這就好辦了,弘治皇帝撫須笑道:“嚴卿家不必多慮了,朕也想能才為朝廷所用,讓他們應試吧。”

    嚴成錦眼中一亮:“學理科之人,大多為流民和胥吏,可大明律法,胥吏和流民子弟,不得應舉。”

    李東陽和劉健兩人相視一眼,露出警惕。

    此子又想變制?

    弘治皇帝恍然,不是嚴成錦規定,而是學理科的多為胥吏和流民,所以,才誤以為學了理科就不得應舉。

    頓時為難了起來。

    吏部馬文升躬身:“陛下,不可廢止祖制啊!”

    大殿中變得沉寂。

    “馬大人說的對,胥吏和流民子弟粗俗鄙陋,可也有驚艷之人,高皇帝出身卑微,所成功績無人敢論,陛下有意用理科之人,不妨破格讓理科中優秀的流民和胥吏子弟應舉?”

    劉健咋舌:“這……”

    “陛下不可!”

    “嚴成錦你果然又想變制!”

    大臣反應過來,紛紛跪倒在地上。

    謝遷恍惚,感覺被嚴成錦利用了一般,他若不在朝廷上提理科,絕對無人提起。

    他一提,反而成了引子。

    難不成他拒絕丕兒……

    全是戲啊!

    謝遷細思極恐。

    絕無可能,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算計到如此獨步?

    “嚴成錦這個家伙連本官也坑,一會再找他算賬!”

    弘治皇帝看了看嚴成錦,又看了眼跪著的大臣,大權掌控在他手中。

    一個決定將關乎大明今后的盛衰,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基金配资合法性 百晓配资 吉林快三最新规则 北京pk开奖历史结果 好运快3赚钱是真的吗 江苏快三官方下载地址 快乐扑克051377期 股票融资利息 黑龙江体彩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美的集团股票分析论文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真网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七 今天黑马股票推荐 安徽十一选五任选五遗漏号 极速赛车pk10 极速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