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體育 > 輪回樂園 > 第六十五章:底牌
    攤位周邊的契約者越聚越多,看到這一幕,全身黑霧的攤主更改了【真實之力·掠奪】的價格,改價為5000枚靈魂錢幣,并激活競拍模式。

    這黑霧攤主很精明,攤位前的幾十人,當然有他得罪不起的,但以他攤位上擺放的眾多技能卷軸來看,他身后的人同樣不好惹。

    【真實之力·掠奪】的價格剛變更完,就接連有人出價,從5000枚靈魂錢幣,一路飆升到7900枚才停下。

    此時,蘇曉已被擠到人群外,這是他故意的,已經沒人再注意他,這很好。

    蘇曉轉身離開,他畢竟剛晉升七階不久,至于清理掉緋世這種戰績,不太可能流傳開,當初目睹這件事的,不是戰斗天使,就是先驅。

    蘇曉放棄了?當然不,他準備拿出一張經營了很久的底牌,這張底牌,大概率能幫他拿下【真實之力·掠奪】,這東西他勢在必得。

    從眼下的情況來看,黑霧攤主不會在短時間內賣掉【真實之力·掠奪】,對方會吊足買家們的胃口,不將利益最大化,絕不會善罷甘休。

    蘇曉返回專屬房間后,快步走向煉金實驗室,半個多小時后,他走出煉金實驗室,裝束完全改變。

    此時蘇曉身穿一件淡金色長袍,戴著兜帽,背上有一團焰紋,在他身后還跟著貝妮。

    貝妮的模樣也出現變化,毛發長了一些,變成白色,毛發尖端透出淺金色,尤其是她腹下的毛發,垂下幾厘米長。

    布布汪、阿姆、巴哈留在專屬房間內,蘇曉臨走時,布布汪還遞來一個精致的木盒。

    蘇曉滿身血氣時,他與外人交易,外人難免會心生忌憚,擔心出價太黑的話,蘇曉事后報復,蘇曉會嗎?答案是如果被黑到太慘,會的,他又不是圣人,被針對著黑當然不會善罷甘休,尋常程度被黑的話,那就不會,他與黑商都偶有交易。

    成為圣焰藥師后,與他人交易就方便很多,在外界,圣焰藥師是個有些慵懶且隨性的人,連售賣藥劑或收購材料,都讓自己的喵去做。

    圣焰藥師有個特點,就是所售賣價格固定,哪怕他的藥劑被炒出幾倍的價格,他本人出手的藥劑依然不漲價。

    蘇曉當然知道自己制造的藥劑被炒到高價,他不想漲價?當然不是,他是在經營圣焰這重身份,現在,是時候用圣焰藥師這重身份得利了。

    不僅如此,這次的交易,還能測試出圣焰藥師這重身份,到底有沒有影響力與知名度,如果在輪回樂園內的效果都不好,想將這個名聲傳到虛空就是在做夢,沒達到預想中的效果,那就不經營了,從此永久性增益藥劑再無慈父價。

    一路疾行,蘇曉返回了交易街,果不其然,那攤位附近依然圍滿人。

    “讓讓,沒事在這擠什么,七階領主級單位你們殺過?”

    一名光頭大漢擠入人群內,他已經籌備好靈魂錢幣,可在擠到攤位附近后,【真實之力·掠奪】的價格已經到了8500枚靈魂錢幣,他只弄到8100枚靈魂錢幣,多出的400枚靈魂錢幣宛如一座大山。

    蘇曉借助光頭大漢擠出的通道,到了攤位前,周邊不再擁擠,共五人站在攤位前,這都是有可能拿下【真實之力·掠奪】的人。

    攤位后的黑霧攤主擦了把額頭的熱汗,場面比他想象中的更勁爆,引出了七階最頂尖梯隊的五個人,如果將七階契約者的戰力排行,這五人都能排在前20內,甚至有人是前5。

    黑霧攤主正頭大時,他忽然留意到一名身披淡金色長袍,戴著兜帽的人,在對方身旁蹲著只喵。

    黑霧攤主心中出現不小的波瀾,他試探性問道:“這位…先生?是圣焰藥師?”

    “嗯。”

    蹲在攤位前的蘇曉開口,衣袍下,他脖頸側面貼的微型裝置,讓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懶散。

    攤位前的其他五人馬上向蘇曉看來,他們的神情各異,如果是在以往,他們會選擇與圣焰藥師適當結交,永久性增益藥劑可是好東西。

    在他們看來,能調配出永久性增益藥劑的話,那各類功能性藥劑,以及恢復藥劑,調配起來就和玩一樣,根本沒難度。

    眼下這五人都沒說話,圣焰在這時出現,是對手,爭奪寶物的對手。

    黑霧攤主環顧周邊,最終要了周邊幾人的臨時聯絡方式,買家就在這些人中,其他都是看熱鬧的。

    蘇曉附近的五人也都贊同黑霧攤主的做法,私下交易更穩妥,他們的實力雖強,但也不想在這種場合下購買【真實之力·掠奪】。

    攤位關閉,周邊看熱鬧的契約者們逐漸散去。

    “圣焰先生,隨我來。”

    黑霧攤主低聲開口,從蘇曉身旁走過,攤位附近的其他五人,也都各自跟著一名全身黑霧的人影走遠。

    【真實之力·掠奪】的賣家,同時找到了六伙買家,并派了六名手下,分開談價,這一樣來,既能虛報其他買家的出價,以此加價,也保證了交易的隱秘性,爭取誰都不得罪。

    蘇曉與黑霧攤主離開交易街,找了家安靜的冷飲店,在角落處對坐。

    “圣焰先生,不瞞你說,在來時的路上,我老大給了最低價,4000靈魂錢幣。”

    黑霧攤主一開口,就降價一大半,他后續要說什么,蘇曉已經想到。

    “不過呢,作為回報,你調配的所有藥劑,只要出售,就只能賣給我們,要簽契約,時限20個世界進度。”

    這近乎‘賣身契’的契約,蘇曉當然不會考慮。

    “當然,這只是我們的提議,其實我們更希望圣焰先生加入我們,成為自己人的話,什么都好說。”

    “暫時沒考慮。”

    “可惜,圣焰先生準備出多少?說心里話,我們更希望與你達成交易,相比另外五名買家的信譽,抱歉,我不應該用那些人的信譽,和圣焰先生你對比。”

    黑霧攤主朗聲笑著,他這不是客套話,與一名藥師達成交易,要比和那些強者達成交易好太多,只要不黑藥師,后續需要什么類型的藥劑,完全可以到蘇曉這來訂制。

    對于一個大型團體來講,結交一名藥師,要比結交強者好上太多,況且那五名強者也不好結交,名聲與信譽和圣焰藥師根本不再一個維度。

    “我手中…只有2300枚靈魂錢幣。”

    “這有些難辦。”

    “的確,但有些很不錯的物品,可以在這幢交易中折價。”

    蘇曉從儲存空間內取出幾件物品,分別是【污穢之血】、【古老的發條鐘】、【主線任務失敗豁免憑證】、【古神魂血(???】。

    這些物品,都是蘇曉在儲存空間內堆很久的,【污穢之血】是成長類血統,而【古老的發條鐘】與【主線任務失敗豁免憑證】,看上去高端大氣上檔次,一個能從世界內強制脫離,一個能豁免主線任務懲罰。

    實際上完全不是這么回事,這是蘇曉在低階時獲得的物品,在他的儲存空間內存很久了,【古老的發條鐘】最高可從五階世界內強制脫離,對于現在的蘇曉來講,這東西中看不中用。

    【主線任務失敗豁免憑證】也徹底沒用,在1~4階時,這是保命的好東西,到了5階后,豁免力度減弱,的確能免除一次強行處決,卻也會被扣除20%的全屬性。

    到了6階后,豁免的力度再次下降,任務失敗后,豁免強行處決的同時,全屬性-50%,到了7階,這東西在蘇曉的儲存空間內變成灰色,處于完全不可激活狀態,這代表,對于達到7階的蘇曉來講,這豁免憑證徹底失效。

    至于【古神魂血(???】,這是階位很高的東西,擊殺大主教后獲得,但蘇曉不會忘記那個世界的古神有多詭譎與強大,那幾乎是不死之神,厄運鎮內只剩飄散的古神能量,卻讓那里的強者在無意識間聚攏古神能量,從而讓那古神復生,迄今為止,蘇曉都不知道那古神的名諱。

    對于這種物品,蘇曉秉承著不輕易解析的態度,見到的古神越多,越知道古神的強大、詭譎、恐怖。

    以及那種,知曉的越多,距離祂們越近,就死的越快,越悲慘,古斯、曙光、勞倫特都是如此。

    蘇曉不會因殺了幾名古神,就感覺古神弱,古神基本都是所在世界的最強大boss,厄休拉那混血除外,當初她見到鐵羽王時,嚇的話都說不利索,如果不是和鐵羽王算是半個熟人,她一定會死在塞拉境內。

    蘇曉拿出這些物品,頗有陳舊物品拋售的意思,這都是他徹底用不上的物品,但乍一看,這些物品都高端大氣上檔次,非常唬人。

    黑霧攤主明顯被唬住了,但他查看片刻后,心中了然,這些物品外加2300枚靈魂錢幣,遠遠不夠。

    “圣焰先生,我很為難。”

    黑霧攤主的話還沒說完,蘇曉就將一個木盒放在桌上,其實對于他來講,這木盒本身,都比里面裝的東西花銷大,但為了看上去逼格高,他特意用金色品質的材料制造了這木盒。

    黑霧攤主帶上手套,小心的打開木盒后,看到一塊指甲干大小的木塊,這木塊宛如溫玉,但沒有玉石那種冰冷的觸感,偏向于木質的溫暖,可它的密度卻又非常高。

    “黑楓樹?!”

    黑霧攤主坐直身體,試問,在哪里黑楓樹的價格最高?答案是虛空,那里有太多種族需要這東西。

    黑霧攤主沉默了,他聽過黑楓樹,卻是首次親眼見到黑楓樹的枝干,他是真的判斷不出,黑楓葉的枝干有多大價值。

    “稍等。”

    黑霧攤主似乎聯絡了某個人,片刻后,他有些惋惜的嘆了口氣。

    “圣焰先生,很可惜,有一方已經加價到1萬枚靈魂錢幣。”

    噠、噠。噠~

    蘇曉將五瓶【樹之生命】藥劑并排擺在桌上,這五瓶藥劑相加,售價其實只有50枚靈魂錢幣,但同時拿出五瓶,就是另一種意義,代表他的確是圣焰藥師,而非他人假扮,以及會和黑霧攤主所屬的團隊有后續往來。

    “成交。”

    黑霧攤主絕口不提有人出價到1萬枚靈魂錢幣,至于黑楓葉的來源,他更是不在乎,他只知道,這東西很值錢,而且是前一段時間才在輪回樂園內出現,屬于極度的稀缺物資,其他都不重要。

    蘇曉權衡得失,【污穢之血】+【古老的發條鐘】+【主線任務失敗豁免憑證】+【古神魂血(???】,能值2000樂園幣就頂天了,其中【古神魂血(???】的價值占比在70%以上。

    再算上他拿出的2300枚靈魂錢幣,蘇曉相當于花費4300枚靈魂錢幣,以及被布布汪啃剩的一小塊黑楓樹枝干,拿下了【真實之力·掠奪】,沒錯,這段樹枝是布布汪某次好奇心作祟,就啃了段已脫落的枝干,結果差點暴斃,從此蘇曉小隊得出結論,黑楓樹枝干不能吃,但葉子可以當茶泡。

    除了這些,蘇曉還發現,圣焰藥師這重身份很好用,值得繼續經營,只要經營的好,再加上輪回樂園的偽裝,他感覺自己都能憑借這重身份,親眼去奧術永恒星的景色。

    試想,一大群施法者,滿臉笑容的歡迎一名滅法者,那將是何等奇景。

    【提示:你獲得‘真實之力·掠奪’。】

    
盛大真人电玩大闹天宫 体彩环岛赛技术打法 娱网棋牌官方下载 如何打百家乐 八肖期期中免费资料 湖北麻将赖子技巧 股票跌什么会涨 网赚赚钱项目 黑龙江6+1 2019送彩金的捕鱼平台 单机四川麻将 宁夏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三尾中特最准高手坛 广东麻将单机版下载 韩国股票指数 网上兼职最快的app 广东好彩1肖开奖